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谢选骏文集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论圣人
·华人为什么喜欢吃肠子
·名校名牌与趋亡国奴性
·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一钱不值
·三不朽与两杆子
·虚无主义是新宗教的前奏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改变地缘的新技术
·是中医还是马铃薯让中国人口增长
·害人的魔鬼是老师而不是校友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中国学者为美国引爆定时炸弹
·中国没有自由因而比美国安全吗
·邓小平的阴魂复出香港
·英美何德何能建立世界帝国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小国时代不是谢选骏的臆测
·一国两制与南北朝政治
·李光耀必须成为吸血僵尸
·一国两制是南北朝而不是土司制度
·专制奴化的女生容易绑架
·俾斯麦是中国需要的稻草人
·中国可以联姻统一俄罗斯
·超级玩具“辽宁号”航母
·欢迎中国政府给2017年G20峰会献礼
·祝贺郭文贵荣升政治局常委
·全球战国进入晚期
·满清为何挖空心思地阻止中国发展
·乔姆斯基不知道悬崖底下是太平洋
·“均富”的恶果就是伤口撒盐
·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美国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守
·“出云”号叫阵“辽宁”号
·朝鲜对美威胁不及芝加哥
·印度没有历史只有神话
·年轻而鲁莽的小国时代
·中国能够歼灭美国舰队吗/索罗斯不敢回答的问题
·北京大学沦为“被打的落水狗”
·纪念八十年前的绝处逢生1937-2017
·毛泽东语录是臭豆腐
·大学试图摆脱索赔的责任
·中国为何实行株连政策
·盖茨的预言只是他的生意广告
·魔鬼把德国送进地狱
·贫富差距和生物进化
·英国军队的禽兽传统由来已久
·与北京平起平坐还是与中国平起平坐
·基督教与天上的财宝
·种不同,不相为谋也——东亚民族与南亚民族
·印度怎敢保护联合国成员国
·印度东北部应该独立
·汉奸毛泽东带头出卖了锡金
·出卖同志和兄弟的共产党中国
·诺贝尔奖的贬值
·我的小国时代名不虚传
·美囯人为何开始仇富
·中俄关系终将回归正常
·纪思道到底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四十八章、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471)
   “俄罗斯人口持续下降,据联合国预测,到2050年,俄罗斯的人口将只剩1.078亿人。远东和西伯利亚地区最感人口缺乏,不得不接纳大量中国人和朝鲜人;2006年12月,俄罗斯开始执行从近邻国家吸引移民回俄罗斯的国家计划,预计在2007年移民5万人,到2012年前移民30万人──不包括家庭成员。”──但是,备选的12个移民目标区中,7个却是位于西伯利亚或远东,都是俄罗斯的不发达地区:这不是拆东墙补西墙吗?这表明俄罗斯殖民统治不是已经撤退完毕,而是在继续崩溃:西伯利亚的重见天日,已经为期不远。这就像一百年前的满洲或曰“中国东北地区”一样,不论腐朽的满族人如何阻挠,终将向具有活力的人们开放。
   
   
   (472)
   殖民的历史终于逆转:“2013年2月25日《苹果日报》说,九岁大的白人男孩道格摩尔(Aaron Dugmore)遭到亚裔同学的歧视,上吊自杀……他可能是英国有史以来因为受到同学霸凌而自杀的学生中年纪最轻的。他去年九月因为爸妈工作的关系转学,进入了伯明罕的Erdington Hall小学,这所学校有75%的学生都不是英国本地人;他的继父说:“他从到这里上课的第一天,回家就变了个人”,妈妈眼看他一天比一天忧郁、一天比一天浮躁,也曾多次与他沟通,“他说学校同学们都因为他是白人而欺负他”,几次向学校反映,但学校也没半点作为;日前,道格摩尔下课回家路上,一群同校的亚裔同学围住他,没有什么理由就修理他一顿,“因为他皮肤的颜色,让人看了噁心”,最后带头的拿出一把塑胶刀,在他身上眼前挥舞着,并说:“下次就是真刀了。”道格摩尔回家,走进自己的房间,用简单的绳索上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473)
   安全与自由的冲突:“美国《华盛顿邮报》和皮尤研究中心2013年6月10日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表明,大多数美国人支持美国国家安全局监听用户电话;美情报机构表示,监听电话只是出于监视和识别恐怖分子的目的,但不会记录电话内容──针对这起“监听门”事件的调查结果显示,56%的受访者认为这种做法是可以接受的,41%的人认为不可接受。”接受监听的是“安全”,反对监听的是“自由”,调节两者的是“民主”。
   
   
   (474)
   “德斯累利把谎言划分为三类:日常谎言、弥天大谎、统计学。”──第一种日常谎言是“人际关系润滑油”、第二种弥天大谎是“意识形态”、第三种统计学是“科学”。
   
   
   (475)
   “《天生反叛》(Born to rebel)中,举出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作者考察了超过十二万名个体的个人特质,发现在第一胎、最后一胎和中间几胎之箭存在着明显的人格差异:平均来说,第一胎的孩子比较墨守成规、保守、对弟弟妹妹更有责任感,也更加注重地位取向;而后面几胎的孩子在长大之后,相对于第一胎的孩子会更有想象力、更懂得变通、以及更加反叛;排行靠前的孩子更可能选择保守的工作,而后面的孩子对不那么墨守成规的工作表现出更高的容忍度。”──由此可见,家庭是社会化的第一站,亲情也是一种残酷的锻炼。
   
   
   (476)
   “在进化论的世界里,很难去设想杀婴这种行为的发生,家长本应该养育和保守自己的孩子,而不是杀了他们”;但在异常环境下,如果长期的收益可以抵消短期的成本,父母就会做出如此的行为。”──这说明进化并不是进步,经常表现为退化甚至更为糟糕的结局。
   
