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上》)
   
   
   第六章、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51)
   两个世界:悲惨世界与极乐世界,一念之差;思想决定了悲惨与极乐的界限。祸福相倚,因为“祸福都是思想”。一转念,祸福变。
   
   
   (52)
   我在纽约的卡内基音乐厅,听新英格兰交响乐团演奏柴可夫斯基的《意大利序曲》的复杂感受:这是第三罗马(莫斯科)在朝觐第一罗马(罗马城)。但是,第三罗马能够超越第二罗马(拜占庭)而理解第一罗马吗?如果有一天,中国出现了第四罗马,它能够超越第三罗马、第二罗马、第一罗马,而理解内在的罗马吗?内在的罗马,就是“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53)
   1969年至1970年之间,电脑联网开始在美国运行;与此同时,中国正在进行“复辟倒退进入原始社会”的文化大革命──将来有一天,这两个极端将要会合,并上演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的最大剧目。
   
   我的亲身经历于是说,只要关闭了所有的电器,各种迷信就会死灰复燃──但这并不等于就是“信仰又回来了”……谁愿意关闭医院而仅仅依靠祷告治病呢?现代人的精神需要,是在电器的基础上,寻求神秘──寻找那电器无法照亮的部分;而不是相反,在电器的基础下面,去寻求电器能够照亮的部分。
   
   
   (54)
   是“科学知识的发展摧毁了对于上帝的信仰”?还是“电器的普及(尤其是电灯的照明)瓦解了对于鬼魅的迷信?”──我看是后者的因素大于前者:十九世纪是电子时代的序幕,也是传统神学的末日──这不是一个巧合,所以我们看到,在没有电灯的农村长大了的孩子,比在有电灯的城市里长大了的孩子,远为迷信。
   
   火帮助人脱离了动物世界的控制,电则帮助人控制了自己的环境;由于控制权的建立,人觉得自己不再那么需要传统宗教中的上帝了……于是对上帝的要求提高了,对上帝的思考也提高了──所谓“信息社会”不过是“电信社会”而已,是“电文明”的延伸:谁愿意完全放弃用电而彻底保持淳朴?恐怕连北美的阿美什人(Amish)也做不到。
   
   
   (55)
   为什么中国和欧洲都未能原创出来最早的文明?从地理条件上看,因为它们都位于欧亚大陆的两端,缺乏交流的刺激;但与此同时,他们也由于边缘处境而受到保护,不像中东地区这个文明的发源地那样由于频繁的争夺,而一再遭到毁灭性打击。
   
   和中国相比,欧洲的优势在于它具有“破碎的套装半岛”的地理特点:这一方面不容易“大一统”,从而保障了“分裂的生长”;另方面可以层层抵御来自外部的侵袭──因此欧洲逃过了“匈奴狂风”、“阿拉伯沙暴”、“蒙古来袭”、“突厥进逼”,从而保存了现代文明的种子。
   
   
   (56)
   永恒的天子不是过渡的超人,宇宙的天子也不是人间的萨满(Shaman,巫师),尽管近来的考古学已经发现了三万年前的萨满形象(半人半牛的样子),但天子的来历远远比这还要古老(参见谢选骏《天子》)。
   
   “一个人独步古今”和“千百万人征服世界”,在思想的意义上并无二致;如果说“一个人独步古今和千百万人征服世界有何区别”,那只能“一个人独步古今”比“千百万人征服世界”,更具精神意义,因为这是由一个人的精神决定的,较少物理因素和生物因素的干扰,更加接近纯粹的精神、宇宙的思想。
   
   
   (57)
   如果没有了牧人,牧羊犬身上的狼性就会复活,进而就会变成专吃羊群的征服者──耶稣说,“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马太福音》第七章15节》)向中国民族主义者进一言:如果中国能够接受基督教为中国国教,那么就能卓有成效地分化西方社会、抵挡回教社会,获得世界的主导权:“我要看见耶稣基督的福音在中国登堂入室、荣耀天父。”
   
   
   (58)
   人脸是世界上最容易辨认的,这是因为人脸也是世界上最难辨认的;而且人们对同种的辨认度,远远高于对异种的──这是为什么?
   
   “性”是可以测量的,“爱”却是无法测量的;所以有“性科学”,却没有“爱科学”──“物质”是可以测量的,“精神”却是无法测量的;所以有“物理学”,却没有“精神学”:和“物理学”相比,“心理学”其实只是“伪科学”。
   
   
   (59)
   钱币是生命的垃圾,越是有钱的人,就越是为地球制造了更多的垃圾;所以耶稣说:“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呢。”
   
   越是有钱,就越是为地球制造了更多的垃圾,污染地球的结果就是自然的惩罚、上帝的愤怒──“耶稣对门徒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财主进天国是难的。”(《马太福音》十九23节)“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呢。”(《马可福音》第十章25节)相形之下,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1703──1791年)等新教徒却把福音篡改为“拼命地赚钱,拼命地省钱,拼命地捐钱”……殊不知,“赚钱”作为一种垃圾行业,在其运行过程中已经污染了地球、败坏了道德,事后的省钱与捐钱,于事无补;不过是进行了财富的转移、重新的分配,并不能改变“钱”和“财富”在其产生过程中已经污染了世界这一后果。
   
   
   (60)
   维持生命所需的生产和财富是有益的,超过生命所需的生产和财富是奢侈的,奢侈造成了生态灾难;维持种族生存所需的人口繁衍是有益的,超过种族生存所需的人口繁衍是奢侈的,奢侈造成了战争和饥荒,造成了生态灾难。
(2014/11/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