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谢选骏文集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十六章、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151)
   传说日本“应神天皇”在位时有一个汉人从百济前往日本,向当地传播了汉字和儒教:晚出的《日本书纪》写他的名字是“王仁”,早出的《古事记》却写成“和迩吉师”(朝鲜史册却没有一个相应“王仁”或“和迩吉师”的历史人物):从“和迩吉师”到“王仁”,显示了汉化的迹象,而“王仁”显然就是“王者的仁泽”,指的就是他带来的那些经典文献──因为在中国和朝鲜的典籍中,都找不到这个叫做王仁的人。
   
   
   (152)
   公元十世纪受女人保护的日本:“和尚义昭放弃了与一位美丽女人的爱情并乘船驶往朝鲜;女人跟随他并纵身跳入大海,在海里变成了一条龙,保护他免受风暴的袭击。”──由此可见,那时的日本还是女权主义社会,但在向父权社会的过渡下苦苦挣扎;另外有意思的是,这条龙完全是中国式的。
   
   
   (153)
   日本的低能:“公元936年的日本,沿着海岸航行,从高知到大阪,不过四百英里,却花了足足两个多月时间……在世界其他地方,正在进行长距离的越洋航行……一个波斯船长曾经七次往返于中国和波斯之间。”──中国人无须在海上畏惧日本,并且迟早还要和日本一决雌雄,以定亚洲的归属。
   
   “日本统治者担心自己的臣民流失而移居到富裕的地区,并且对中国的权力深感忧惧;于是,在公元838年他们中止了与中国的外交和贸易,大约在一个世纪后,与朝鲜断交并中止了贸易。”──所以中国人管日本人叫做“日本鬼子”,意思是日本人的行事相当诡秘,完全不可理喻,因此无从预测。
   
   
   (154)
   “紫式部所创作的《源氏物语》描绘了一个把趋炎附势和极度敏感作为最高价值的世界……当时,宫廷就是一切,即使被任命为一个外省的长官也是丢面子伤自尊的事情。”──也许正是出于“矫枉过正”,武士道和武家政治随后兴起,以幕府的名义开始瓜分倭国列岛。
   
   “紫式部笔下的一些人物表现出对于‘中国化风尚’的不耐烦,进而呼唤‘日本精神’;通俗文学确实把中国描写得陌生而异常迷人,但日本的知识阶层都相当清楚地知道,他们在一切学问、艺术和体制上都依赖于中国。”──一千年后,这一依赖对象转移为美国,是美国强迫日本打开大门,又是美国用原子弹迫使日本屈膝投降。
   
   
   (155)
   “著名的日本和尚文觉曾是一些后来的幕府将军的军师;1200年,他在受邀为一个新的幕府将军做祈祷时,表达了对于这一要求的看法,他认为,‘在犯罪者的居所,祈祷是无用的’。 ”──显然,这不同于基督教的赎罪观;所以没有接受基督教的日本,其“现代化”的层次注定是肤浅的。
   
   
   (156)
   “玛雅统治者最重要的仪式就是‘王室的放血’,为的是引起幻觉;在这些放血过程中,国王们与祖先或神灵进行了交流。”──知道了这一点,我们就能对“玛雅人的血腥人祭”,做出比较接近实况的理解……毕竟玛雅王室不是二十世纪的独裁者、二十一世纪的寡头派,对自己对别人用的是一重标准;玛雅人是真的相信血祭的办法可以沟通神秘的,并非一味牺牲他人。
   
   说玛雅人的“金字塔传递了一个明确的信息:吸引贸易、震慑敌人”,显然是基于一个“二十世纪的误解”;因为如果玛雅人真的这么“现代化”,玛雅人就不会给自己放血了──玛雅人的金字塔显然和放血相关,是为了和神秘世界的交往而兴建的;因为他们并不把比他们远为落后的邻居放在眼里。
   
   
   (157)
   “世界最大的寺庙吴哥窟的设计是为了让信仰者想起世界的神圣的布局:中央山脉(格鲁山)和群峰围绕──‘中央山脉标志世界的中心,他觉得在自己的首都的中心应有一座格鲁山。’……他授权制造的雕刻作品再现了创造世界的情景,暗示他的统治意味着世界的重建……生命之水在海洋里不断翻腾的场面,暗示着幸运富足的时代即将来临。”──这些思想并非虚幻的,因为它们至少促成了伟大的建筑。
   
   
   (158)
   在“东南亚”也就是印度和中国之间的“东盟国家”(“印度支那”的意思就是“印度和中国之间”),印度教最终让位给了佛教,正如在印度,佛教最终让位给了印度教──我认为这一互置的秘密不在意识形态,而在种族差异:建立在印度多种族社会基础上的种姓制度,在东南亚是多余的累赘,所以繁琐的印度教必须让位给简明的佛教;而在印度,由于种姓制度的作祟,主张众生平等的佛教最终遭到扼杀。
   
   
   (159)
   在十字军运动中,“骑士不必再依靠僧侣获得灵魂得救的道路:武士们可以履行作战的天职,同时又可以拯救灵魂;很多十字军成员都是富有的人,他们自己出钱从事十字军远征。”──因为圣经上说,应当努力去获得来自天上的奖赏;有钱人占有了大地上的一切,因此反而特别想升天。
   
   
   (160)
   十字军从伊斯兰教学得了“圣战”的观念,而伊斯兰的好战性在于,圣战是政权合法性的来源,在基督教社会,基本不存在“圣战”这个政治压力;所以十字军运动昙花一现,伊斯兰扩张却经久不衰。
(2014/1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