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三十七章、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361)
   “普通大众从来没有掌握权力,从而可以主宰自己的生活或他们组成的社会,甚至在革命建立的国家或民主体制规范的国家都是如此。”──这是因为“人民没有思想”,确切地说,群众更没有执行自己思想的意愿及其能力;仅仅有“权力意志”、强权意志是不够,还需要拥有实现这些意志的思想……否则,人就无异于禽兽了。达尔文主义者尼采就是这样的禽兽。
   
   
   (362)
   “每种类型的社会都倾向于把另一方视为道德低下的社会;这是因为在某种生活方式的追随者看来,另一种生活方式的人民代表了异己的一切……他们对彼此的描述充满了不解甚至是厌恶。”──这就是“歧视”的根源,就人性来说,歧视是正常的;就更大范围整合来说,歧视是需要克服的、需要超越的,因此是“不文明”的;就思想主权论来说,人类是一体的。
   
   
   (363)
   “1900年德国国王威廉二世对即将入侵中国的德军说:‘你们应该给德国扬名立威,让中国佬刻骨铭心,那怕千年以后也不敢正眼看德国人。’”──可是德国自己的历史那时还不过千年,而二十年之后,德意志帝国自己则已经灰飞烟灭;这就叫做“人心不足蛇吞象”,这和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所犯的错误如出一辙。
   
   
   (364)
   “西奥多·罗斯福总统把灭绝美洲印第安人视为对文明的无私奉献:‘先锋者和定居者实际上站在正义一边,这块大陆不能仅仅被当成肮脏野人的猎场。’”──这些话怎么越看越像“毛主席语录”?只是把“种族灭绝”换成了“阶级斗争”:“在我国(中国大陆),虽然社会主义改造,在所有制方面说来,已经基本完成,革命时期的大规模的急风暴雨式的群众阶级斗争已经基本结束,但是,被推翻的地主买办阶级的残余还是存在,资产阶级还是存在,小资产阶级刚刚在改造。阶级斗争并没有结束。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各派政治力量之间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还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在这一方面,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中国不能成为地主资产阶级的乐园;不过后来通过“先富起来运动”,共产党自己成为最大的地主资产阶级了。
   
   
   (365)
   人类天生具有分层的倾向:“写于1902年的一本名为《我们的仁慈的封建制度》的书中,W.J.根特指出美国的百万富翁正在变成世袭贵族;1899年,托斯丹·凡勃伦在《有闲阶级论》中指出美国已经形成一个不用为钱发愁的财富精英阶层。”──即使在美国这个“平民社会”中也是如此;而在中国这个具有两千年多年传统的平民社会中,自我孤立的深宅大院,也是富人的首选。这就是《礼制的天下统治》的人性与心理学基础。
   
   
   (366)
   “英国冒险家杨赫斯本(Francis Edward Younghusband,1863──1942年,汉名“荣赫鹏”)在1902年率领一支英国远征军到达西藏,声称他的所闻所见使他相信:‘不仅我们的智商更高,而且我们所达到的道德水平更高。’”──他显然忘记了英国是奴隶贩子、毒品贩子的祖国;而英格兰人本身就是罗马人、日耳曼人、丹麦人、法国人的多重杂种,所以英国才获得了统治世界的能力。
   
   
   (367)
   “在1920年代和1930年代,争夺权力的冲突逐渐被看作是阶级的冲突,或是不同意识形态之间的摊牌。”──这其实不是“思想冲突”,而是“思想伪装下的国家冲突”;“例如在中国,争夺政权的两个政党分别是国民党和共产党;他们的冲突在1930年代升级,尽管双方都面临日本入侵的威胁。”──结果他们这个“新的南北朝”就和日本的代理人满洲国──汪精卫一起,演出了一出蹩脚的“现代三国演义”。
   
   
   (368)
   二十世纪到二十一世纪的革命是传统的反叛、外省对抗中央集权、体制内与体制外的斗争……这与其说是“阶级斗争”,不如说是“现代化之争”;而在其中,共产党专政扮演了类似于满清专政的“反现代化的角色”,也就是“政治上的反动派角色”。
   
   
   (369)
   “理解日本在二十世纪与中国发生的冲突,方法之一是视其为‘一个文明之内的某种内战’,因为两国人民存在着许多共同的价值观念,在思想、宗教和艺术上拥有重叠的遗产。”──此外还有一层,那就是“现代化进程先后次序之战”,领先欧化的日本把中国作为殖民地对待,希望通过弱肉强食的达尔文主义,完成毒蛇吞象的帝国战略。
   
   
   (370)
   “‘国家建设模式’的吸引力似乎是无可抗拒的。”──恶总是相似的,善则各有不同;国家建设总是相似的,思想发展才各有不同。共产党“解放以后”系统执行了日本占领期间的许多政策,但所运用的意识形态却完全不同。
(2014/11/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