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再论战争与国家]
谢选骏文集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不被囚禁就没有完整的人生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上帝的信息
·说到了等于做到了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向两河文明前进
·真言
·“矛盾”只是思想的死角
·苟富贵 勿相见
·苟富贵——勿相见!
·真言
·佛教与虚无主义
·投降吧年轻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论战争与国家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十章、再论战争与国家
   


   
   (091)
   罗马人是比希特勒更加成功的“野蛮侵略者”:公元前146年,西庇阿·艾米里安(Scipion Emilien)率领的罗马军烧毁了迦太基图书馆;同年,罗马军队再次占领希腊,屠杀科林斯城的居民并毁灭全城──相比之下,希特勒却保留了巴黎,不动那里一砖一瓦……难怪他会败在斯大林格勒的蛮荒中。这是因为,西方文明还没有到达瓜熟蒂落的历史时刻。
   
   
   (092)
   “迦太基人长于文学及其他艺术,同时也精于航海,海战,以及统治帝国;但战败之后他们的腓尼基语却逐渐消失了,残存下来只有碑铭上的只言片语及腓尼基一流世界的独特礼物:字母表。”──罗马人烧毁了全部腓尼基─迦太基文献,造成了秦始皇一样的文化浩劫,但人类的思想却是活的,再野蛮的暴徒也无法在年轻人的脑子里“爆发革命”、“彻底铲除资产阶级法权”。在压力之下,腓尼基人逐渐化为犹太人,遍布了整个罗马帝国,并通过基督教,从内部消蚀了罗马的野蛮生命。
   
   
   (093)
   “罗马人对屠杀的浓厚兴趣持续了许多个世纪,无怪乎他们嫌希腊体育运动有些女人气、没意思:因为其中缺乏足够的流血、恐怖和苦恼,只是单纯的体育竞赛。”──但正是这种嗜杀成性的民族精神,才让罗马人得以一一克服强敌、统一了地中海世界。
   
   
   (094)
   赛车起源于罗马暴徒的狂暴行径:“罗马已经变成了角斗场中的角斗场,在这座城市中,城市的一般活动都要服从于民众的情欲、残害、凶杀等类狂暴的感情需要;在这类比赛中, 最文明的要算是战车比赛了,其中发生车毁人亡的事件,使得观众爱看留学的不良情感得到满足,正像现今先进的汽车所起的作用一样。”──从这个渊源说,无论现代的奥林匹克运动会还是赛车活动,都属“异教的骚动”,是“前基督教旧欧洲的沉渣泛起”,而和基督教文明的命运,是没有关系的。
   
   
   (095)
   “皇权不仅以创造能力,甚至更以抢劫能力、破坏能力、屠杀能力,来度量‘自身的力’和‘神的恩宠’;正如柏拉图在《法律篇》说的那样,‘其实,每座城市与其它城市都是处于自然的战争状态。’”──当然,他这里所说的“城市”,其实是“城邦”,也就是“城市国家”;用现代语言说就是“其实,每个国家与其它国家都是处于自然的战争状态”,这样一说,我们就能理解战争和国家关系的本质了。
   
   
   (096)
   罗马的和平及其代价:“意大利考古家兰西尼(Rodolfo Amedeo Lanciani,1845──1929年)说过:‘的确很难相信罗马埋葬场地的景象,那是一连串的大坑,各种人畜尸体,各种污秽不堪的废弃物都胡乱地扔了进去;这些大坑日夜敞着大口……人们像扔掉臭肉一样把人类死尸扔到这里,直到壕堑被填满,与相邻的街面相平。’兰西尼在挖掘中发现了七十五个大坑,每个坑三十英尺深,里面盛满了一种‘黑色、粘稠、油性物质,很均匀,已结成团块’的东西。”──这就是二十世纪“万人坑”的先行者,比“西方的真理”更早的“罗马的真理”,里面生满了人类尸体酿成的“石油”。
   
   
   (097)
   “帝国赶走了威胁其疆界的各个野蛮部落,却在自己版图的心脏地带竖起了一种更厉害的野蛮。”例如秦始皇、忽必烈、斯大林的宫廷,就弥漫着这种“更厉害的野蛮”。这种野蛮还被某种意识形态给包装了起来。
   
   
   (098)
   “罗马尚未由共和制转变为帝制时,这座城市纠缠了一个巨大的集体用刑室……这座城市欣赏害人、杀人,这种积习如此之深,连后来把基督教定为国教也无法铲除这种习俗。”──这就解释了罗马灭亡的原因:不是因为主张自我牺牲的基督教,而是因为基督教还不够强大。
   
   
   (099)
   “455年曾攻破罗马城的汪达尔蛮族(Vandal)兵临奥古斯丁担任主教北非希波城下,城头上殊死搏斗的守兵的喊叫声竟与马戏场中观众们的呐喊声混成一片,这些观众在面临最大危险时仍然不忘终日玩乐。”──这就解释了希波城陷落的原因:不是因为没有奥古斯丁主教,而是因为奥古斯丁主教没有中世纪主教们那样的感召力量。看来教权主义对于欧洲后来免于回教入侵,确实发挥了不小的作用。而教权主义本身,可能就是回教侵略进攻的产物。
   
   
   (100)
   “在一份记述罗马国家崩溃前夜状况的记事文件中,作者说罗马是由各个不同的城市实体组成的,其数目多达5627个。”──无疑,这是与“郡县制度下的秦汉帝国”全然不同的组织形态,还保留着共和国时代的地方自治传统,中世纪及其以后的民族国家正是在此基础上形成的,而非单靠蛮族入侵就能促成的。
(2014/1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