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谢选骏文集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美国为何点名批判盟国土耳其
·骗子制衡使其从良
·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科米新书是要公义还是要复仇
·每个人都想独裁
·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日本母的又要中国公的配种了
·五一节就是“无一节”,信息社会没有无产阶级
·全球互联网都将变成中国的局域网
·中国为何不敢武力威胁台湾
·中科院竟成萨满教的巢穴
·西方文明的东方化
·台湾独立国号“台北”
·台湾想上演敦刻尔克吗
·外强中干的中国芯
·投降越南从轻,投降美国从重
·红色历史的终结
·台湾会不会被逼变成塞班或波多黎各
·六四屠杀的社会后遗症
·法国海军是不祥之兆
·芬兰朝鲜方枘圆凿
·樊纲是一条理论界的乏走狗
·巴菲特是第五纵队成员吗
·不是养不起,而是生了没有用
·特朗普上任一年说3000多次谎话属于比较诚实的傻瓜
·中国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官方杀人魔
·川普总统终于累了
·诺贝尔文学奖是怎样选出来的
·旗袍是汉奸贱民禽兽的标志吗/“中华民国亡于旗袍!”
·信靠教廷的权势还是信靠基督的宝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四部“人性·内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上》)
   


   第一章、接触得越多越广泛越深入,就越虚无
   
   第二章、“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第三章、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第五章、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第六章、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第七章、“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第八章、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第九章、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第一章、接触得越多越广泛越深入,就越虚无
   
   (01)
   人人都生活在全球环境中。而这个地球,已经被公认为“一个村落”。
   
   可是在这个“村落”中,如今“虚无主义”却成了流行病。这多么荒唐!因为人,已经意识到那看不见的、弥漫在整个世界后边的“无限虚无”。
   
   如果世界无往而不是“实存”,如果世界充斥了“存在”,那么“虚无”观念这面镜子所“反映”的那个“虚无的现实”,又是在什么地方呢?
   
   在我们的思想之中。
   
   接触得越多越广泛越深入,就越是能认识到虚无的弥漫。
   (02)
   未来的平面媒体和印刷出版,是由网络世界来界定的。
   
   这是大众时代,大众时代不需要专家,需要演员,需要总统和明星那样的演员把浑身解术都使出来,然后才能刺激成亿的观众买票入场。
   
   这时,社会的活力来自每个个人所接受的具体传承……文化、文明,常常不是抽象的,而是每个个人的放大……“用数字管理的社会”,必须是在活力的基础上才能运行,也才“有得管理”的,否则,一盘散沙如果数得过来?费拉居民,像是沙漏,是无法用数字控制的。
   (03)
   城市的发展,破坏了思想的一致性,却激励了思想的多元化,结果则造成了精神病态的广泛流行──现在,已经到了这一时刻:“在思想多元化的基础上重建思想的一致性。”
   
   城市是思想的结晶,城市的建筑是思想的结晶,城市的名字也是思想的结晶,所以我特别喜欢“攻占”城市,长驱直入穿插其市中心地带……在我心中,城市乃是“最美的自然”。
   (04)
   人怎能知道未来呢?尽管未来是由思想创造的,但未来却不在思想预测的范围之内。──你可以创造,但却无法决定;创造论丰富,决定论贫乏……但思想纵然有千种风情,却恰恰是无法预测自己的。
   (05)
   有人把思想叫做“想象力”,把世界叫做“想象力的世界”,一字之差,谬以千里:想象力只是思想力的一个部分,且是一个极小的部分──这个世界不是“想象力的世界”,而是“思想的世界”、“思想创造的世界”。例如现在,互联网已经成为思想主权的前沿:领土、人民、疆域、行使主权的机器──从刻符、书籍,到广播、电视、互联网。
   (06)
   在互联网上,一切东西是崭新的,一切书画都像在月亮上一样,逃避了氧化的命运,不再衰变:硬件可以折旧,但软件永远是新的,不会退色,不会走调──信息的传播,挣脱了时间和空间的制约,便成了“纯粹的思想”。
   (07)
   我在二十世纪就知道网络将摧毁一切媒体,所以致力于此……有一阵还自己设计网页呢,后来发现这简直是胡闹,我把自己变成什么下等的工具了,宁可难看也不能干这个,所以就随便乱贴了,好在网络日新月异,二十一世纪随便一个网页的设计,都比二十世纪最好的还要好得多。
   (08)
   如果说印刷术是“沉默的革命”,那么互联网的普及就是一场“喧嚣的革命”了;印刷术消灭了贵族时代,互联网将扫荡文明的残余。
   
   印刷术(1456年)在欧洲流行六十年后,逐渐激发了新教革命;那么,互联网络(1996年)在全球流行六十年后,将会激发何等事变?那时,就是确认思想主权的时候了。全球政府的雏形开始出现。
   (09)
   “第三次浪潮”其实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所谓信息产业,和农业革命与工业革命并不均等,信息产业的成果说穿了就是互联网,它和工业革命的关系,就像农业革命与文字产业的关系相似:文字产业的最高体现是印刷技术,这是在中国正式开始的,但在此之前很久,书籍制造已经和城市文明一同兴起了:这算第几次浪潮?
   (10)
   《纽约客》杂志:“克林顿和戈尔都在随着托夫勒的节奏起舞,托夫勒式音乐穿透了美国政府行政机构的改革进程。”──第三次浪潮的宣传狂飙,促成了高科技股泡沫,带来了九一一袭击、伊拉克—阿富汗战争、房地产泡沫的崩盘,导致白种人统治的美国,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走向终结。
   

此文于2014年12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