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念此的博客
[主页]->[人生感怀]->[念此的博客]->[陈丕显之子:“江妈妈”江青并非坏人(图) ]
念此的博客
·史海:蒋介石亲自下令刺死的3名汉奸是谁
·不敢相信:中国大学招生总数将突破一亿
·狠抛美债:中国一计让高盛哑巴吃黄连(图)
·一张图看懂中美警察的区别
·白岩松被“请进”中纪委
·“瘦肉精”现身沃尔玛 供应商注册地“查无此人”
·证监会限制24个交易账户 部分藏身“国家队”大本营
·打工妹出身的中国女富豪
·在美国忘记申请这项保险?终身罚款!
·这个女孩让老外惊叹:中国人长得好精致(图)
·媒体解密:中国人为何最爱吃猪肉
·人民币卸下包袱 把麻烦留给了美元
·中国能避免美式金融危机吗?
·ZT:习近平3件事-令世界不再敢小瞧中国
·别玩命!车胎上现这3现象必须立刻换
·一张珍贵的照片
·热帖:常青藤竞争究竟毁了多少孩子?(图)
·热帖:常青藤竞争究竟毁了多少孩子?(图)
·习近平要有大动作?增设3个直辖市
·黎明前最黑暗-新一轮大牛市下周开启?
·黎明前最黑暗-新一轮大牛市下周开启?
·聆听当年铁血故事--“寻找抗战老兵”
·中国两周减持1000亿美元美国国债-美国无言以对
·中国疯狂抛售美债-全球汇率乱战火烧华盛顿
·热评:中国决战华尔街-央行填充最后弹药
·真实揭秘美国人为何不喜欢中国人
·九三阅兵:最给中国面子的四个大人物
·当美国女人嫁给中国男人之后
·当美国女人嫁给中国男人之后
·从拒绝阅兵看日本菊与刀的国民性
·日本最大视频网站直播阅兵 看看网友咋评论的
·老外最討厭台灣的10件事
·为何洋妞比中国女人更爱嫁中国郎?
·裸官太多了-王岐山抓人抓到手软
·制造业将大批死亡!专家称这都是马云"惹的祸"
·救市三军主帅成内鬼-他亲手杀死A股
·不加息:美联储对中国关注几匪夷所思
·有苦难言:40岁中国男人娶伊朗美女的烦心事
·六诸侯随习大大访美-奔仕途星光灿烂
·联合记者会火药味浓-习奥玩笑后再交锋
·海外华人辛酸生活:一个人的中秋节
·祖国一群高官的颂歌!(网摘)
·习近平很可能会有惊人之举
·极不寻常 日本女间谍上海栽了
·你知道么?英语学习的十大谎言
·你知道么?英语学习的十大谎言
·10月中国干了件事儿-对美国不亚于原子弹
·中美关系进入最危险阶段
·嫁给洋人的中国妞们,苦乐谁知?
·中国是发达国家的粉碎机?
·ZT: 我在美国出的三次“大洋相”
·研究表明:男人精液可改变女人体(图)
·日本为什么不废除汉字 韩国却废除?[图]
·习近平“位次”生变 G20全家福藏玄机(图)
·热帖:在美国的中国人最怕与哪国人相处?
·伊斯兰与西方世界的恩怨情仇
·北京口风突变 中俄反恐联盟激怒美国(图)
·北美崔哥:中华民族正面临男女不分的严峻时刻!
·淮海战役是谁指挥的?
·蓝可儿案的终结:华人的悲哀
·你一定要知道!大病来前的六个征兆(图)
·你一定要知道!大病来前的六个征兆(图)
·为什么说:筋长一寸寿长十年
·护照“台湾国贴纸”笑料是自取其辱
·在美国为什么男人不敢打女人?
·全球变暖竟然给中国带来了好处
·热帖:每天6000步-走掉3大病比吃药还管用
·请有水平地批评中国
·男人命根子的养生秘籍
·健康热帖:起床喝这5种水 全都致癌(图)
·人体哪个部位越长越短命?
·5件小事看你能否活过80岁
·网摘: 男人私处衰老四个标志
·男人这样坐很伤精子
·经常放臭屁是因为吃了这些东西(图)
·经常放臭屁是因为吃了这些东西(图)
·经常放臭屁是因为吃了这些东西(图)
·女人,你还在找那位能“养”你的男人吗?
·人的外貌取决于作息时间
·英媒劝男性不要沉迷手机: 小心精子被"煮"死
·专家说这些生活品能扔则扔
·赖床不利健康 睡超过8小时更易中风
·饭后别做7件短命事
·房事次数过少 对男女健康4大危害
·日媒大曝朝鲜高层性乱私生活(图)
·中共第一贪腐案实为第一冤案?孩子国家供养
·美媒:热水是中国人“最好的饮料”(图)
·这样喝茶 竟然致癌
·韦石:如何做人很重要(摘录)
·9种表现说明她喜欢你(图)
·9种表现说明她喜欢你(图)
·别中招了! 旅行中最常遇到的7种骗局(图)
·跟女人学,男人想长寿做这7件事
·华人注意:在美国这样存钱很容易惹祸
·男人晨起4个习惯堪比自杀
·比吸烟还坏的6个习惯 你可能中了不止一枪
·这6种家常菜其实很伤身-想吃要三思
·喝牛奶致癌?不能空腹喝?
·他手机被偷-发一条短讯小偷赶紧送回
·如能做这9个动作 说明你身体很好
·十种方法防止男人性衰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丕显之子:“江妈妈”江青并非坏人(图)

