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坚持党的领导的反动性2]
中国控诉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318
·曹顺利是谋害、平度血案是谋杀、茂名是战争
·中共每次屠城后都会宣布没有死过一个人
·“中国控诉”中共绷紧的神经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7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7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71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7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1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0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69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0)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0)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1)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1:联合国送来了“工作餐”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6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4)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4)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5)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5)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普京财产公开分析中共隐瞒财产
·“还我财产,回家团圆”265
·:“中国控诉”(264) 宋祖英 快回去给江蛤蟆带个信!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0)老师要我喊万岁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2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325
·悼陈一咨先生挽联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7)
·[中国控诉](256):没有"饭权"何来人权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5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2)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4)
·习近平三年收回民心的承诺是为了坐稳龙椅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4
·【中國控訴】253:救子明就是救中國
·中共绷紧的神经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普京财产公开分析中共隐瞒财产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7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9
·联合国控诉记330:从“抗共”国度里来的人们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8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1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1)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0)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8
·访民纽约下战书,《中国控诉》新年呛声/视频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7:树倒猢狲散
·树倒猢狲散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6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5,0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5
·法拉盛街头控诉333:丑态百出的“红马甲”
·末日疯狂彰显无遗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4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胡春华请辞讲了真话:中共全面黑社会化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5
·控诉记233: 联合国前的流动景点
·控诉记(232):坚定溶飞雪,控诉赢尊重
·【中國控訴】日本大阪控訴紀實2014年5月4日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6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7
·绕开体制改革、反腐,将使习近平走进死胡同
·[中国控诉]228:中共是全人类的公敌!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7
·联合国控诉纪实226:还我人权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5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23:抛弃幻想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2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坚持党的领导的反动性2

   众所周知中共的残忍,不仅表现在残害中国人民的血腥程度上,即使在中共党内也奉行野兽的弱肉强食原则。但是狗咬狗的中共内讧不属于我这次口诛笔伐的重点,我着重谈的是坚持党的领导的反动性,以及各个领域中的表现,及其造成的危害。

   中共窃国以后,原本应该在国家的框架下,与所有的政党共商国是、平等相待,但是共产党不仅不允许成立新的政党,把国民党时期遗留的八个政党平等相待。而且利用公权力把这八个政党改造成叭狗政党,成为共产党的编外支部,只能挥挥橡皮图章按照中共的意志签字画押,成为花瓶、摆设,再也不是国民党时期具有民主意识,强大的反独裁专制的民主党派。

   中共偷天换日篡改执政党与在野党平等、互助、互相监督的地位,不仅凌驾于政党之上,而且凌驾于国家之上。其理论依据就是坚持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纲,纲举目张,国家和政党都成了被共产党领导的目,在这种邪教、邪党的理念下,国家主席必须服从党主席,政府总理接受党主席的指挥,军队不是国家的,而是党卫军。以此类推各级部门的领导人必须同时接受上级部门(条)和同级党委(块)的领导,尤其是同级党委的领导,当条、块发生矛盾时,往往是上级部门退避三舍、委曲求全。

   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同级人民法院接受的案子,上级法院与同级政府、党委都有批示,同级人民法院往往执行同级党委的批示,而把政府、上级的批示忽略。究其原因就是党的领导贯穿于共产党的整个统治过程,包括窃国之前的地方割据,和窃国以后的中央集权。自始至终坚持党的领导这个反动纲领。

   1, 提出党指挥枪的罪魁祸首就是毛贼东,毛贼东原本在党

   内的地位并不高,南昌起义、秋收暴动以后成立的中国工农红军时,毛贼东并没有提出党指挥枪,尽管毛贼东领会了掌握武装,是反对蒋介石国民党的主要手段,但是对于党内严酷的狗咬狗内讧并没有切肤之痛。等到被王明、博古剥夺了军队的领导权以后,才体会到掌握军队的重要性。所以等到长征以后恢复了毛贼东的部分权力,毛贼东并没有提出党指挥枪的理论,因为那时候的党的总书记是张闻天,七届中一中全会以后确立了毛贼东的领导地位。在“解放区”的影响并没有形成一句顶一万句、句句是真理,朱、毛不分家,朱德是总司令,影响远在毛贼东之上,在延安等“解放区”都挂着朱毛的画像,朱德的名字一直排在毛贼东的前面,朱德是总司令掌握着军队,那个时候毛贼东明明知道掌握军队的重要性,但是他没有敢提出党指挥枪的谬论,他在等待一个最佳时机。

   抗战胜利以后,尤其是窃国成功以后,经过了抗美援朝,

   中国的主要任务是搞建设,军队作为战争机器的作用明显地减弱,在这同时逐渐变成了保障专政机器运行的工具,军队成了对政权变更的最大威胁,毛贼东虽然拥有党政最高头衔,但是依然霸持军委主席的头衔,保持对军队的绝对控制。为了绝对控制军队,毛贼东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提出了党指挥枪的谬论。

   

    控诉人:上海市维权冤民杜阳明

   

    2014年11月5日

(2014/1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