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谢选骏文集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不被囚禁就没有完整的人生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上帝的信息
·说到了等于做到了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向两河文明前进
·真言
·“矛盾”只是思想的死角
·苟富贵 勿相见
·苟富贵——勿相见!
·真言
·佛教与虚无主义
·投降吧年轻人
·意大利人都是公猪?
·中国开始“进出日本”
·全世界犹太人联合起来
·华尔街精英人渣的犹太骗局阴魂不散
·我与唐崇荣的对话
·美国新闻自由的限度
·纽约时报又在播报假新闻了
·土地改革是犹太人的拿手把戏
·长城、大运河、雄安新区
·共产党中国的“疯了”
·川普向纽约的复仇战争
·美国已被共产党军事管制
·瑞典女王是个虐待狂
·郭文贵同志会自杀还是被自杀
·中国人与中国国籍的人
·为什么男尊女卑
·旅行就是任人宰割
·没有语言统一,欧盟如何不散
·雷朋批判“川普的主要敗筆”
·谁是美国的寄生虫
·用穆斯林的方法解决伊斯兰教问题
·人类进步的动力
·人类进步的动力
·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命运的厉害
·胡人与洋鬼子
·川普是不是缩头乌龟
·川普老了!尚能饭否?
·砍下铁木真猪头成吉思狗头
·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许多人的今生是动物
·你可以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特朗普承认中国对于朝鲜的统治权
·学霸、学阀与恶霸、军阀
·合法的行贿受贿
·资产者也会盗窃国库
·美容、整容、变容
·中国老百姓的咒语为什么不灵
·阿拉伯航空公司
·“君临世界”的意义
·“君临世界”的意义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美国授权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
·西伯利亚是中华文明的故乡
·川普不是恶魔、教皇不是天使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一
·意识形态是权力的奴仆
·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nbs
·西西里的海水具有不同的颜色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文明的冲突还是文明的挣扎
·欧洲人如此推崇毛匪
·英国脱欧是个假命题
·驻日美军这样替慰安妇们报仇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四
·美国进入恐怖竞赛
·雕像和文字留得最久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谢选骏:美国黑人多由白人混血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四十章、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391)
   “议会制度是现代所有文明民族的理想象征,这种制度反映出一种观念,即在某个问题上,一大群人比一小群人,更有可能做出明智而独立的决定;虽然这种观念在心理学上是错的,却得到了人们的广泛认同。”──“一大群人比一小群人更有可能做出明智而独立的决定”,并不是现代议会制度的理由;现代议会制度的理由是具有更广泛的利益代表性:也就是说,民主不是为了科学管理,而是为了分配利益。
   
   
   (392)
   “我们所说的领袖,常常是实干家而非思想家,他们没有远见卓识,他们也不会如此,因为这种品质一般会让人犹疑不决;而领袖却常常产生在那些神经异常、容易兴奋、游走于疯子边缘的半癫狂的人之中;不管他们坚持的观念或追求的目标多么荒诞,他们的信念是如此坚定,这使得任何理性思维对他们都不起作用;他们对别人的轻藐和保留无动于衷,或者这只会让他们更加兴奋;他们牺牲自己的利益和家庭──牺牲自己的一切;自我保护的本能在他们身上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样的人虽然常给周围的人和他们自己的生存带来危害,但是却能开辟出人意外的新局。
   
   
   (393)
   “民族从不缺乏领袖,然而,他们并非全都受着那种适合于使徒的强烈信念的激励……但具有狂热信仰的领袖,才能打动群众的灵魂:他们是在自己先被某种信条搞得想入非非之后,才能让别人也想入非非;这样他们才能在自己信众的心里唤起一股坚不可摧的力量……信仰能让一个人变得完全受自己的梦想奴役。”──注意:自己的梦想往往“其来有自”;奴役自己的往往并非自己,而是自己的创造者。
   
   
   (394)
   “在任何一个社会领域,从最高贵者到最低贱者,人只要一脱离孤独状态,立刻便处在某个领袖的影响之下;大多数人,尤其是群众中的大多数人,除了自己的行业之外,对任何问题都没有清楚而合理的想法。领袖的作用就是充当他们的引路人。”──“运动群众”不仅是领袖的阳谋,也是群众的需要;群众专政不仅是暴民政治,也是基于丐帮头子的红太阳神话。
   
