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新作:中国缺多少公司律师/《动向》]
郑恩宠
·上海官商赌王案发官场丑闻大曝光
·赞为吴淦组成20人律师团募集资金
·上海人士约法三章低调庆维权成功
·六四前蒋美丽赴美护照被拒
·我与胡佳通话他在成都被旅游
·十多年警察经历马连顺律师被拘留15天
·郭莲辉律师:江泽民逃脱不了历史的惩罚
·张赞宁律师支持诉江以办政治、人权案为荣
·六四谢各方关注婉拒资金援助
·30律师致信人大律师站在中国政治前列
·六四逛上海龙华寺买粽子
·13.5万港人参加纪念六四26周年维园晚会
·台湾数百学生悼六四
·香港纪念“六四”遍地开花
·段万金律师见徐纯合母家属愿意打官司
·法官大批辞职是人心向背
·我和乔忠令参加当年华师大静坐
·我与660律师抗议警方抓捕多名律师
·蔡英文是优秀国际训练有素律师
·我与上海25位律师并肩战斗
·决定香港命运的决战在下周
·刘书庆律师为死刑犯张小玉辩护成功
·李方平、王宇律师看守所见吴淦
·众律师努力死刑访张小玉被释放
·经735位律师营救庆安7律师获释
·众律师:取消公安局拘留决定权
·击杀访民和法官离职潮
·九律师向公安部申请公开徐纯合完整录像
·鲍彤:邓小平与中国腐败
·高智晟律师51岁生日
·击杀访民和法官离职潮
·法官荒和习近平改革路
·庆案纪委干部举报县领导被群殴致死
·上海法院称五月来97%案当场受理
·二万法官辞职人心向背仅是开始
·民告官增3至5倍最高法称90%当场受理
·余时英评习近平
·赞为北京叶红霞免费代理的律师们
·重庆80后教师因拆迁批法官走上维权路
·民告官增3至5倍最高法称90%当场受理
·周世锋律师接受台湾直播采访谈敏感案
·上海高院:登记立案不等于正式立案
·周永康判太轻高瑜判太重
·张赞宁律师:周永康漏罪多追诉江泽民
·赞王宇律师高智晟第二
·捐款不要落访民中“三骗”分子手中
·鲍彤评昂山素季与中共交流
·鲍彤评昂山素季与中共交流
·新华社“抹黑”王宇律师将习近平逼到墙角
·王宇律师中国第二个高智晟
·律师接各地访民案上海访民案哪个律师接?
·张维玉律师眼中的王宇律师
·北京律师赴河南为农民服务遭绑架
·王宇律师驳新华社、人民网污名谣言
·余文生律师家受国保骚扰
·赞访民贾灵敏律师团出色工作
·英女王纪念大宪章八百年
·听神还是听人?神大还是法大?
·难以服众的警察暴力
·沈阳访民诉公安部成功将开庭
·王健为律师执业受阻歉疚上海访民大失败
·北京翟岩民被拘抄家局势仍紧
·基督教传统与民主运动/彭小明
·局势很紧维权者入狱前联系好律师
·亲共议员倒戈香港伟大的一天鼓舞大陆人民
·外交部答复山东三访民信息公开申请
·香港大捷鼓舞内地民众不做奴民
·香港大捷上海诉江
·司法部紧急部署整肃全国律师
·鲍彤:中共香港政策失败!
·香港各报评否决“假选举”方案
·否决假普选香港翻开历史新一页
·姜维平评韩正
·香港向中央说不律师功不可没
·五律师为王宇律师筹款声明
·上海发生中青年为主聚集抗议
·刘建军律师被拘留
·港亲共议员也属既得利益乌合之众
·上海张学忠律师被抹黑
·尚宝军律师:浦志强案通报
·各方成功借款王宇律师民众与律师高度团结
·上海职业访民是可悲失败者
·四川法官不配合拆迁被停职
·赞民众与王宇律师风雨同行
·上海数万人五天上街环保游行
·一半访民变网民
·上海应对环保游行对访民不屑一顾
·江天勇律师:访民必须讨论的问题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上海人民公园关闭警力大批集结待命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我与471律师质疑《刑法修正案(9)》
·国际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保护律师
·4万港人参与七一游行
·法官辞职律师维权不利访民
·司法部:法律援助是律师义务劳动
·不与恶法妥协的五百律师
·11律师声明谴责当局拆十字架
·王宇律师被强行拖出法院
·信访干部是替罪羊访民处误区
·访民死亡路骂法官、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作:中国缺多少公司律师/《动向》

   刊于2014年12月号香港《动向》
    「無法無天」導致中共「亡黨失政」
    ──中國缺多少公司律師?
    (大陸)鄭恩寵
     二○一四年十一月十三日,《人民日報》客戶端連推三文,稱習近平為「新設計師」。中國大陸急缺律師約四百萬,除一百五十萬公職律師外,還缺社會律師約一百七十萬和公司律師八十萬。社會律師和公司律師都應屬同一類自由職業者。公司律師是專被企業、銀行、商戶、團體等聘用的律師。沒有公司律師,中國經濟只能在「無法無天」的環境中運作,這也是導致中共「亡黨失政」的重要方面。


