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谢选骏文集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第三部上“社会·内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上》)
   
   
   


   十五章、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141)
   中国1919年的“五四运动”和后来改组的激进政党如中国国民党、中国共产党的诞生似乎暗示:大学是一个专门培养“人渣”的地方,这些人渣有时以学术权威的姿态,有时以激进青年的姿态,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横一张嘴,竖一张嘴,横竖都是他们的对──五十年以后的1949年,历史的报应终于来到:一个五四运动时期考不上大学的地痞流氓充当了中国政府的最高领袖,他以“消灭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为借口,关闭了所有的大学,并从肉体上消灭了比他更有教养的人们。
   
   “文化大革命”,就是“大规模革除文化的生命”,或者严格从字面上说,就是“文化大(规模地遭到了)革(除的)命(运)”──“文化大革命”是一个淫虐大众的暴民首领、丐帮头目的“即兴之作”,他明确说过文革发展下去他都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些什么了;其结果仅仅是把他自己这个乞丐变成了唯一的地主,而且是像乞丐一样的地主。
   
   
   (142)
   有一位得了美国奥斯卡金像奖的台湾出身的华人导演在谈到中国的“文革”时说:“我从未看到过哪种文化如此痛恨自己。”──他错了,错在完全不了解中国而且还敢于表达其误解:中国的文革(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不是中国的文化在痛恨自己,而是一种外来思想(马列主义)及其组织制度(共产党专政)在痛恨中国。
   
   这位得了奥斯卡金像的台湾出身的华人导演在谈到台湾时候说道:“我们高举中国传统文化,或者说是封建社会文化的火炬。我们没有经历文革和共产主义。在香港和台湾,我们是以传统方式长大的,而中国发生了巨大变化”……他又错了:台湾高举的也不是中国帝国时代的传统文化,更不是更早之前的封建社会文化的火炬──台湾是三民主义的,那是一种半文革、半共产主义的东西,是由一个“半列宁主义的政党”(国民党)操纵的;而香港,少了三民主义的半革命,却多了英国的殖民主义……至于这位导演说到“我的成长过程相对来说与我父亲的仍很相似”,那倒是对的,因为他谈论的是自己,而不是自己不懂的东西──但也正因为如此,现代北朝中国(中国大陆)未来的前途一定会比现代的南朝中国(港澳台)更为远大,就像第一次南北朝时代发生过的、野蛮的北朝兼并文弱的南朝那样……
   
   
   (143)
   英国作家J. 米切尔把中国共产党人的“忆苦思甜”变成了“意识提升”,美国作家皮尔和鲍温“态度决定一切”、“不抱怨的世界”……一路走来,似乎反过来说明──“忆苦思甜”本身即含有“意识提升”的功能、那就是“洗脑”、是“转变立场”,是“改造思想”、是“歪曲事实”、是“重新解释历史”……如此看来,英美世界确实是在迅速地“中共化”。
   
   
   (144)
   思想主权的证据之一,就是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信奉“同一种思想”的人群,其实是属于完全不同的类型和层次的;例如,一个党派于其“非法时期”与“合法时期”、“在野时期”与“执政时期”所吸取的人员,往往是正好相反的两种人──这就是“清党”(国民党,1927年)、“整风”(共产党,1942年)的由来。
   
   中国国民党,1927年)“清党”和中国共产党1942年的“整风”,表面上互相反对,实际上是一股合力:其共通职能就是把一个“非法的在野党”改造为“合法的执政党”,把桀骜不驯、一盘散沙的痞子,改造成俯首帖耳的奴仆和走狗。
   
   
   (145)
   大家都忽略了:现代中国的“长征”(1934—1936年)其实是欧洲思想的胜利:早在两千多年前希腊雇佣军色诺芬(Xenophone,前430—前355年)的笔下,就有了《长征记》(Anabasis),此后更有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Alexander III of Macedon,Alexander the Great,前356年7月20日—前323年6月10日),从希腊长征到了印度──这样长度的征服、这样的长征概念,是贪恋家乡的中国人从来未有的……中国实际存在的长途奔袭,从来都不是主动的征服行为,而是流寇的逃命动作,就像李自成和工农红军那样,且是内战的结果,而非对外的,所以从来都不叫做“长征”,所以说现代中国的“长征”(1934—1936年)是“用西方思想包装起来的中国式的逃窜”,专门用于共产国际的对外宣传部门。
   
   
   (146)
   共产主义就是一种“最后的殖民主义”──用西方的激进主义改造原住民的生活:例如所谓的“愚公移山、改造中国”……强迫他们进入“全球化的供求体系”,这是一种比资本主义更加残酷的殖民主义,一种比之商业殖民和种族殖民更加无孔不入的“思想殖民”:思想殖民的后果,就是形成了一系列苏联胯下的“人民共和国疱疹”。
   
   
   (147)
   中国人只有“中国人权”,没有人权;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没有社会主义;中国只有“中国民主”,没有民主……
   
   不是理想主义;而是追求真相、看清现实。──毛狗最恨这样的人,因为他自叹不如:“你书看得太多了,需要到青海湖劳改去。”
   
   
   (148)
   可以安慰现代中国的专政暴君们的是:他们对中国虽然没有名义上的占有权利,但却拥有一项“充分消费甚至无限消费的权利”:而真正没有所有权的人,实际上是无法获得“充分消费的权利”;而拥有所有权的人,实际上也不舍得运用“无限消费的权利”──现代中国的专政暴君们实际上比合法的所有者可以更加痛快地消费一切东西,正因为这些东西不是他们的,所以他们才更彻底地占有了这些东西:这就是现代专制比古代专制还要好的地方;而“无论是谁,只要拥有这样一种‘使用’,他同时就拥有所有权”。
   
   
   (149)
   官场之所以会“沦为道德垃圾场”,就是因为“没有思想的人掌握了政府权力”;而只有思想的人格或人格的思想,才能使人稍微抗拒一下权力与时间的腐蚀、多少坚持一下自己年轻时代的梦想。
   
   
   (150)
   “在私人生活的领域,人应该获得充分的自由”?问题是,如何定义“私人生活的领域”,如何定义“充分的自由”?有的社会不承认私人生活的领域,有的社会不承认充分的自由。
(2014/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