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二十七章、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261)
   “在我们的时代里,我们看见只有那些曾经被称为吝啬的人们才做出了伟大的事业,至于别的人全都失败。”──越有钱的人越吝啬,他们的慷慨和慈善多是为了制造假象、漂白自己、以便骗取更多的财产,只有较少部分的富人是为了买个安心、在压力综合症之后进行心理治疗;当然,这话也不能反过来说(并非越贫穷的人越慷慨,正如并非吝啬的人们都能做出伟大的事业)。
   
   
   (262)
   “任何人都认为,君主守信,立身行事,不使用诡计,而是一本正直,这是多么值得赞美啊!然而我们这个时代的经验表明:那些曾经建立丰功伟绩的君主们却不重视守信,而是懂得怎样运用诡计,使人们晕头转向,并且终于把那些一本信义的人们征服了。”──这是因为,多数人民是不讲信义的,所以诡计多端的君主才能获得成功;不讲信义的人民是不会惩罚不讲信义的君主的,只会背叛恪守信义的领袖。
   
   
   
   (263)
   “世界上有两种斗争方法:一种方法是运用法律,另一种方法是运用武力。第一种方法是属于人类特有的,而第二种方法则是属于野兽的;但是,因为前者常常有所不足,所以必须诉诸后者;因此,君主必须懂得怎样善于使用野兽和人类所特有的斗争方法;如果只具有一种方法而缺乏另一种方法,不论哪一种方法都是不经用的。”──“用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其结果是所有的革命者一旦掌握政权,马上翻脸人,自己立即变成了反革命,掉转枪口屠杀企图继续革命的革命人民。
   
   
   (264)
   独裁者的秘诀:“人们是那样地‘单纯’,那样地受着当前需要的支配,因此要进行欺骗的人总可以找到某些上当受骗的人们。”──独裁者运用“剪韭菜”的策略,永远对年轻人下手,从小“培养炮灰”,运用斯德哥尔摩战术,定向培养上当受骗的顺民。
   
   
   (265)
   “一位君主,尤其是一位新的君主,不能够实践那些被认为是好人应作的所有事情,因为他要保持国家(stato),常常不得不背信弃义,不讲仁慈,悖乎人道,违反神道。”──所以,“国父”们和开国皇帝们,需要格外残暴才能稳住阵脚。
   
   
   (266)
   日本应该吸取的教训:“一个君主应当注意,绝不要为了进攻别国而同一个比自己强大的国家结盟……因为即使你获胜,你仍然成为强国的俘虏。”──日本就是如此失算的,这个黄种人国家一再巴结白种人国家:缔结英日同盟对付俄国、缔结三国同盟侵略中国、缔结美日同盟扮演老二,结果却一再失算……由此可见,日本人是战术上的小巨人、战略上的大侏儒。
   
   
   (267)
   “君主(常常被推广到领袖、元首、总统、主席、书记那里去)豁免于一切法律。”──按照人的罪性说,君主(常常被推广到领袖、元首、总统、主席、书记那里去)就是那种“拥有‘可以为非作歹而不受任何惩罚’的权利的人”。那么,为什么需要这样一个人呢?因为同样按照人的罪性来说,如果没有这样一个人,那么人人都想对其他人实行这样的豁免权利了。
   
   
   (268)
   “1553年,法国波尔多城的一个耶稣会士惊奇地发现,周围乡下人‘从没听说过弥撒或其他任何宗教词汇’;1615年,一个西班牙耶稣会士听说许多同事想去亚洲或美洲传教,觉得难以置信,因为‘我们身边还有许多人没有明确地皈依上帝’;1628年,一名英国议员抱怨道,在乡村,‘人们几乎与印度人一样不了解上帝’;1693年在利沃尼亚的瑞典总督下令,摧毁人们所崇拜的石头和树木,‘沉底产出偶像崇拜的纪念物。’”──由此看来,所谓“基督教欧洲”、“基督教国家”,从来就存在大量的空洞,但它作为思想幻影,却大大改变了历史进程。
   
   
   (269)
   “1545年至1563年,承认教皇权威的欧洲主教们先后召开了一系列会议,史称‘特伦托会议’……命令教堂内不许跳舞,一些地方甚至完全禁舞……目的是让人们抛弃‘在尘世上求生的宗教生活’,转而追求‘在天国被拯救的宗教生活’。”──这两种宗教生活的差别十分巨大,甚至南辕北辙;那么,你所追求的,是哪一种呢?
   
   
   
   
   (270)
   鉴于基督教在日本的迅速发展,“1639年日本政府决定:彻底禁止基督教在日传播,并对拒绝叛教者,流放或处决。不过,当耶稣会士把他们在日本使用过的传教方法搬到中国以后,却不能改变中国人的信仰。……日本人之所以欢迎西方的世界观,是因为这样可以削弱中国人宣称的文化至尊地位,并破坏中国是世界中心的说法;而对于是否应该把西方思想作为唯一正确的思想,他们仍然犹豫不决。”──日本为了从中国独立,就要和中国较劲并显出不同和差异。夹在中日之间的韩国,同样有这个文化尴尬,所以他们既不能坚守儒教,又必须拒绝神道,只能接受西方的基督教……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除此地区色彩之外,并无更深的内涵。文化与民族主义的关系不得不提请注意。
(2014/1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