   
     「習式」法治觀
   
     「習式」法治觀,也就是目前中共的法治觀。二○一四年九月五日,在慶人大成立六十周年會上,習近平就引用先秦法家韓非子的名言。在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作出《依法治國》決定,就強調汲取中華法律文化的精華。當局認為,早在二千多年前就有韓非子等法家論述了「法」與國家治理的關係,提出了「以法治國」的說法,並和儒家一起,作為中華文化精華。但儒家「刑不上大夫」的思想,影響了中共幾代領導人,導致了腐敗蔓延中國。歷史證明,法家思想和實踐並未形成國家法治的構建,更沒給歷史上中國帶來長治久安,卻導致了秦始皇焚書坑儒和歷朝歷代綿延不斷的「嚴刑峻法」。傳統文化留下的所謂「法律文化遺產」,包括法家在內,是一幕幕失敗的教訓。
   
     台灣「中央研究院」的陳新民認為,法家在歷史上僅是曇花一現,扶助秦始皇統一六國後,隨秦而亡。此後,除亂世,如三國時期的蜀國和清末,還有人強調法家外,其再沒成為歷代君王治國的理念。為什麼法家沒在中國大地扎根?根本原因是難以牽制君主的嚴刑峻法及「法」的濫用,法家中的民眾不僅身份上低人一等,在智識上也低於官員和「法」。法家失敗的更重要原因,並無解決「壞皇帝問題」的制度方案,還在一定意義上奠定了中國歷史上皇權進一步集權、專制化。
   
     當局有人認為,李光耀在新加坡施行的正是「法家之道」,但犯了一個低級的常識性錯誤,李光耀畢業於英國法學院,三十歲後才學漢語,究竟能否看懂古漢語和二千多年前「法家」的書?從鄧小平到習近平幾代中共領導人,有幾個讀過韓非子的書?新加坡人口僅四百萬,「國父」李光耀從做律師起家,按人口平均計算,新加坡是全球律師最多的國家之一。新加坡經濟的成功,離不開一支龐大的律師隊伍,尤其是精通經濟、航運、商貿、金融、物流等方面的專業律師。
   
     馬雲成功靠律師
   
     撇開政治因素,馬雲屬於一個有爭議的人,但無法否認他是一個成功的中國商界人士,靠的是美國華人律師蔡崇信。蔡是美國耶魯大學法學院的碩士畢業生,有紐約兩年的律師工作經驗,後又到瑞士一家風險投資公司任亞洲部總裁。那時馬雲正為阿里巴巴尋找風險投資,蔡代表公司與馬雲談合作,最終沒談成。在談判的第四天,蔡突然對馬雲說:「那邊我不幹了,要加入阿里巴巴」。馬雲大吃一驚:「我這兒每個月就伍佰元人民幣的工資,你還是再考慮考慮吧」。蔡還是放棄了百萬美元的年薪,加入阿里巴巴,用馬雲的話說:「他的收入當時可以買下幾十個阿里巴巴」。在蔡剛加入時,馬雲正準備成立公司。蔡任阿里巴巴CFO,他為十八個創始人準備了一個完全符合國際慣例的英文合同,上面明確了每個人的股權和義務,即精通法律又精通財務且熟知國際慣例的蔡,為阿里巴巴與國際大公司的合作提供了很大方便,同時也增強了風險投資對阿里巴巴的信任度。
   
     一九九九年,馬雲帶蔡到舊金山融資,七天時間裡見了四十多位投資人,全部遭到拒絕。最終,在蔡的幫助下,高盛皆同富達投資和新加坡政府科技發展基金等向阿里巴巴注資了五百萬美元,為馬雲度過創業初期的寒冬,阿里巴巴獲得了其歷史上第一筆「天使基金」。
   
     二○○○年,阿里巴巴無論在發展方向還是盈利模式上都處在探索階段,此時把很多分公司建在海外,無論從哪方面看都是發熱之舉。十八位員工中,除蔡是國際化人才,其餘都不具備管理國際化團隊的能力,無論把總部放在香港還是放在上海。二○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阿里巴巴擁有了一百萬個註冊會員,成為全球首個達到一百萬註冊會員的電子商務網站。二○○二年二月,日本亞洲投資公司投資五百萬美元給阿里巴巴。馬雲的公司二○○三年每天收入一百萬元,二○○四年每天盈利一百萬元,二○○五年每天納稅一百萬元。有人稱,如今馬雲成了中國大陸的首富,馬雲赴美上市後,首次接受媒體專訪,獨家揭秘其幕後的故事。沒有蔡崇信加入,就沒有阿里巴巴的今天。
   
     上海需多少公司律師?
   
     據二○一三年底數據,上海中小型企業戶數為三十九點七萬戶,佔全市企業總數的百分之九九以上,稅收總額四千九百二十二點七億元,佔全市稅收收入的百分之四十五。若平均十戶企業需一名律師,那麼上海就需中小型的公司律師三萬九千七百個。若平均每百戶企業需一名稅務律師,上海就需公司的稅務律師近四千個,而目前上海律師總數約有一萬五千名。
   
     國務院批復上海為金融、航運中心,目前上海有三十萬人從事金融業,按二○一三年末全市二千五百萬人計算,佔比為百分之一點二,而紐約、新加坡、倫敦這一比例為百分之七點五。若按目前三十萬金融從業人員的百分之一為金融律師計算,上海目前就需三千名金融、銀行類律師,而目前上海像蔡崇信這樣的律師還不到十個。
   
     無論如何,中共的「法治觀」難以符合「市場經濟國家」的最低要求,經濟發展的漏洞、風險、腐敗不僅難以避免,更是難以治理。中共為何失去人心,「亡黨失政」的陰影為何總揮之不去?恐與其「法治觀」有關。
   
(2014/1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