陈丕显之子:“江妈妈”江青并非坏人(图)
   
     陈丕显,中共建政后长期在上海任职,曾任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云南省委书记、湖北省委第一书记、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等职,见证了四人帮的崛起与蜕变。其子陈小津在其回忆录《我的文革岁月》中,记述了这段历史,尤其是与江青的交往,那时年幼的陈小津称江青为“江妈妈”,他认为江青并非天生就是一个坏女人。
   
   陈丕显之子:“江妈妈”江青并非坏人(图)

     江青与张春桥
   
     说起江青与我父亲、与我们家的往来,得从刚刚建国的年代说起。
   
     1950年,刚刚解放不久,江青得了重病,苏联医生给她做了一个大手术,并进行了超剂量的治疗。生理上的不适,可能引起了江青心理上的变化。据说那段时间,她经常因饮食、起居、住行等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跟毛泽东矫情、吵架。有一次,陈老总向毛泽东建议,请江青到华东地区去搞搞调查研究,借机会散散心,这样也可以使毛泽东摆脱江青的胡搅蛮缠。毛泽东很高兴接受了这个建议。江青问毛泽东:华东这么大,领导我谁都不认识,我到哪里去啊?毛泽东对江青讲:你就去找陈丕显,他是我党有名的“红小鬼”。当时,我父亲在无锡任中共苏南区党委书记,毛泽东对他十分信任。
   
     江青先到了上海。当时,因刚刚解放不久,敌特分子活动猖獗。时任华东局第一书记的饶漱石为了保证江青的安全,对她的限制措施比较严格,这里不准她去,那里也不准她去。而江青呢,生来就是一个不甘寂寞、不太安分的人,受不了这样的约束,所以,她很快离开上海,到无锡找我父亲。
   
     陪同江青一起来的,是后来成为小平同志的“大警卫”、担任了中央警卫局第一副局长的孙勇。我父亲到无锡火车站迎接时,见孙勇扛了根扁担,一头挑着江青的被子,一头挑着一个大箱子,下车时一手扶着扁担,一手搀着江青。
   
     江青以安全为由,提出不住招待所,住到我们家。江青是毛泽东夫人,出于对毛主席的尊重,我父母对江青也格外客气,把二楼的书房腾出来给她住。在这里,江青几乎不受任何限制,一日三餐与我们吃在一起,白天有时出去搞搞调查研究,这样一住就是几个月。
   
     那时,我刚满五岁,与江青、孙勇混得很熟。因为江青不喜欢别人叫她“江阿姨”,可能是“阿姨”这个称谓在旧社会有保姆之嫌,所以我们这些小孩子都要叫她“江妈妈”。那时的江青比较随和,经常用报纸折成小船、小猴子、小帽子、小鸟什么的,来逗我玩,有时还手把手地教我折上半天。高兴时,她还拿出苏联代表团送给毛泽东的高级糖果,犒劳我一番。每次江青从外面回来,我都会听她用浓重的山东土话在楼下喊:“孩啊,我回来了。”
   
     一晃几年过去了,父亲调到了上海,我又见过江青几次。记得1959年庐山会议时,我已上了中学,正好放暑假,也随父亲到了庐山。在那里,我见到了孙勇叔叔。他高兴地跟我说:“你想不想去见见‘江妈妈’?”然后,就领我去见江青。当时毛泽东游泳去了,江青没有去。她看见我,热情地打招呼:“哎哟,小津,你现在都长这么大了!”
   
