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谢选骏文集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八章、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071)
   “虽然罗马人给生活中的每项内容都发明了专职的神灵,借此抬高神学的作用,但他们真正崇拜的最高神灵则是自己的身体;不止一块墓碑对此提供了证据,上面的铭文记载着死者生前如何享尽吃喝之福,而且要让子孙后代永远记住这些事情。公共浴池便是这一宗教的庙堂。”──难怪保罗在《罗马书》中批评罗马人并告诫基督徒:1、神的国,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2、在《哥林多前书》中更指出:“若死人不复活,我们就吃吃喝喝吧。因为明天要死了。”3、《腓立比书》说:“有许多人行事,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敌。屡次告诉你们,现在又流泪地告诉你们。他们的结局就是沉沦,他们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他们以自己的羞辱为荣耀,专以地上的事为念。”在中国民间,广东人说的“祭五脏庙”,就是一种典型的身体崇拜,其仪式就是以贪婪饮食来祭祀自己的五脏六肺;所以华人上餐馆就像信徒上教堂一样,正如罗马人在接受基督教以前一样。中世纪的欧洲人之所以能发展出比较高级的文明,就在于摆脱了前基督教时期的身体崇拜;可惜的是,文艺复兴以后的欧洲人,多少已经发生了返祖现象,开始再度沉沦。
   
   
   (072)
   “他人的铠甲,不是会从你的身上落下来,就是会把你压倒,或者会把你束缚得紧紧的。……考察罗马帝国覆灭的头一个原因,就会察觉。这是从雇佣哥特人当兵才开始的。因为罗马帝国的势力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衰微的,而以前曾经使罗马帝国勃兴的一切力量都转移到哥特人那里去了。”──这充分证明了韩非子(内储说下·六微)把这叫做“权借”,即所谓“权借在下”,是指臣下盗用君主的权势为自己谋取利益:韩非子认为,“权势不可以借人”,君主失去一分权势,臣下就会当作百分权势去利用。所以,无产阶级一旦同意“无产阶级先锋队”来统治自己,就会变成先锋队的奴隶。
   
   
   (073)
   “格拉古(Tiberius Sempronius Gracchus,前163──前132年)有一段话讲得很好:‘地上的走兽,天上的飞鸟,都有他们的洞穴藏身,而那些为意大利战斗和献身的人却只有阳光和空气。’”──这段话出现甚早,甚至早于《福音书》,虽然它显示缺乏属灵的恩典、天上的灵粮……想想现在,可怕的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连阳光和空气都没有了,只剩下雾霾可以享受。不过这也许意味着,中国即将出现项重大的精神变革。
   
   
   (074)
   在罗马帝国早期,“日耳曼人过于野蛮一直无法同化……日耳曼人是对法律或文明技艺一无所知的野蛮动物……因此罗马人对日耳曼人放任不管,这可能是个错误。”──好在有了这样的错误,才有了后来的欧洲及其文明……看来野蛮并不值得担心;中国现在的分裂和野蛮,预示了第三期中国文明迟早也会像第二期中国文明那样,在南北朝的野蛮结束之后,终于来到:隋唐的统一和文明。
   
   
   (075)
   罗马帝国的宗教混合主义:“基督教与异教文化,在公元四世纪的罗马帝国如此相似与混杂,以至有时很难将它们分清……皇帝在异教徒那里被当作神来崇拜,而在基督教艺术家的笔下则是基督形象的代表;长着翅膀的天使护送皇帝的灵魂,穿过由黄道十二宫代表的天界,到达他异教的祖先所居住的地方。”──宗教的混合主义,不仅盛行于罗马帝国,也盛行于现今的中国和中国的海外侨民居住地;而且看来,这是各个不同的社会在互相接触之后必不可免会产生的通病:对这种弊病,应该尽量纠正,而不是去寻找理由加以粉饰(例如说“这满足了宣教神学的需要”),更不是去加以人为扩大(例如去“发现中国的第五福音书《老子》”、“建立新的系统神学和崇拜仪式”)。
   
   
   (076)
   欧洲人捐赠遗产的著名样板:“凯撒大帝把自己的花园遗赠公众,这是历史上私人特权转赠给民众的最早记录之一。”──上有好之者,下必甚焉;所以欧美国家的主流社会通常用捐赠来显示自己的地位和影响;而近代中国社会缺乏捐赠的习惯,是因为军阀专政,只有掠夺,没有回馈,并以此为荣,结果导致上梁不正下梁歪,整个社会习惯于巧取豪夺、杀鸡取蛋。
   
   
   (077)
   这就是现代城市现状及未来:“若无城市的宗教功能,光凭城墙是不足以塑造城市居民的性格特征的,更不足以控制他们的活动;若无宗教,若无伴随宗教而来的各种社会礼仪和经济利益,那么城墙就会使城市变成一座监狱,这座监狱的囚徒们就只会有一种愿望:消灭看守、逃出监狱。”──这就是各种犯罪、暴乱、革命、恐怖、专政的根源。
   
   
   (078)
   “在没有城镇的斯巴达人的文化中,统治阶级居住在开放式的村庄中,没有城墙作为保护手段,只好时刻处于戒备状态,手不离剑,否则便会被农奴推翻,这样的统治者只能仰仗公开的恐怖主义来维持赤裸裸的强权。”──我发现日本社会也有这样的传统:没有城墙反而滋生了恐怖主义,也许日本武士的好战性格,就是对于“没有城墙”的一种弥补。
   
   
   (079)
   “城市在其围绕王家堡垒形成之初,便是一种与宇宙的人工复制品;这就开起了一副很有磁性的景象:使人由此憧憬天堂。”──天堂、极乐世界,也许不在彼岸的现实,而在此刻的思想之中。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从来没有人从天堂回来报告天堂的消息,只是有人不断从思想里述说有关天堂的思想:不是从“彼岸”,而是从“思想”。
   
   
   (080)
   “(城市的)神灵只有在彻底破坏其敌对神灵的一切权力和傲慢之后才会心满意足。”──如此看来,文明人类的空前扩权甚至自我神化,岂不是对于神灵的一种冒犯;这迟早要招致“致命的报复”。
(2014/1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