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谢选骏文集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
·思想主权·后记·附录对话·援引书目
·谢选骏:逆向殖民化与全球民族的兴起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福音书》与《古兰经》
·灭佛在文明史上意味“吸收”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第四章信耶稣的国民:民族主义与1920年代中国基督徒的身份问题
·第五章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第六章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第七章基督教在危害中华民族的安全吗?
·基督教在中国所面对的三个重大挑战
·第九章儒家和基督教为什么争战
·第十章怎样看待基督教在中国农村的迅速扩张?
·十一章“中国梦”运动中的中国基督教乱象
·十二章基督教在近代中韩传播不同境遇的原因与启示
·十三章日本基督教与韩国基督教
·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十五章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十六章极端民族主义与基督宗教信仰
·十七章基督教普世观念与民族主义
·十八章基督教的世界主义和天下大同思想
·后记:“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中国共产党与圣殿骑士团
·《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
·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
·中国人为什么尚未高贵
·如何解决中国的“非常态”?
·中国也需要全国祈祷日
·钱钟书、刘小枫之作为毛泽东狗奴
·先覺之歌Song of Foresight
·先覺之歌總目錄
·黃帝陵前
·懷念古代中國
·中華古典
·亡國的見證
·民族的希望
·活人的宣言
·民族良心的往事縈回
·日暮行
·英雄之死
·民族的童年
·靈思
·專政
·淒涼
·青黃不接的中國
·中國被春天放逐
·中國的夜思
·新王國的曉歌
·中國的昏歌
·中國的夜歌
·中國的獨歌
·中國的春歌
·獨龍吞滅了夏
·中國的海歌
·夜氣歌
·哀歌復浩歌
·土花曲(青苔歌)
·阡陌曲
·美人曲
·雲天曲
·聽曲
·日暮復日暮
·历史上最精彩的演说词之一(洪秀柱)
·洪秀柱可能成为中国的圣女贞德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三十章、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291)
   “与其他征服者一样,克莱武(Robert Clive,1725──1774年)旨在离间敌人从而摧毁敌人,他成功组织了一个战斗同盟。”──克莱武被认为是英帝国的缔造者之一,集冒险家、军事家,外交家、政治家于一身的人物;无独有偶,毛泽东也善于离间敌人从而摧毁敌人,也成功组织了一个战斗同盟:其三大灵魂(实事求是、群众路线、独立自主)、三大法宝(武装斗争、统一战线、党的建设)、三大经济纲领(没收封建阶级的土地归农民所有、没收以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陈立夫为首的垄断资本归新民主主义的国家所有、保护民族工商业)、三大作风(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与自我批评),都是以此为中心的……群众路线、统一战线、保护民族工商业,都是为了分化瓦解敌人──因为群众和统战对象、民族工商业,都是中国共产党的敌人。在这种意义上,毛泽东并非传统人物,更非民族英雄,而是欧洲边区的苏俄殖民者在中国的代理人。
   
   
   (292)
   “和许多仿效中国皇帝行事的君主一样,暹罗国王需要根据日月星辰的运行在规定的时刻施行国家礼仪,以便使他的王国与上天和谐一致。”──《礼记·月令》所描述的天人合一的思想,看来已经超出“汉字文化圈”、“儒家文化圈”,而渗入了佛教世界,成为“亚洲价值”的核心;但愿这对现代及未来世界的生态学秩序,能够发挥哲学上的支持。
   
   
   (293)
   “1788年一位牙买加的英国奴隶主宣称:‘在一位仁慈的主人手下的奴隶的处境,比英国一般穷人的处境要好得多。’”──其原理相似于:在二十世纪上半叶,英国人的殖民统治下的印度人的日子,比“独立自主”的中国人还要舒服;这是因为,印度已经名花有主了,中国却需要自己面对列强的轮番蹂躏……即使到了二十世纪下半叶,中国还要面对苏联的强暴。
   
   
   (294)
   “在托马斯·杰斐逊(1742──1826年)的思想里,‘生为英国人的权利’就包括‘放弃英国身份的权利’。”──一个缺乏退出机制的身份,就是奴隶身份;例如“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的誓词就是如此。
   
   
   (295)
   推动美国独立的一个因素是为了维护黑奴制度:“1772年,一位英国法官宣布,奴隶制在英国领土上违法,这份判决激起了美洲黑人的期望;佛蒙特殖民地迅速地付诸实施;但在英属北美大部分依赖奴隶的经济区不受欢迎。”──一个世纪以后,通过一场比独立战争血腥十倍的南北战争,美国才解决了黑奴问题;只有美国人才能消灭美国的奴隶制度,英国“不得干预美国(北美殖民地)的内政”,包括贩卖黑奴的内政。
   
