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二十七章、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261)
   “在我们的时代里,我们看见只有那些曾经被称为吝啬的人们才做出了伟大的事业,至于别的人全都失败。”──越有钱的人越吝啬,他们的慷慨和慈善多是为了制造假象、漂白自己、以便骗取更多的财产,只有较少部分的富人是为了买个安心、在压力综合症之后进行心理治疗;当然,这话也不能反过来说(并非越贫穷的人越慷慨,正如并非吝啬的人们都能做出伟大的事业)。
   
   
   (262)
   “任何人都认为,君主守信,立身行事,不使用诡计,而是一本正直,这是多么值得赞美啊!然而我们这个时代的经验表明:那些曾经建立丰功伟绩的君主们却不重视守信,而是懂得怎样运用诡计,使人们晕头转向,并且终于把那些一本信义的人们征服了。”──这是因为,多数人民是不讲信义的,所以诡计多端的君主才能获得成功;不讲信义的人民是不会惩罚不讲信义的君主的,只会背叛恪守信义的领袖。
   
   
   
   (263)
   “世界上有两种斗争方法:一种方法是运用法律,另一种方法是运用武力。第一种方法是属于人类特有的,而第二种方法则是属于野兽的;但是,因为前者常常有所不足,所以必须诉诸后者;因此,君主必须懂得怎样善于使用野兽和人类所特有的斗争方法;如果只具有一种方法而缺乏另一种方法,不论哪一种方法都是不经用的。”──“用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其结果是所有的革命者一旦掌握政权,马上翻脸人,自己立即变成了反革命,掉转枪口屠杀企图继续革命的革命人民。
   
   
   (264)
   独裁者的秘诀:“人们是那样地‘单纯’,那样地受着当前需要的支配,因此要进行欺骗的人总可以找到某些上当受骗的人们。”──独裁者运用“剪韭菜”的策略,永远对年轻人下手,从小“培养炮灰”,运用斯德哥尔摩战术,定向培养上当受骗的顺民。
   
   
   (265)
   “一位君主,尤其是一位新的君主,不能够实践那些被认为是好人应作的所有事情,因为他要保持国家(stato),常常不得不背信弃义,不讲仁慈,悖乎人道,违反神道。”──所以,“国父”们和开国皇帝们,需要格外残暴才能稳住阵脚。
   
   
   (266)
   日本应该吸取的教训:“一个君主应当注意,绝不要为了进攻别国而同一个比自己强大的国家结盟……因为即使你获胜,你仍然成为强国的俘虏。”──日本就是如此失算的,这个黄种人国家一再巴结白种人国家:缔结英日同盟对付俄国、缔结三国同盟侵略中国、缔结美日同盟扮演老二,结果却一再失算……由此可见,日本人是战术上的小巨人、战略上的大侏儒。
   
   
   (267)
   “君主(常常被推广到领袖、元首、总统、主席、书记那里去)豁免于一切法律。”──按照人的罪性说,君主(常常被推广到领袖、元首、总统、主席、书记那里去)就是那种“拥有‘可以为非作歹而不受任何惩罚’的权利的人”。那么,为什么需要这样一个人呢?因为同样按照人的罪性来说,如果没有这样一个人,那么人人都想对其他人实行这样的豁免权利了。
   
   
   (268)
   “1553年,法国波尔多城的一个耶稣会士惊奇地发现,周围乡下人‘从没听说过弥撒或其他任何宗教词汇’;1615年,一个西班牙耶稣会士听说许多同事想去亚洲或美洲传教,觉得难以置信,因为‘我们身边还有许多人没有明确地皈依上帝’;1628年,一名英国议员抱怨道,在乡村,‘人们几乎与印度人一样不了解上帝’;1693年在利沃尼亚的瑞典总督下令,摧毁人们所崇拜的石头和树木,‘沉底产出偶像崇拜的纪念物。’”──由此看来,所谓“基督教欧洲”、“基督教国家”,从来就存在大量的空洞,但它作为思想幻影,却大大改变了历史进程。
   
   
   (269)
   “1545年至1563年,承认教皇权威的欧洲主教们先后召开了一系列会议,史称‘特伦托会议’……命令教堂内不许跳舞,一些地方甚至完全禁舞……目的是让人们抛弃‘在尘世上求生的宗教生活’,转而追求‘在天国被拯救的宗教生活’。”──这两种宗教生活的差别十分巨大,甚至南辕北辙;那么,你所追求的,是哪一种呢?
   
   
   
   
   (270)
   鉴于基督教在日本的迅速发展,“1639年日本政府决定:彻底禁止基督教在日传播,并对拒绝叛教者,流放或处决。不过,当耶稣会士把他们在日本使用过的传教方法搬到中国以后,却不能改变中国人的信仰。……日本人之所以欢迎西方的世界观,是因为这样可以削弱中国人宣称的文化至尊地位,并破坏中国是世界中心的说法;而对于是否应该把西方思想作为唯一正确的思想,他们仍然犹豫不决。”──日本为了从中国独立,就要和中国较劲并显出不同和差异。夹在中日之间的韩国,同样有这个文化尴尬,所以他们既不能坚守儒教,又必须拒绝神道,只能接受西方的基督教……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除此地区色彩之外,并无更深的内涵。文化与民族主义的关系不得不提请注意。
(2014/1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