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谢选骏文集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第三部上“社会·内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上》)
   
   
   十七章、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161)
   现代民族国家的格言:不说国语者就是劣等人;只说方言的就是乡下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劣等人革命、乡下人造反,是建立民族国家的过程中所发生的“回流”现象。而一个湖南农民所发动的盲流和逆流,最终成为整个社会的“倒行逆施”。
   
   
   (162)
   一党专政,就是把党凌驾于国家之上,把部落主权凌驾于国家主权之上;这不仅体现了一种部落主义,而且是一种退化形态的部落主义──相反的、进化形态的部落主义,则是朝向国家主义前进的部落主义;而进化形态的国家主义,则是朝向全球政府。
   
   一党专政,是一个后进入现代的民族国家在其“进化”途中首先进入但终将脱离的蚕茧,不脱离,则无法成就一个现代民族国家的使命。
   
   一党专政,是社会危机的结果;当一个社会摆脱了自己的危机,一党专政即将结束。
   
   
   (163)
   君子不党:因为“党”永远与团伙、斗殴、护短、偏见、宣传、谎言、黑手、是非不分……紧密相连──党是思想的敌人,党是奴役的工具。
   
   
   (164)
   任何性质的“党”与任何权力来源的“政府”,从来不是容纳一流人物的地方,所以说“狐群狗党”,而不说“虎群狮党”,尽管虎狮有时也是成群结队的;任何性质的“党”与任何权力来源的“政府”,最多只能容纳一个“一流人物”,这个人把他团队里的其他人玩弄于股掌之上,其他一流人物怎能忍受这样的遭遇呢?不是挂冠求去,就是拒绝加入。
   
   
   (165)
   “外行领导内行”不仅是“共产党文化”,而且是一切费拉社会的特性,在那里,国家主权高于一切;“外行领导内行”不仅是“一切费拉社会的特性”,也是形形色色的国家主权对思想主权提出的“领主要求”,是“国王要求统治上帝”。
   
   
   (166)
   “矛盾论”、辩证唯物主义,擅长玩弄人类的思想弱点,进而能够成功地操纵低劣的智力,最后把受到操纵的大众,变成物质傀儡和僵尸代理,变成阶级斗争的镰刀、种族清洗的斧头。斧头帮的“统治”必须结束。
   
   
   (167)
   最后的底线,比生命更重要;但是唯有突破最后的底线,才能战胜并扼杀专制的暴君。
   
   
   (168)
   在一个地方就要爱一个地方;这种心态就是地方自治的基础,但中国人却不此之图,相反是在一个地方就恨一个地方,所以中国不存在长期分裂的心理基础。
   
   
   (169)
   独裁者掌握了人性的最大秘密:这个世界之所以不安静,就是因为有人,而且还因为人太多了;所以,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杀人。──人都死了,人所引起的问题当然也就不再存在了;所以蒙古人曾经计划灭绝汉人,来解决中国的生态环境问题。
   
   
   (170)
   毛泽东思想:“阶级斗争一抓就灵。”这句话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一切问题都是人造成的;因此杀人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毛泽东思想本质上是一个蒙古的思想,一个畜牧人员的思想。
(2014/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