     1960年,江青又到上海休养。我父亲一直客客气气把她当作客人,很少与她谈工作,总是想办法给她安排点事做,以免她惹事生非。上海有一个鼎鼎大名的摄影家,叫徐大刚,曾给毛泽东、刘少奇、周总理、宋庆龄、邓小平等拍过照,我父亲便请他教江青摄影。江青一度学得很投入。江青很欣赏首度演奏《梁祝》的年轻漂亮的小提琴演奏家于丽娜,认为她有内在美,很上照,就经常找她当摄影模特。徐大刚经常在旁指点江青,如从哪个角度拍,于丽娜穿什么衣服、选什么姿势,是采用顺光、侧光、逆光,等等。后来,江青在徐大刚的指导下,拍出了几张水平比较高的摄影作品。其中有一张是在庐山拍的,当时徐大刚选定了外景,设计好了场面,调好了光圈、速度,等了几天,见天气、光线等外在条件都具备了,就打电话给江青,江青赶过来按了一下快门,就成就了一张非常精彩的照片。毛泽东后来专门为这张照片题了一首七绝诗,题为《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李进是江青的化名)。诗云:“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当然,尽管徐大刚教江青拍照有功,但因江青脾气坏、性子急,两人相处时难免产生了一些矛盾。徐大刚在有的场合中,也表现了对江青的不满。“文革”中,徐大刚也因此遭受了牢狱之灾。
   
     江青很懂音乐,也擅长跳舞。但是,一般人不敢陪她跳,他们知道江青难伺候,怕跳得不好,引火烧身。后来,上海专门找到了解放前曾学过跳舞的王某某,江青对其舞姿、身高等都很满意,后来就成为江青在上海的固定舞伴。
   
     我也曾亲眼见识了一回江青的个性和脾气。有一次,周总理、陈老总到了上海,我父亲他们策划为总理举行一个舞会,正好江青也在上海,就请她一起参加。我对周总理仰慕已久,很想见见他老人家,就早早地站到宾馆走廊里一处必经之地等候。舞会开始前,我见周总理和江青出来了,准备邀陈老总一道去舞厅。可这时,陈老总正在房间里与人下围棋,已进入“收官”阶段,因不忍弃盘,就想下完了再去。陈老总酷爱下围棋是出了名的,而且更喜欢与高手“过招”。正在与他下围棋的这个人,来自上海外贸学院的领导姚耐,是30年代享誉上海滩的围棋大师之子。当总理和江青站在走廊里时,陈老总还未起身,仍在专心下棋。江青着急了,就说“快点快点,叫陈老总一起去”。旁边有人过来劝江青说:“你们先进去,陈老总下完棋就过来。”江青不耐烦地说:“不行,继续催他,要去一起去。”总理见状,就过来请陈老总。他和江青走到陈老总房间门口时,江青站住了,总理自己进去了。没想到,总理不仅没有中断陈老总下棋,反而站到他身边帮他支招,助他早点解决“战斗”。江青就很不高兴地站在门口嘀咕着:“你看这个恩来,就有这份耐心,他是真会做工作哟。”此事虽小,但足以看出周总理和江青在待人接物上的明显不同。
   
     江青比较爱打乒乓球,虽然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但水平还是相当高的。但不知道为何,她不喜欢跟专业的乒乓球运动员打球。而与业余陪练打球时,她性子急躁的毛病总是非常明显地暴露出来。若回合少了,经常捡球,她就会发火。但是,她倒是挺喜欢跟我打球,可能是因为我们水平差不多,球的回合也比较多。她横握球拍,球风跟她的性子差不多,没有什么过渡球,总是左一拍、右一拍,加力击球。
   
