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谢选骏文集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四章、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031)
   “仅仅一百五十年前,或者说六代人以前,在法国说法语的人连一半都不到,大部分人使用的是方言。大约同一时间,在意大利说意大利语的人数更少;当时,奥地利大臣克莱曼·冯·曼托尼曾这样讽刺意大利:‘说它是一个国家,还不如说是一个地理概念。’如果考虑到语言的因素,他说的恐怕是有道理的。”──中国建成一个现代国家的基本标志,就是消灭方言壁垒,否则,中国就还是“地理概念”;而就消灭方言壁垒这一点而言,第一中国(中华民国)和第二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都没有做到,现在只有留待第三中国(统一的中国)来完成了。
   
   
   (032)
   “随着国家主义在欧洲的兴起,语言成为创造国家一统性的工具,政府通过用一种语言代替其他的语言,来形成一统的国家文化;十八世纪以前,英语在不列颠只是文学语言和官方用语,许多人使用的语言只能说与英语有一定的联系;英语的发展是以牺牲凯尔特语为前提的。”──未来中文的发展,不仅要以牺牲方言壁垒的形式出现,而且要以牺牲少数民族语言的形式出现,这就是“世界各国共同发展的道路”。
   
   
   (033)
   “雅各布· 格林和威廉· 格林是著名的童话家,欧洲的孩子是听着他们的故事长大的。……通过童话,他们要写下德国的民族文化,以铸造一种民族的国家性;德国逐渐变为‘德意志’,而格林兄弟等知识分子正是这种新观念的建筑师。”──德意志,其实质是格林兄弟所草创的一个神话;我们今天的工作,正在草创未来中国的现实:第三中国、第三期中国文明,就在我们的脚下。
   
   
   (034)
   “语言决定文化,文化与语言有着亲密的联系:一种语言的形成需要大约五百至一千年的时间,比如罗马尼亚语大约有一千五百年的历史,它最早起源于罗马帝国的拉丁语;现在的法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罗马尼亚语、加泰罗尼亚语、罗曼斯语,这些语言全部彼此联系,具有一个共同的罗马祖先。”──从“一种语言的形成需要大约五百至一千年的时间”的角度看“现代汉语”,也就是所谓的“白话文”,已有千年的历史:从宋代话本小说(如《碾玉观音》所示)算起,至今已有千年了:从话本小说的白话文到现代汉语的全面开花,千年的道路显示,一种新的语言、近代汉语已经形成……但是,如果一个现在的“中国人”完全读不懂文言文,他还是不能算是一个中国人,因为他已经忘记了“中国古典文化”也就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成果。
   
   
   (035)
   “一种语言的形成,代表着一种文化独立的发展与成熟;因此,一种语言消失,我们就失去了人类历史的一个部分……一种语言死去,我们文化的历史就永远失去了一个章节,尤其是对那些没有经过研究、也没有记载下来的语言。”──先秦书诰和诸子百家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精髓,佛道经典和宋明诸子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精髓,近现代的翻译作品和即将出现的新型诸子,将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精髓:三期中国文明,各自运用的语言都是有所不同的,但也有一脉相承之处,这就是中国的生命所在。
   
   
   (036)
   “诚然,我们不能否认,在有些情形下,文化的传播和基因的变化是相联系的,也许那些已经作古的优生学家们,会遗憾他们当时没有基因的武器来证明种族差异;但是,近年来的研究成果只会使他们大失所望。”──因为文化的传播和基因的变化之间的关系之复杂,已经超出人们的理解能力可以把握的程度。
   
   
   (037)
   “人类的大多数基因的多样性是共有的,只有10%至15%的多样性可以用来区分一个人群与另一个人群。”──与此同时,每个人又有六十个新的基因变异,使他/她完全不同于他/她的父母。使得一个人成为某人的,就是这六十个基因变异!
   
   
   (038)
   “基因的一致性:1500年以前,美洲土著中O型血基因的人口,分布高于世界上其他地方;这正是了他们与旧大陆人们的长期隔离,并使他们易受疾病影响。”──研究表明,死于欧洲传染病的印第安人,远远多于死在欧洲人枪下的冤魂,适应性有时比创造性更加重要,适应性就是回归。
   
   
   (039)
   人们运用城市所创造的不朽:1、“在美索不达米亚的原始村落里,圣祠占据了中心位置”;2、“堡垒要塞的象征意义要早于其军事作用”;3、“村落社会的根基原本深入土地,城市却把它颠倒送入天堂。”
   
   
   (040)
   “世俗权力和宗教神权的融合,像核反应一样,使人类力量产生出难以估量的裂变……使之具备新的形式,成为令人生畏的庞大造物。”──“精神原子弹”的出处,说明宗教神权原来还是需要世俗权力的元素;而世俗权力也需要宗教神权的元素;“政教分离”在本质上是不可能的,现代主权国家不过是用“国家崇拜”取代了“宗教神权”,把“国家崇拜”变成了“宗教神权”。
(2014/11/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