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谢选骏文集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二十章、“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191)
   精神让位给了物质,灵魂成为被掳的肉体──其结果就是个体的孤立和普世的绝望:“普世教会的合法性受到了挑战,这个组织的存在也遭到了否定,结果只剩下个人,独自追求现世的荣华富贵或来世的得救;如果可能,两者都要一点,如果必要,可牺牲他的同伴。”
   
   
   (192)
   民主自由是中世纪酝酿的:“从中世纪开始,即使王权强大的地方如阿拉贡,王权也远非至高无上的;例如其臣民是这样对国王宣誓效忠的:‘无名指些并不比你卑贱的人,向你这位并不比我们高贵的人宣誓,如果你能尊重我们的自由并遵守法律,我们接受你作为我们的国王和统治者,否则,我们就不接受。’”──这样宣誓效忠的前提条件,是绝对不见于亚洲各国的,因此我想,亚洲的所谓民主,就像日本和台湾那样的,只能是表面的,最后很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193)
   “为了获得对于邻邦的统治权,古代城邦和现代国家,一步一步失去了内部的自由。”──美国在南北战争以后,失去了一部分内部自由(林肯取消了各州脱离联邦的自由);一次大战以后,美国又失去了一部分内部自由(罗斯福取消了个人负责、经济独立的自由);二次大战以后,美国又失去了一部分内部自由(拒绝政治正确主义的自由);反恐战争以后,美国又失去了一部分内部自由(不受检查的通信自由)。
   
   
   (194)
   “军队是纯粹的消费者,即使在打仗时,也是反面的生产者;军营的吃喝拉撒,培植了另外一支常备大军:酒吧和妓女等服务行业的从业人员。”──但是,这样的军队却是一切现代国家的基础;仔细想想,这是多么可怕的现代“文明”啊:它传染各种病毒,并把人类变成了依靠吃药的怪物。
   
   
   (195)
   宗教的最后业绩:“教堂本部,也就是教徒集会的地方,变成了交易所,十七世纪时,经纪人是在圣保罗教堂的本部里做交易的……教堂的瓦解使得教堂的各个部分都有‘向各自方向发展的机会’……假如教会仍然掌握着戏剧,就不会有莎士比亚;如果伦勃朗继续为同业公会的要员画肖像,也无法产生他后来的名作。”教堂──宫廷──市场:这是文化收购方面的三级会议……到了二十一世纪,互联网络综合并取代了一切,终于斯文扫地、鼠辈登堂。
   
   
   (196)
   思想主权的堕落:“基督教的思想在逆境中最能兴旺,而在成功的环境中,它会遇到一系列不幸……教会不仅把凯撒的东西交给了凯撒,而且一下子把上帝的东西也交给了凯撒;教会不仅不触动政治和军事力量、私有财产、知识垄断等古代的基础,反而把它们据为己有,而这是与圣洁的生活格格不入的。”
   
   
   (197)
   “十六世纪以后,中世纪的城市逐渐趋向于变成一个外壳,这个外壳保存得越好,留在里面的生命就越少。”──二战以后,欧洲致力于恢复被大轰炸所破坏的城市,而不是像古代希腊罗马那样积极创造战争所毁灭的城市,这被某些历史学家看作是欧洲文明的衰落征兆。
   
   
   (198)
   在拜占庭与十字军的关系方面,大家都知道,十字军作为蛮族后裔,对拜占庭所代表的东罗马帝国,实际上充满了嫉妒与仇恨──这是从几百年前的蛮族入侵罗马帝国的陈年老账中延续下来的,虽然被“满足的开化”“基督教的共同信仰”过滤掉不少,但还是有不少的沉淀;再加上希腊语和拉丁语的隔阂,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199)
   “如果没有与伊斯兰世界以及拜占庭之间互相得益的交流,古典传统在西方的复兴恐怕是不可能的。”──但西方世界一旦复兴,马上就咬了拜占庭一口,接着又咬了回教世界一口,当然最惨的是毫无相关的美洲和澳洲的土著,不是被咬了几口,而是被完全吃掉了,只剩下一些残余分子──这就是文明的秘密,一定要以他者为食,如果不忍心吃人,就一定会被别人吃掉。
   
   
   (200)
   “北非的穆斯林历史学家回顾十四世纪末以前的历史发现:历史就是游牧民族与定居民族之间相互斗争的过程。……因为游牧民族没有条件从事农业和工业的经济活动,因此要取得上述物资,就不得不通过偷窃和抢劫、贸易和战争”──如果赞同这一观点,那么也可以说:随着游牧民族被火器击溃,“历史的终结”过程,早在三百年前其实就已经开始了。
(2014/1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