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上帝之城的幻象]
谢选骏文集
·全球之光第一部:礼制的天下统治
·全球之光第二部:直逼众妙之门的光
·全球之光第三部:全球规模的封禅纪元
·全球之光第四部:新的花期在普遍的毁灭中酝酿著
·全球之光第五部:集中力量、一以贯之
·全球之光第六部:为敌人举行盛大的葬礼
·全球之光第七部:一位天子退隐苍穹
·《中国精神形式》第一章至第八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九章至第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十七章至第二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二十五章至第三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三十三章至第四十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一章至第四十八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九章至第五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五十七章至第六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六十五至第七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七十三至第八十章以及附录
·「天子.永恒者」 全书目录及三序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时篇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上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下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上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中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下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帝之城的幻象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五章、上帝之城的幻象


   
   
   (041)
   “我们为各国执政掌权的人祷告”──这应该是思想主权对国家主权的怜悯而不是祈求。
   
   
   (042)
   “治理权、统治权、掠夺权、生杀权、破坏权──这一切都曾经是并且继续是 ‘最高统治者的权利’;因此,一种类似偏执狂的心理结构便由城市的城墙保存并流传下来,它的集团表现形式便是那些森严壁垒的武装人员。”──这些武装人员,号称“人民的军队”,却不惜在大街上公开屠杀表达不同意见的“共和国公民”,事实证明,“共和国公民”比待宰的牛羊都不如。
   
   
   (043)
   “国王凭借威仪把社区的命运操在自己手里,这就消除了居民民集体性忧虑状况的根源……几千年过去了,但埃及人至今一提到古代法老的名字,还是会不由自主地随即补上几句祝颂:‘福寿!富贵!安康!’”──追随国王,就像买了保险;好像很安全,其实只是天天交保费:等到真要理赔的时候,才发现问题来了,原来有许多条款是你先前并不知道的!
   
   
   (044)
   “古代苏美尔象形字里的‘奴隶’一词,意即‘山区来的女人’。”──这和中文里的情况差不多,“奴”首先是个女的;其次才是来自不发达地区,而且是抢亲的牺牲品。但是这也使人想到,许多惨遭灭绝的种族,是通过女奴保存了部分的基因。
   
   
   (045)
   宗教战争由来已久:在古代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本地城市的神祇都以自己的魔力同外地神祇竞相较量,庙宇因而既成了侵略行动的出发地,又成了它的夺取目标……城市就变成了一支被动员起来的常备不懈的军队。”──宗教战争并非“亚伯拉罕信仰系统”的专利,尤其我们考虑到,亚伯拉罕本人就是从两个流域的中心城市乌尔出来的,那里曾经是一个月神崇拜的中心(后来同为闪族的阿拉伯人所创造的的回教,也同样崇拜月亮。)。
   
   
   (046)
   “恐惧充当着亚述帝国的粘合剂,其统治观念是巨兽守卫着厚重的宫门,宏伟的雕塑描绘着无尽的战争和纳贡的队伍。”──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047)
   “尽管对亚述人而言战争永远是第一位的,但亚述巴尼拔也曾因领过一个崇尚文化的浪潮,他从巴比伦劫掠图书,收藏在尼尼微的图书馆中。”──好战成性的亚述人其实比马其顿人、秦人、罗马人更加文明,所以反而无法荡平各国、合一宇内?不然,在一幅留传至今的画像上,亚述巴尼拔及其妻子在葡萄树下野餐,而树上却悬着战俘的头颅。
   
   
   (048)
   “兵马俑应为郎官俑、铜车马坑应为祭祀坑、铜车马应是秦人献给皇天上帝的礼品。”──这应该是无中生有的说法,因为秦始皇是把自己看作上帝的化身的,流风所及,帝国时代(秦至于清)就把国君与皇天上帝等同起来的,并且简称为“皇上”。
   
   
   (049)
   “在各个社会里,建造宫殿都有一个共同的政治功能:把臣民和属国一起纳入一个共同的事业。”──这就是“斯德哥尔摩情结”的古代版本;在现代,许多“十大建设”、“国家项目”也在扮演同样的角色:还有奥运大会、太空竞赛,GDP等等,不一而足。
   
   
   (050)
   上帝之城的幻象:1、“能把远在天外的神威变成眼前活生生的社会组织”;2、“把最大限度的保护作用和最大限度的侵略动机融合一身,提供最广泛的自由和多样性,同时又推行彻底的强迫和统治制度”;3、“早在圣经上的诺亚方舟传说之前,‘这个大地便充满了暴力’”。
(2014/11/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