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谢选骏文集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3&SovereigntyofThought&Thoughtof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4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 of Thought and Thought of Sovereignty
·0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四十五章、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441)
   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制度起源于意大利和德国的中世纪:“技艺和发明上的胜利,使城市更加瞧不起它落后的邻居──农村;农村被看作是个愚笨的寄生者,甚至更加糟糕地被看作异国人了;在意大利,自治市不给农民以公民权利;而在德国,则强迫农民提供粮食和工业原料给附近的城市。”──毛泽东1957年说中国没有殖民地所以要加紧压榨农民来实现工业化,说明他并不懂得,压榨农民并非他的主子斯大林独创的,也不是欧洲殖民者的专利;而是城邦国家早已有之的暴政。
   
   
   (442)
   对于毛式政治运动(或曰“整人运动”)的精辟预告:“当一个暴君在受他支配的臣民中制造倾轧和纷争,以便更容易地统治他们的时候,他本人就犯了远为严重的叛乱的罪行。”──在这种意义上,1949年以后的毛泽东是一个国家叛匪、民族败类,而不是什么国家领袖、民族救星,它充其量不过是斯大林匪帮在中国的走狗。
   
   
   (443)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类似于中世纪的欧洲:“正当贸易通商的线路正在伸展延长的时候,正当市场上需要不断的货源以保障经济稳定的时候,道路关卡、河面关卡、城镇关卡──这些勒索钱财的关卡却日益增多。”中国若不经历一次“资产阶级革命”,就进入不了现代社会;中国若不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就无法确立宪政、发展健康的君主立宪。
   
   
   (444)
   邓小平“先富路线”(走资派路线)的原型在法国:“从中世纪到大革命,当能力并不被重视、公众舆论遭到漠视时,金钱统治了整个法国;几乎没有什么东西不能用金钱收买的:权力、荣誉、文官职位和武官职位,以及贵族阶级本身,……你若要成为一个重要人物,你必须先富起来。”──邓小平不愧是一个“留法”的四川民工,尽管他一直逃学,几乎没有读过什么书。
   
   “人民民主专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专政者就是国家意志”。
   
   
   (445)
   复古其实是一种创新:“考古者崇拜过去,那显然不是恢复历史,而是否认历史;真实的历史是不能恢复的,除非它在新的形式中成为另外一个新的生命。”──这就是我在1988年“反传统的电视政论片《河殇》”播出不久就公开提出“回归祖辈的文化”(光明日报)之精义所在。因为回归祖辈而不是回归父辈这一“跳跃”,就是一种创造,而不可能是一个复辟。
   
   
   (446)
   为什么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竟然成了“奢侈品大国”?因为,“人们招摇打扮自己,让别人认出他们的身份地位……时髦服装是时代的制服,有钱人在家里或在街上都要穿着,就像部队士兵在首长检阅时那样一丝不苟、训练有素。”──打扮自己的人不是因为富有地位,而是因为缺乏地位。这使我想到,体育虽然起源于军事训练和成年考验,但停留在军事训练和成年考验的体育,却是幼稚的。
   
   
   (447)
   “文明时代流行的技术工艺,不把人与空气、水、土及其其他有机生命的关系看作是他一切关系中最古老和最基本的关系,而是千方百计去制造一些精巧的 、机械的(可以控制的!可以赚钱的!)代用品,来取代能够独立生存的有机物……特大城市将会普遍化、机械化、标准化,完全丧失人性,这是城市进化的终极目标。”──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城市,在剥夺人类生存所必需的空气、水、土等方面,已经变成了世界第一,并将“继续创造人间奇迹”,雾霾笼罩仅仅是在小试牛刀。
   
   
   (448)
   “我们的空气中充满了一氧化碳、氯气、硫酸、甲烷、氟和其他二百多种致癌物质……对生命如此敌视的城市是依靠从农村不断输入的新生命才能生存下去的。”──城市化完成之后,城市只有最后一条死路了:通过自己吃自己的肉才能生存下去……古代中国的寓言里,有勇士就是这样面不改色地自食而亡。这种属于西方文明的末日预言,不幸正在中国大规模上演。
   
   
   
   (449)
   “在他们的‘未来城市’里,把那些有活力的、能独立生存的、充分有感觉的生命降低到最低程度;只要能适合机器要求的一点点生命就行了。”──这不仅是邓小平“发展就是硬道理”的经济迫害运动的特点,也是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政治迫害运动的特点,其共同目标就是“消灭人类生活”,只要留下“政治成就”和“经济成果”就够了。
   
   “唯生产力论”、“发展是个硬道理”,所产生的洪流必将在某个时候成为淹没一切的洪水:那时,“泽东”、“泽民”就将成为恐怖主义的生动写照,“摸着石头过河”就将成为万劫不复的死亡咒语。
   
   
   (450)
   “大城市所以有催眠般的吸引力,原因有两点:1、大城市是国家主权的工具手段,2、大城市是最高权力的象征(这是一切城市功能中最早的功能之一)……但是,城市滚雪球似地连续扩展和增长,是十六世纪开始的全球性的商业交往。”──这个欧洲殖民主义的观点比较狭隘,事实上,大城市在一切晚期文明的社会中,都经历过类似的“滚雪球似地连续扩展”,苏美尔城邦、希腊城邦、意大利城邦,第一期中国文明的战国时代(七雄时代)和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战国时代(辽金宋时代),都是如此。
(2014/1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