     1962年,江青有一次在上海艺术剧院(现为兰心剧场)看了话剧《第二个春天》。我陪父亲也去看了这部剧。此剧讲的是海军的故事。记得江青看完此剧后,对我们说:中国的海军太落后,毛主席对中国的海军一直很关注,有过很多批示,“帝、修、反”对我们欺负、侮辱太多了。江青还饶有兴致地问我:“小津,你要考大学了吧?我的女儿,我原来也想让学军工的,如学船舶什么的,但因都是女儿,就没有让她们学。你准备考哪个学校?”我说:“还没有定。”她就说上海交大很好,又是为海军服务的,劝我考交大,还点了一通其他军工院校的缺点。客观地讲,我未必是听了江青的话才报考交大的。当时我也听说上海交大在教学上搞得比较活,而且交大又有国防军工保密专业,交大和南洋模范中学的很多老师也都劝我报考交大。
   
     江青在上海期间,逢年过节,我父亲等上海市委的领导都要礼节性地去看她。虽然她总是以“主席的秘书”自称,只是做些“哨兵工作”、“参谋工作”,但她特殊的身分,不能不使人对她客气三分。可能是通过长时间的接触,江青当时对我父亲的印象算好的。我认为,她对我父亲的好印象,主要来源于毛泽东、周总理等老一辈革命家在革命战争年代对我父亲的好印象。而在“文革”前,没有出现“文革”中公开爆发重大冲突对决的场面,她没见识过我父亲的党性原则。所以,从根本上讲,江青并不真正了解我父亲。
   
     我作为一个历史大事的旁观者,现在回过头来看江青这个人,认为她并非天生就是一个坏女人。江青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在学生时代、青年时代,包括30年代在上海时,都称得上是反帝、反封建主义的,是要求进步的。后来她去延安投身革命,也是她要求进步的表现。但是,自从江青摇身变为毛泽东的夫人,由于种种原因,她的毛病和缺点就渐渐表露出来,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放大到了顶点,人就变得越来越张狂、越来越歇斯底里了。她之所以一步步地蜕变成为祸国殃民、千夫所指的野心家,是有其内在和外在原因的。江青在解放初期患的疾病,对她的生理和心理伤害都比较大,甚至使她时常出现了病态的心理反映。而且,江青自感到一直处于一种被压抑的状态中。解放后,江青由于长期养病不工作,游离于组织和群众之外,缺乏实践锻炼。在养尊处优的生活状态中,她经常感到怀才不遇,总想崭露峥嵘。而她性格上的自以为是的弱点,更加重了她精神上的扭曲程度。再加上中国是一个有着几千年封建传统的国家,中国革命实际上是一场地地道道的农民革命,很多跟随毛泽东革命的老干部、开国元勋们,对没有当过红军,没有参加过长征或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没有在根据地参加过武装斗争的江青,多多少少都有点不以为然。更何况江青并不是毛泽东的原配夫人,并且30年代在上海十里洋场上绯闻不断,所以尽管她曾经是要求上进的,但在党内还是被大多数人瞧不起的。
   
     而“文化大革命”的爆发,似乎使江青感到是她施展政治报复的天赐良机。一次又一次激烈的党内政治对决令她亢奋,一有机会,她就要施展手腕、表现自己,结果一发而不可收拾,最终成了历史的罪人。试想,如果毛泽东当初对江青性格当中的弱点有所察觉,如果毛泽东对江青膨胀的野心及早发觉、及早制止,如果毛泽东在发动“文化大革命”过程中不用江青作“传声筒”和“指挥棒”,那么,江青可能不会落到如此身败名裂的地步。客观上讲,毛泽东对江青的信任与利用,在某种程度上助长了江青的堕落。当然,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归根结底,江青的下场还是由她扭曲的人格及膨胀的政治野心造成的。
   
     1965年2月,林彪委托江青召开了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并且还发了会议纪要。这个会议纪要是经过毛泽东亲自修改的,以中共中央文件下发的。此举使江青找到了感觉,也为自己大显身手、大干一场请到了林彪这个“尊神”。1966年“五一六通知”下发后,在上海的江青更加亢奋,经常睡不着觉,身体上各种毛病也表现出来了。6月29日,她给毛泽东写了信,诉说了自己的健康状况,并转述了我父亲、魏文伯等市委领导对她的建议。我父亲他们对江青说:动不如静,上海各方面的条件如医疗、住房等都相对好一点,希望她在上海多休养一段时间。7月8日,久未与江青通信的毛泽东回信了,信中对江青谈到:“你还是照魏、陈二同志的意见在那里住一会儿为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