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谢选骏文集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南朝政客承认北朝政府“伟大”了
·自由贸易是强者在扩张
·文言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载体
·西方文明的自恋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为何“台胞就是呆胞”
·从印度狼狈逃窜,台湾回归提上议程
·中华民国得自满清的禅让
·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印第安战争塑造了现代世界文明
·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奥威尔主义覆盖中国
·五脏庙教徒
·假新闻后面的真相
·《古兰经》就是纳粹读物?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进展
·库尔德公投危机与哈里发的复活闹剧
·“贪欲扩张”涵盖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金庸是清宫戏的始作俑
·国民党中国禅位给民进党台湾
·伊斯兰教与性奴问题
·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影视界为何美化杀手
·破坏圣像运动与伊斯兰教的扩张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美国恐怖分子还是外国恐怖分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四十四章、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431)
   以下的文字不仅使我想到清朝的部队(包括八旗和绿营,也包括新军),也使我想起民国时期军阀的部队,还是我想起国民党军和共产党军:“雇佣军队是不团结的,怀有野心的,毫无纪律,不讲忠义,在朋友当中则耀武扬威,在敌人面前则表现怯懦。他们既不敬畏上帝,待人亦不讲信义;毁灭之所以迟迟出现只是由于敌人的进攻推迟罢了。因此你在和平时期受到这些雇佣军掠夺,而在战争中则受你的敌人掠夺。这是因为,除了一点军饷之外,他们既没有忠义之忱,也没有其他的理由使他们走上战场,而这点军饷并不足以使他们愿意为你牺牲性命。当你不打仗的时候,他们情愿给你当兵,但是如果发生战争,他们就逃避或者一走了事。”──因为他们都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因此无论军阶多高,都只是店小二,而不是股东,对这个国家没有归属感。
   
   
   (432)
   为何要“改造人民英雄纪念碑”?因为现有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其实只是“人民领袖纪念碑”,是那些窃国篡党的领袖们为自己树碑立传的产物。英雄不同于领袖:领袖是在人民群众中产生的,所以先有人民运动而后才有领袖;英雄则不然,他不是在人民群众中产生的,英雄是独立的,英雄是自在的,英雄是孤胆的,英雄是献身者──相形之下,领袖则是吸血鬼,是靠着人民的尸骨爬上去的。
   
   
   (433)
   领袖或曰吸血鬼毛泽东曾对整个中国拥有“实际使用权”:“就像一匹马拥有它所吃稻草的实际使用权,但没有对于它的任何所有权一样,一个奴隶和一个弃绝了的修士只有对面包、酒、衣服的实际使用权……而没有对它们的所有权,也没有产权和使用权,而只有实际使用权,它意味着对于使用之物没有任何权利。”──这种状态肯定让这位暴君很不高兴,他毕竟不能像古代的暴君(皇帝)那样获得一切名义上的权利,例如让自己的崽子继承大位的权力,所以他最后就满心醋意地发了疯,用文革剥夺所有的人的权利。
   
   
   (434)
   “美国作家”(Felipe Fernandez-Armesto)是这样伪造历史的:“‘文化大革命’旨在强迫特权阶级分享工人和农民的生活,从而改造社会……政治宣传竭力隐瞒真相,至少是不让毛泽东了解真相。”──其实,这是不对的说法,因为毛泽东自己就是特权阶级的总头目,他霸占了旧皇宫、图书馆、多处公园设施和许多人的生命;另外,毛也是整个中国最了解人民悲惨处境的一个人,因为他掌握庞大的情报特务机构:问题在于,毛泽东是一个典型的虐待狂和被虐狂,他喜欢看到人们受苦。他的罪行,集中体现为“毛泽东思想”。
   
   
   (435)
   “约两个世纪以前,中国人发明了测谎试验;测验包括:问嫌犯一个问题,等待回答,然后在嫌犯的嘴里撒一把面粉;如果嫌犯不能吞下面粉,就被当作是在说谎……这些听起来好像是迷信,但是如果你了解到紧张往往伴随着口干舌燥,因而难以吞咽面粉,那么这一早期的测谎技术应该具有一定的效力。”──这和指纹也是由中国人首先发现的一样,看来中国的官府确实“善于做人的工作”。
   
   
   (436)
   “一个民族无法真正改变自己的制度,虽然通过革命可以改变制度的名称,但却没有办法改变其本质。”──这个观点无法解释两个中国(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制度差异。
   
   “决定民族命运的是民族特征,而不是他们实行的政治体制。”──这个观点无法解释两个中国(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命运差异;更无法解释何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崛起,完全是因为仿照了中华民国的“台湾经验”。
   
   
   (437)
   “在现代社会,领袖也可以被定期出版物所取代,虽然往往效果不佳,这些期刊制造有利于群众领袖的舆论,向他们提供现成的套话,使他们不必再为说理操心。”──中国的“两报一刊”、官办媒体就是这样的货色;为什么集权国家都要控制新闻出版?“为了洗脑”,这就是答案;但愿互联网最终能够打破期刊造成的思想陷阱。
   
   
   (438)
   “不管是上帝的旨意,互联的电脑群,或是我们大脑中的‘投票的’神经细胞,都无法将个人的理性选择转变为集体的理性。”──这就给了国王的统治(或“人民的主权”)以可趁之机,把个人的理性强化为集体的理性,并以组织的暴力(国家、公司、黑社会……)来贯彻它。
   
   
   (439)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不可能兑现的空口许诺,是政治家的骗术:因为掌握制度的正是权力,“自己监督自己”无异于痴人说梦;“把权力关进思想的笼子里”,才是可能的──所以独裁者害怕三权分立的思想,国家主权害怕思想主权也是基于同样的道理。
   
   
   (440)
   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请注意了,你们倒是应该在拒绝寡头制度的同时,学学威尼斯城市规划方面的经验:“1928年重新发明的‘雷德朋规划’,把步行者与车辆交通分开,而在达·芬奇为解决米兰的交通拥挤问题而提出采用人车分开的办法之前很久,威尼斯早已实行了。”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请注意了,你们不要再把中国的城市都弄得乱哄哄、乌烟瘴气的了。
(2014/1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