   
   (477)
   “兄弟相争的模式:孩子们为得到父母的关爱和认可而彼此竞争起来;早出生的孩子身高力大、反应敏捷、懂事早,因此受到的褒奖和惩罚也多;那些晚生的孩子为了引起父母的注意,总是要出一些新的花招。”──看来“兄弟阋墙”不仅是王家模式、富家特点,而是人性的组成部分,甚至是动物性格的组成部分。
   
   
   (478)
   领袖受到权力的腐蚀:“在过去,信徒常常引领科学;在今天,教会领袖常常落后于科学进展的步伐,在没有充分理解新发现的情况下,他们却敢于冒险去攻击科学的观点;结果就是招来对教会的一片讥讽谩骂之声,从而迫使虔诚的追寻者疏离上帝而不是投入他的怀抱。”──但是另外一面,信仰的对象应是上帝而不是教会的领袖;假如有人由于人的因素离开了教会的领袖,这对上帝并没有坏处。
   
   
   (479)
   “当一个发达国家把食物送给那些发展中国家的饥民时,究竟发生了什么?这种信念和事件是决策的结果,这或许是个人的决定,或许是公司或国家的决定,但要坚持认为主要的决定因素是要在下一代产生更多的后裔,似乎不在可信了:文化使自然选择的压力放松了。”──这多少有些像是对待宠物的态度,这些发达国家相信那些饥民不会威胁自己的生存,反而能抑制自己的精神疾病。
   
   
   (480)
   人在赚钱的时候是理性的,赚到钱就不理性了:这是精明的商人始料不及的;宗教是没有理性的,但最后控制人类的却是宗教:这是无神论者无法理解的,因为无神论也是一种宗教,也是一种无法证明的信条。──尽管无神论的党和有神论的教会相比有很大的不同。
   
   
   第四十九章、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481)
   政府、银行、保险公司,都是趁人之危的“寄生虫”。
   
   
   (482)
   “保险公司乐意为健康人士提供医保,因为就算每年收取低廉保费还是有利可图;但当投保人开始体弱多病,医疗帐单接踵而至时,保险公司便可以取消保单。”──美国的货车保险更是恐怖,竟然可以让运输公司自己给自己设保,然后拒绝给受害者理赔。而且他们躲在偏僻的得克萨斯州,还在那个血腥的杀害美国总统的达拉斯,让美国其余四十九个州的受害者们,都很难控告他们。
   
   
   (483)
   “一个政客要统治天下,用什么比使用武力更好的呢?”似乎没有,因为社会上大部分的人是稻草人、是跟随者,他们把统治者培养成为割草机、把自己培养成为纳税人──所以一个国家要强大必须军事力量强大,一个人要强大必须拥有权力和实力,也就是说,必须拥有残暴的武力(然后再用遮羞布掩盖起来,以便达到长治久安的目的)。
   
   
   (484)
   2013年11月3日,德国《明镜》周刊发表了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承包商前雇员斯诺登写的《真理宣言》(A Manifesto for the Truth)一文,这是思想主权向国家主权的宣战──斯诺登在文章中表示,目前有关诸多国家遭到大规模监控的讨论表明,他的披露行为有助于引发变革。对政府情报机构进行更多监管的呼吁表明,他披露美国国家安全局搜集情报的方法和目标的行为是正确的:“公众对社会的新认识不仅无害,反而有明显的用处,因为大家正建议对政治、监管和法律进行改革。”“公民必须反抗当局对事关民众重要事务等的信息压制,那些讲出真话的人并没有犯罪。”目前在俄罗斯避难的斯诺登最近曾发表致德国的公开信,他在信中说,他需仰仗国际社会来制止国家主权对他的迫害。
   
   
   (485)
   2013年11月4日,德国政府发言人斯特芬·赛贝特说,美国“棱镜”监听项目曝光者爱德华·斯诺登在德国境内不会得到庇护,跨大西洋关系对德国很重要;赛贝特说,默克尔总理认为政府有义务保护民众隐私。“尽管如此,(同美国关系)关乎德国安全和盟友间利益”。德国的言行不一表明了,国家主权对思想主权的敌视态度。
   
   
   (486)
   “2013年,美国副总统在与韩国总统开始会谈时表示,‘美国从来言出必行。跟美国对赌绝不会有好结果……’。”──不错,迄今为止美国是不可战胜的,但是,历史上还没有过一个永远屹立的强权;所有强权的命运都是被别的强取而代之,甚至彻底揉碎。
   
   
   (487)
   到了二十一世纪,“恐怖主义威胁不仅成为好莱坞喜欢的一个剧情,而且也成为西方国家政府滥用的一种假想,借以说服公民放弃自由。”──在这种意义上,不仅残存的共产党政权要感谢伊斯兰恐怖分子,而且民主国家的政客也要感谢恐怖分子:帮助自己巩固了政权。
   
   
   (488)
   “2014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百年纪念,有人指出‘所有的这些就发生在离我们并不遥远的地方;即将到来的百年纪念让我们有理由反思,那些伟大的战略家都能犯下怎样的严重过错。”──你难道不懂,这些张牙舞爪的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欧洲必须沉沦”,这就是二十世纪的历史判决。
   
   
   (489)
   人说1914年──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欧洲弥漫悲观主义,而1939年──1945年更为悲惨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反为欧洲带来乐观情绪……其实这是皮相,这种说法只看见欧洲的回光返照,没有看到欧各国已经坐上了轮椅,“大英帝国”则成了木乃伊。这就像输光了的赌徒反而一身轻松了。
   
   
   (490)
   债主──对手──敌人:这就是“继承人”!
(2014/1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