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再论战争与国家]
谢选骏文集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论战争与国家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十章、再论战争与国家
   


   
   (091)
   罗马人是比希特勒更加成功的“野蛮侵略者”:公元前146年,西庇阿·艾米里安(Scipion Emilien)率领的罗马军烧毁了迦太基图书馆;同年,罗马军队再次占领希腊,屠杀科林斯城的居民并毁灭全城──相比之下,希特勒却保留了巴黎,不动那里一砖一瓦……难怪他会败在斯大林格勒的蛮荒中。这是因为,西方文明还没有到达瓜熟蒂落的历史时刻。
   
   
   (092)
   “迦太基人长于文学及其他艺术,同时也精于航海,海战,以及统治帝国;但战败之后他们的腓尼基语却逐渐消失了,残存下来只有碑铭上的只言片语及腓尼基一流世界的独特礼物:字母表。”──罗马人烧毁了全部腓尼基─迦太基文献,造成了秦始皇一样的文化浩劫,但人类的思想却是活的,再野蛮的暴徒也无法在年轻人的脑子里“爆发革命”、“彻底铲除资产阶级法权”。在压力之下,腓尼基人逐渐化为犹太人,遍布了整个罗马帝国,并通过基督教,从内部消蚀了罗马的野蛮生命。
   
   
   (093)
   “罗马人对屠杀的浓厚兴趣持续了许多个世纪,无怪乎他们嫌希腊体育运动有些女人气、没意思:因为其中缺乏足够的流血、恐怖和苦恼,只是单纯的体育竞赛。”──但正是这种嗜杀成性的民族精神,才让罗马人得以一一克服强敌、统一了地中海世界。
   
   
   (094)
   赛车起源于罗马暴徒的狂暴行径:“罗马已经变成了角斗场中的角斗场,在这座城市中,城市的一般活动都要服从于民众的情欲、残害、凶杀等类狂暴的感情需要;在这类比赛中, 最文明的要算是战车比赛了,其中发生车毁人亡的事件,使得观众爱看留学的不良情感得到满足,正像现今先进的汽车所起的作用一样。”──从这个渊源说,无论现代的奥林匹克运动会还是赛车活动,都属“异教的骚动”,是“前基督教旧欧洲的沉渣泛起”,而和基督教文明的命运,是没有关系的。
   
   
   (095)
   “皇权不仅以创造能力,甚至更以抢劫能力、破坏能力、屠杀能力,来度量‘自身的力’和‘神的恩宠’;正如柏拉图在《法律篇》说的那样,‘其实,每座城市与其它城市都是处于自然的战争状态。’”──当然,他这里所说的“城市”,其实是“城邦”,也就是“城市国家”;用现代语言说就是“其实,每个国家与其它国家都是处于自然的战争状态”,这样一说,我们就能理解战争和国家关系的本质了。
   
   
   (096)
   罗马的和平及其代价:“意大利考古家兰西尼(Rodolfo Amedeo Lanciani,1845──1929年)说过:‘的确很难相信罗马埋葬场地的景象,那是一连串的大坑,各种人畜尸体,各种污秽不堪的废弃物都胡乱地扔了进去;这些大坑日夜敞着大口……人们像扔掉臭肉一样把人类死尸扔到这里,直到壕堑被填满,与相邻的街面相平。’兰西尼在挖掘中发现了七十五个大坑,每个坑三十英尺深,里面盛满了一种‘黑色、粘稠、油性物质,很均匀,已结成团块’的东西。”──这就是二十世纪“万人坑”的先行者,比“西方的真理”更早的“罗马的真理”,里面生满了人类尸体酿成的“石油”。
   
   
   (097)
   “帝国赶走了威胁其疆界的各个野蛮部落,却在自己版图的心脏地带竖起了一种更厉害的野蛮。”例如秦始皇、忽必烈、斯大林的宫廷,就弥漫着这种“更厉害的野蛮”。这种野蛮还被某种意识形态给包装了起来。
   
   
   (098)
   “罗马尚未由共和制转变为帝制时,这座城市纠缠了一个巨大的集体用刑室……这座城市欣赏害人、杀人,这种积习如此之深,连后来把基督教定为国教也无法铲除这种习俗。”──这就解释了罗马灭亡的原因:不是因为主张自我牺牲的基督教,而是因为基督教还不够强大。
   
   
   (099)
   “455年曾攻破罗马城的汪达尔蛮族(Vandal)兵临奥古斯丁担任主教北非希波城下,城头上殊死搏斗的守兵的喊叫声竟与马戏场中观众们的呐喊声混成一片,这些观众在面临最大危险时仍然不忘终日玩乐。”──这就解释了希波城陷落的原因:不是因为没有奥古斯丁主教,而是因为奥古斯丁主教没有中世纪主教们那样的感召力量。看来教权主义对于欧洲后来免于回教入侵,确实发挥了不小的作用。而教权主义本身,可能就是回教侵略进攻的产物。
   
   
   (100)
   “在一份记述罗马国家崩溃前夜状况的记事文件中,作者说罗马是由各个不同的城市实体组成的,其数目多达5627个。”──无疑,这是与“郡县制度下的秦汉帝国”全然不同的组织形态,还保留着共和国时代的地方自治传统,中世纪及其以后的民族国家正是在此基础上形成的,而非单靠蛮族入侵就能促成的。
(2014/1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