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谢选骏文集
·脑残的霍金不信上帝
·美国政府沦为非法组织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奥巴马应该交代自己的出生证问题
·天意在说美国政府的非法性质
·美国会不会发生政变
·美国将军开始出任国防部长
·「良好的管治」会导致国家覆灭
·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来自新约圣经
·上帝没有忘记周有光——上帝不忙 监察一切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
·澳大利亚的亡灵不死
·文革是大饥荒的结果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二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四the-rise-of-the-Trump-empire/4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下》)
   
   
   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211)
   “休谟认为这么一种‘秩序’能够被辨认为‘人的大脑的创造’,而不是客观实际本身;在休谟看来,‘秩序’是喜欢秩序的人类大脑的产物,而不是自然的客观呈现本身;它是人类的建构,而不是自然世界自身的内在特征。”──休谟故意忽略或是没有弄懂的一个事实:“自然的客观”和“人类的建构”其实具有统一的渊源,那就是思想的主权。
   
   
   (212)
   休谟说,哲学是智者的宗教,宗教是群众的哲学(大意如此);而我则认为:哲学是“把有限的,无限化”,宗教是“把无限的,有限化”──分离的哲学因此通向虚无主义,整合的宗教因此通向实在论……如此说来,哲学可谓浪子,是青年的生命扩张;宗教可谓悔改,是晚年的生命归宿。
   
   “休谟试图通过自然神学证明上帝存在,且能论述清楚上帝的特点,结果却陷入了怀疑论的困境;看来,使用传统的自然神学的方法,几乎毫无可能证明到底是只有一个上帝,还是有多个造物主,还是根本就不存在上帝。”──休谟忘记了自己名言,结果试图调和少数人的哲学与多数人的宗教。但是上帝是无法得到人类的证明的,这在某种意义上正好说明上帝超出人力之外,人类的智能因此无法捕捉到上帝的本质。
   
   
   (213)
   “卢梭是个永不安宁的流浪者,热衷于下层社会生活和贫民的享乐;他两次改变宗教信仰,没有一次郑重其事,他背叛了所有的情妇,与所有的朋友争吵,抛弃了他所有的孩子……在断言原始社会人类的自然美之外没有提供任何的新东西;伏尔泰憎恨这些思想,他在读过卢梭的文章以后说,人应该像动物一样‘四肢爬行’。”──但伏尔泰还是小看了卢梭,他不知道还有一种“人面兽心”的长远存在;否则就无法解释卢梭为什么会有那么深远的影响。
   
   
   (214)
   “卢梭宣扬‘自由’的热情,让许多读者难以明白他的思想有多么不自由;革命者拿起1762年文章的开场白:‘人生而自由,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但结果却给更多的人带来的奴役,并使得精神病人从此主导了西方社会的主流价值;不是这些革命心理真的不明白,而是因为他们需要“把别人的东西变成自己的”:从殖民者到无产者,都是如此贪婪。自由主义者强迫别人赞同他们,而根本不管这违反了他们的交易。强迫的自由,就成了奴役;强迫的解放,就成了镇压。
   
   
   (215)
   欧洲“自由主义者”造成的真实景观:高贵的野蛮人在卑贱的文明人的手下,遭到屠杀:“美洲土著休伦人(Hurons)作为典型的高贵野蛮人,先是被欧洲人大量屠杀,随后被欧洲人带来的传染性疾病真正地摧毁。”这是一种进化呢?还是一种退化?当然我们知道,进化不同于进步,有时是一种退步。
   
   
   (216)
   神话的精神:“休伦神话的醉人潜力,竟不知名作家提炼成喜剧,与1768年在巴黎演出……他们的美德全都胜过英国人……休伦人鼓动民众攻陷巴士底狱。”──等于预演了法国大革命的序幕!这就是历史的报应、印第安亡灵的诅咒。
   
   
   (217)
   “与所有的革命一样,激进派利用了赞成改革的情绪,组织和鼓励‘比大多数人所需要的更多的变革’。”──不是激进派利用了什么,而是人的惰性使得任何群体运动一旦开始就不容易收住脚步。结果这些“变革”的结尾大多沦为“暴力主导”、“流血投票”。
   
   
   (218)
   “1794年6月和7月间,仅仅巴黎既有1584颗人头落地;一位政府成员承认:‘这不是原则问题,这是屠杀问题。’”──二十世纪后来居上的俄国革命和中国革命,让法国革命相形见绌:在屠杀数字上,超过法国万倍有余;俄国死了五千万(包括苏德战争),中国死了五亿人口(包括计强制流产)。
   
   
   
   (219)
   “1798年法军入侵埃及和叙利亚,在其撤退后却留下了西方思想的种子;但如同在印度和中国一样,这些种子是在十九世纪的西方军事力量得到明白无误地展示之后,才开始发芽的。”──思想的有效传播,从来都需要一定的“硬件”作为条件或杠杆的;耶稣会没能贯彻的思想,被英法联军贯彻了;因此侏儒们常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发展就是硬道理”、“落后就要挨打”、“要两手硬”。
   
   
   (220)
   “历史学家已经发现,拿破仑行为中的机会主义和缺乏任何一般原则;他统治的地方都是残酷的警察国家。”──其实,这就是科西嘉野蛮岛民的特性,在经过法国式的权力夸张以后的不幸结果;正如“毛泽东思想”不过是湘村韶山冲里的一条冬天诞生的毒蛇,在为了生存下去而随机应变地呻吟着。
(2014/11/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