   
   (395)
   “如果想在很短的时间里激发起群体的热情,让他们采取任何性质的行动,譬如掠夺宫殿、誓死守卫要塞或阵地,就必须让群体对暗示做出迅速的反应,其中效果最大的就是榜样……其中有三种手段最为重要,也十分明确,即断言法、重复法和传染法……做出简洁有力的断言,不理睬任何推理和证据,是让某种观念进入群众头脑最可靠的办法之一。一个断言越是简单明了,证据和证明看上去越贫乏,它就越有威力……号召人们起来捍卫某项政治事业的政客,利用广告手段推销产品的商人,全都深知断言的价值。”
   
   
   (396)
   “各种观念、感情、情绪和信念,在群众中都具有病菌一样强大的传染力。这是一种十分自然的现象,因为甚至在聚集成群的动物中,也可以看到这种现象。马厩里有一匹马踢它的饲养员,另一匹马也会起而效尤;几只羊感到惊恐,很快也会蔓延到整个羊群。在聚集成群的人中间,所有情绪也会迅速传染,这解释了恐慌的突发性。头脑混乱就像疯狂一样,它本身也是易于传染的。在自己是疯病专家的医生中间,不时有人会变成疯子,这已是广为人知的事情。当然,最近有人提到一些疯病,例如广场恐怖症,也能由人传染给动物。……很多影响要归因于模仿,其实这不过是传染造成的结果。”──这就是“领袖”、“明星”的病理根源;也是思想主权确实存在的证据。
   
   
   (397)
   “得到民众接受的观念,最终总是会以其强大的力量在社会的最上层扎根,不管这些观点多么荒谬……当领袖和鼓动家被这种更高深的观念征服以后,就会把它取为己用,对它进行歪曲,组织起使它再次受到歪曲的宗派,然后在群众中加以传播,而他们又会使这个篡改过程更上层楼。……从长远看是智力在塑造着世界的命运,但这种作用十分间接:当哲学家的思想通过我所描述的这个过程终于大获全胜时,提出观念的哲人们早已化为尘土。”──作者只看到表面,所以割裂开来进行论述;其实操纵这整个“反复其道”的过程的,是所有的生命都在遵从的“思想主权”。
   
   
   (398)
   中国联邦制的前车之鉴:“西班牙1873年那场血腥的革命……激进派已经发现集权制的共和国其实是乔装打扮的君主国,于是为了迁就他们,议会全体一致宣告建立一个‘联邦共和国’,虽然投票者中谁也解释不清楚自己投票赞成的是什么;然而这个说法却让人皆大欢喜,人们无比高兴并陶醉于其中……什么是‘联邦共和国’?有些人认为联邦制是指各省的解放,即同美国和‘行政分权制’相似的制度;还有些人则认为它意味着消灭一切权力,加速社会清算的进程……为此,他们建议在西班牙设立一万个独立的自治区,根据它们自己的要求制定法律,在建立这些自治区的同时禁止警察和军队的存在。在南部各省,叛乱很快便开始从一座城市向另一座城市、从一个村庄向另一个村庄蔓延。有个发表了宣言的村庄,它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立刻破坏了电报线和铁路,以便切断与相邻地区和马德里的一切关系……联邦制给各立门户大开方便之门,到处都在杀人放火,人们无恶不作,这片土地上充斥着血腥的狂欢。”
   
   
   (399)
   “刑罚的目的,是为了保护社会不受罪犯的破坏;而不是为了报复……统计数字已经表明:初犯者受到惩罚后一定会再次犯案;但是法官却宁可要一个危险的惯犯也不愿放弃报复。”──因为法官也是人,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动物”;而不是法律的化身,更不是法律的工具:只有了解这一点,才能赢得官司,而不会坐以待毙地等候司法的公正。
   
   
   (400)
   “第一次世纪大战后,在越南领导共产主义革命的胡志明(1890年──1969年)曾在巴黎当过男招待。”──所以他要报仇雪恨、驱逐法国人;而且他终身无法结婚……因为有人研究过,难以结婚是男侍应生的一个职业病。
(2014/11/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