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四十九章、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481)
   政府、银行、保险公司,都是趁人之危的“寄生虫”。
   
   
   (482)
   “保险公司乐意为健康人士提供医保,因为就算每年收取低廉保费还是有利可图;但当投保人开始体弱多病,医疗帐单接踵而至时,保险公司便可以取消保单。”──美国的货车保险更是恐怖,竟然可以让运输公司自己给自己设保,然后拒绝给受害者理赔。而且他们躲在偏僻的得克萨斯州,还在那个血腥的杀害美国总统的达拉斯,让美国其余四十九个州的受害者们,都很难控告他们。
   
   
   (483)
   “一个政客要统治天下,用什么比使用武力更好的呢?”似乎没有,因为社会上大部分的人是稻草人、是跟随者,他们把统治者培养成为割草机、把自己培养成为纳税人──所以一个国家要强大必须军事力量强大,一个人要强大必须拥有权力和实力,也就是说,必须拥有残暴的武力(然后再用遮羞布掩盖起来,以便达到长治久安的目的)。
   
   
   (484)
   2013年11月3日,德国《明镜》周刊发表了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承包商前雇员斯诺登写的《真理宣言》(A Manifesto for the Truth)一文,这是思想主权向国家主权的宣战──斯诺登在文章中表示,目前有关诸多国家遭到大规模监控的讨论表明,他的披露行为有助于引发变革。对政府情报机构进行更多监管的呼吁表明,他披露美国国家安全局搜集情报的方法和目标的行为是正确的:“公众对社会的新认识不仅无害,反而有明显的用处,因为大家正建议对政治、监管和法律进行改革。”“公民必须反抗当局对事关民众重要事务等的信息压制,那些讲出真话的人并没有犯罪。”目前在俄罗斯避难的斯诺登最近曾发表致德国的公开信,他在信中说,他需仰仗国际社会来制止国家主权对他的迫害。
   
   
   (485)
   2013年11月4日,德国政府发言人斯特芬·赛贝特说,美国“棱镜”监听项目曝光者爱德华·斯诺登在德国境内不会得到庇护,跨大西洋关系对德国很重要;赛贝特说,默克尔总理认为政府有义务保护民众隐私。“尽管如此,(同美国关系)关乎德国安全和盟友间利益”。德国的言行不一表明了,国家主权对思想主权的敌视态度。
   
   
   (486)
   “2013年,美国副总统在与韩国总统开始会谈时表示,‘美国从来言出必行。跟美国对赌绝不会有好结果……’。”──不错,迄今为止美国是不可战胜的,但是,历史上还没有过一个永远屹立的强权;所有强权的命运都是被别的强取而代之,甚至彻底揉碎。
   
   
   (487)
   到了二十一世纪,“恐怖主义威胁不仅成为好莱坞喜欢的一个剧情,而且也成为西方国家政府滥用的一种假想,借以说服公民放弃自由。”──在这种意义上,不仅残存的共产党政权要感谢伊斯兰恐怖分子,而且民主国家的政客也要感谢恐怖分子:帮助自己巩固了政权。
   
   
   (488)
   “2014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百年纪念,有人指出‘所有的这些就发生在离我们并不遥远的地方;即将到来的百年纪念让我们有理由反思,那些伟大的战略家都能犯下怎样的严重过错。”──你难道不懂,这些张牙舞爪的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欧洲必须沉沦”,这就是二十世纪的历史判决。
   
   
   (489)
   人说1914年──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欧洲弥漫悲观主义,而1939年──1945年更为悲惨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反为欧洲带来乐观情绪……其实这是皮相,这种说法只看见欧洲的回光返照,没有看到欧各国已经坐上了轮椅,“大英帝国”则成了木乃伊。这就像输光了的赌徒反而一身轻松了。
   
   
   (490)
   债主──对手──敌人:这就是“继承人”!
(2014/1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