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谢选骏文集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上》)
   
   第四章、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31)
   小说家奥威尔曾在《1984》中写下一句经典名言:“欺骗无处不在时,实话实说就是革命行动。”因此,有人将斯诺登形容为一个揭秘数据时代的“革命者”。──革命者的命运就是有国难投、无家可归;这怪不得别人,这是他自己的个性选择:他应为此感到幸福并感谢上苍的仁慈。“斯诺登素描”可以迅速风靡网络世界,但还不足以颠覆现实世界。共产主义是因为有人颠覆,现在才灭亡了一半,还有一半依然在奴役中国;仅仅依靠“公知”和“行为艺术”、“网络泄密”,是不足以解决血肉的长城的。
   
   
   (32)
   如果真有一位画家,一个原始的怪胎,一个在历史上没有记载过的画家,能够符合目前这个女权主义和新母系社会的期待,那就会出现一种新的洞穴艺术。
   
   画家的工作就是要战胜时间,三万年前的岩洞壁画清楚展示了这一点;思想家的工作则是战胜自己,所谓“文以载道”、“道成肉身”,是“不同文化中的类似的表达”。
   
   
   (33)
   历史,与其说是被“正确”所推动的,不如说是被“错误”所激励的──“正确所推动的历史”,远远不及“错误所激励的历史”来得强劲。这就是人的原罪。这就使得监狱和刑场所做出的贡献,往往要超出庙堂和皇宫。
   
   
   (34)
   许多人喜欢写作“思想史”,但是,作为意识流的思想史是可以编辑成书的吗?编辑成书、拿来售卖的“思想史”,不过是断章取义甚至偷工减料的“思想商标、思想货币的流通史”罢了……那是国家主权的奴仆,而非思想主权的道具。
   
   
   (35)
   欧洲人的教堂一修都是几百年,急功近利的中国人对此真是望尘莫及。中国人最感兴趣的建筑是坟墓,但那也不过只修个几十年;唯一可以和欧洲教堂相提并论的中国建筑,只有万里长城。
   
   此外的中国,只有看不见的道统中心了。那就是载道的文字。道统中心还是中国历史的大势所趋。一个事情不论好坏只有进行到底才能回转落地;例如所谓“离文明更加的遥远”的文明,作为文明的解构其实是下一个历史阶段的任务,也就是建立了全球文明中心以后,再解构它。我们不是乌托邦分子,因此知道颠覆与建立,是穿流不息的永恒运动,是西西弗斯的宿命,一切的艺术与美感,都在里面得以完全。
   
   
   (36)
   现在的全球社会,大公司正在培育最坏的专制主义!
   
   最坏的专制主义:用广告消灭人们的思想,用金钱腐蚀人们的灵魂。
   
   
   (37)
   购买赃物是否合法?购买赃物如果合法,那么偷窃抢劫是否合法呢?购买赃物如果不合法,那么主权国家所颁发的一切权利证明,是否都该宣布作废?因为一切主权国家的权力,无不起源于偷窃和抢劫。明抢暗夺,强盗逻辑,这就是主权国家和国家主权。
   
   
   (38)
   人口太多的社会,容易造成“搭便车”的揩油行为泛滥成灾,结果导致社会信任的逐渐蚕食以至最终瓦解:这正是所谓“费拉社会”的一个引人注目的特点。
   
   
   (39)
   对新的开拓者来说,“马革裹尸归”也属多余的了;因为全球一体,“青山处处埋忠骨”都不足以形容那样的壮怀激烈: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鸟飞返故乡兮,狐死必首丘”(屈原《九章·涉江》)这样的部落主义,必须终结。
   
   这个世界不是为上等人准备的,越低下的人,活得越好,就像蟑螂和老鼠一样到处都是。而蟑螂却是因为和人类在一起才变得肮脏,正如鼠辈中最肮脏的就是家鼠。
   
   
   (40)
   成为亿万富翁的前提是:非常希望成为亿万富翁;自以为能够留下的,并不一定能够留下,自己就知道不能留下的,一定不能留下。
(2014/11/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