   推动美国独立的另外一个因素是为了夺取印第安人的土地:“英国政府决心在‘印第安人边疆’保持安定,在北美腹地的英帝国和西班牙帝国之间,保持美洲土著居民的缓冲国,而这里正是美洲殖民地居民指望扩张的地方。”──只有独立、摆脱英国的控制,殖民政府才可以放手发动群众、彻底剥夺印第安人的土地。
   
   维护黑奴制度、夺取印第安土地──这两条理由已经足以构成美国独立的要求;至于代表权和税收问题,向来已经被强调得过分了……所以,独立战争期间“大多数黑人和印第安人都站在英国一边”;由此可见,历史过程的复杂,常常超出官方教科书的总结。
   
   美国独立还是国际力量运作的结果:“法国在1778年、西班牙在1779年对英宣战,参与美国独立战争,这对美国战胜英国发挥了决定性作用。”──在全球化的今日就更是如此:没有一个国家的革命,可以脱离国际干预而成功的。
   
   
   (296)
   独立思想的先驱作用:“狄德罗(Denis Diderot,1713──1784年)说:‘每个当局在这国、臣民在那国的殖民地,在原则上都是邪恶的体制。’……许多欧洲精英乐于为殖民地的独立而鼓掌欢呼。”──例外的只有俄国,因为俄国的殖民地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不幸是和其欧洲部分连在一起的,至今无法独立自主,而俄国的精英却对此装聋作哑。
   
   海外扩张的失败推动了法国革命:“1759年法国在加拿大败给英国;1788年法国又在澳大利亚败给英国。”──外患加剧了内忧,内忧促进了外患:就像明朝末年的中国、清朝末年的中国。
   
   
   (297)
   法国国民大会的一位代表发言,“他被‘我们不需要哲学’那样的喊叫声打断;其他人则大喊着‘继续!继续!’,鼓励这位发言者。”──这真像一位“投资失败”的赌徒那样穷凶极恶;与此相比,德国国会里的希特勒发言,倒不过是一种“群众魔术”的表演仪式罢了;而毛泽东的天安门检阅百万红卫兵,则是更为低俗的耍猴,还不如马戏团的驯兽表演那样多彩多姿地好看。这是因为,毛泽东当时以为自己是赢家,没有国民大会的代表那么原形毕露。
   
   
   (298)
   “人们完全可以理解历史学家把美国革命和法国革命宣布为现代的开端,我觉得革命年代是一幅雅努斯(Janus)的面孔。”──还是那句话:“说尽天下漂亮话,干尽天下丑恶事。”霸占了整个地中海地区的罗马人最懂得这个秘密,因为雅努斯(Janus)是罗马人的门神,也是罗马人的保护神:他具有前后两个面孔或四方四个面孔,象征开始;两副面孔一个在前,一个在脑后;一副看着过去,一副看着未来;罗马士兵出征时,都要从象征雅努斯的拱门下穿过,发展成四方双拱门,后来欧洲各国的凯旋门形式都是由此而来;雅努斯是罗马本土最原始的神,拉丁语“一月”(Januarius)这个词就是起源于他,演变成西方各国语言里的“January” (一月);雅努斯还是掌管开始与终结的神,罗马人往往会在结婚、出生等场合祭祀这位神祇──古罗马的钱币上就常刻着他的形象,他一只手拿着开门的钥匙,另一只手拿着警卫用的长杖;雅努斯是天宫的守门人,他每天把天空的大门打开,让阳光普照大地;黄昏时就把门关上,黑夜也随之降临了。
   
   
   (299)
   饥饿导致革命:“1789年夏天,政治紧张与严重的食物短缺的意外结合,使得形势变得更糟;农业歉收、面包价格飙涨(7月14日达到顶峰),以及对阴谋(通过拒绝供应食物来阻止革命)的‘大恐慌’,导致乡村和巴黎街道上的暴力升级。”──只有大饥荒能够救独裁。难怪各国共产党掌权以后十几年间,饥荒就越演越烈,因为饥荒可以使得任命丧失理智,“革命得以深入发展”。所以,人为地制造饥荒,可以强化“无产阶级革命”。
   
   
   (300)
   “1789年8月4日那个难忘的夜晚,法国贵族一时冲动,全体表决通过放弃所有特权,然而,如果换作任何一个贵族成员单独做这件事,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绝对不会同意这样做的。”──中国共产党在中央委员会1966年5月16日通过的“五一六通知”,也是在毛泽东的胁迫下,把自己的成员一个个送上了批斗会和刑讯室;由此我可以看出,法国贵族这样做肯定不是出于“一时冲动”的愚蠢和所谓的理想主义,而是受到了比“放弃所有特权”更加严重的胁迫;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宣布放弃所有特权,他们当时可能就会死于非命。
(2014/1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