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谢选骏文集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不被囚禁就没有完整的人生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上》)
   
   
   第六章、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51)
   两个世界:悲惨世界与极乐世界,一念之差;思想决定了悲惨与极乐的界限。祸福相倚,因为“祸福都是思想”。一转念,祸福变。
   
   
   (52)
   我在纽约的卡内基音乐厅,听新英格兰交响乐团演奏柴可夫斯基的《意大利序曲》的复杂感受:这是第三罗马(莫斯科)在朝觐第一罗马(罗马城)。但是,第三罗马能够超越第二罗马(拜占庭)而理解第一罗马吗?如果有一天,中国出现了第四罗马,它能够超越第三罗马、第二罗马、第一罗马,而理解内在的罗马吗?内在的罗马,就是“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53)
   1969年至1970年之间,电脑联网开始在美国运行;与此同时,中国正在进行“复辟倒退进入原始社会”的文化大革命──将来有一天,这两个极端将要会合,并上演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的最大剧目。
   
   我的亲身经历于是说,只要关闭了所有的电器,各种迷信就会死灰复燃──但这并不等于就是“信仰又回来了”……谁愿意关闭医院而仅仅依靠祷告治病呢?现代人的精神需要,是在电器的基础上,寻求神秘──寻找那电器无法照亮的部分;而不是相反,在电器的基础下面,去寻求电器能够照亮的部分。
   
   
   (54)
   是“科学知识的发展摧毁了对于上帝的信仰”?还是“电器的普及(尤其是电灯的照明)瓦解了对于鬼魅的迷信?”──我看是后者的因素大于前者:十九世纪是电子时代的序幕,也是传统神学的末日──这不是一个巧合,所以我们看到,在没有电灯的农村长大了的孩子,比在有电灯的城市里长大了的孩子,远为迷信。
   
   火帮助人脱离了动物世界的控制,电则帮助人控制了自己的环境;由于控制权的建立,人觉得自己不再那么需要传统宗教中的上帝了……于是对上帝的要求提高了,对上帝的思考也提高了──所谓“信息社会”不过是“电信社会”而已,是“电文明”的延伸:谁愿意完全放弃用电而彻底保持淳朴?恐怕连北美的阿美什人(Amish)也做不到。
   
   
   (55)
   为什么中国和欧洲都未能原创出来最早的文明?从地理条件上看,因为它们都位于欧亚大陆的两端,缺乏交流的刺激;但与此同时,他们也由于边缘处境而受到保护,不像中东地区这个文明的发源地那样由于频繁的争夺,而一再遭到毁灭性打击。
   
   和中国相比,欧洲的优势在于它具有“破碎的套装半岛”的地理特点:这一方面不容易“大一统”,从而保障了“分裂的生长”;另方面可以层层抵御来自外部的侵袭──因此欧洲逃过了“匈奴狂风”、“阿拉伯沙暴”、“蒙古来袭”、“突厥进逼”,从而保存了现代文明的种子。
   
   
   (56)
   永恒的天子不是过渡的超人,宇宙的天子也不是人间的萨满(Shaman,巫师),尽管近来的考古学已经发现了三万年前的萨满形象(半人半牛的样子),但天子的来历远远比这还要古老(参见谢选骏《天子》)。
   
   “一个人独步古今”和“千百万人征服世界”,在思想的意义上并无二致;如果说“一个人独步古今和千百万人征服世界有何区别”,那只能“一个人独步古今”比“千百万人征服世界”,更具精神意义,因为这是由一个人的精神决定的,较少物理因素和生物因素的干扰,更加接近纯粹的精神、宇宙的思想。
   
   
   (57)
   如果没有了牧人,牧羊犬身上的狼性就会复活,进而就会变成专吃羊群的征服者──耶稣说,“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马太福音》第七章15节》)向中国民族主义者进一言:如果中国能够接受基督教为中国国教,那么就能卓有成效地分化西方社会、抵挡回教社会,获得世界的主导权:“我要看见耶稣基督的福音在中国登堂入室、荣耀天父。”
   
   
   (58)
   人脸是世界上最容易辨认的,这是因为人脸也是世界上最难辨认的;而且人们对同种的辨认度,远远高于对异种的──这是为什么?
   
   “性”是可以测量的,“爱”却是无法测量的;所以有“性科学”,却没有“爱科学”──“物质”是可以测量的,“精神”却是无法测量的;所以有“物理学”,却没有“精神学”:和“物理学”相比,“心理学”其实只是“伪科学”。
   
   
   (59)
   钱币是生命的垃圾,越是有钱的人,就越是为地球制造了更多的垃圾;所以耶稣说:“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呢。”
   
   越是有钱,就越是为地球制造了更多的垃圾,污染地球的结果就是自然的惩罚、上帝的愤怒──“耶稣对门徒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财主进天国是难的。”(《马太福音》十九23节)“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呢。”(《马可福音》第十章25节)相形之下,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1703──1791年)等新教徒却把福音篡改为“拼命地赚钱,拼命地省钱,拼命地捐钱”……殊不知,“赚钱”作为一种垃圾行业,在其运行过程中已经污染了地球、败坏了道德,事后的省钱与捐钱,于事无补;不过是进行了财富的转移、重新的分配,并不能改变“钱”和“财富”在其产生过程中已经污染了世界这一后果。
   
   
   (60)
   维持生命所需的生产和财富是有益的,超过生命所需的生产和财富是奢侈的,奢侈造成了生态灾难;维持种族生存所需的人口繁衍是有益的,超过种族生存所需的人口繁衍是奢侈的,奢侈造成了战争和饥荒,造成了生态灾难。
(2014/11/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