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谢选骏文集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靈公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下》)
   
   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161)
   “埃塞俄比亚教会认定耶稣是完全的神,没有独立的人性;丝绸之路上的景教会则鼓吹相反的信条,说耶稣是完全的人,把神性留在天堂;公元792年之后的天主教会主张,圣灵是从圣父和圣子而出;而东正教会则公开把这种说法当作异端来加以谴责。”──其实呢?耶稣,神,独立的人性,完全的人,神性,圣灵,圣父,圣子……的内涵,比埃塞俄比亚教会、景教会、天主教会、东正教会的所有说法的总和加起来还要复杂,但是这些复杂性彼此之间却是完全没有任何冲突的──因为那是神秘,不是人的语言可以说清楚的,哪怕这些语言是希腊语、拉丁语、叙利亚语言和埃塞俄比亚语言的总和。
   
   
   (162)
   “十四世纪,在长期享受与伊斯兰世界和中国越来越密切的联系所带来好处之后,西方似乎为殖民扩张时代的到来做好了准备。”──这不是“农夫与毒蛇”故事的历史版,这不是“恩将仇报”的注脚,这是生命的常态:生命的生长需要互相吞噬,肉食动物和杂食动物都是如此,杂食动物所创造的种族与文明有何独能外乎?
   
   
   (163)
   “传统历史学家都强调正规科学对改进海图和星宿指导下的航海工具做出了贡献,但这些革新都无关紧要,因为这个时期欧洲有经验的航海者都未采用过它们;除了逐步提高技术,逐步增长的对于气流和洋流的认识也在为欧洲人探索通向世界其他地方的的海陆做准备。”──“正规科学”之所以无关紧要,就是因为它是死的;而获得成功的“逐步增长的认识”,其实不是既定的知识,而是未定的思想。
   
   
   (164)
   “对大西洋的突破性开发并非‘欧洲’壮举,而是大西洋沿岸和地中海地区几个社群的壮举;他们的独特之处并不在于拥有正确的文化,而在于拥有正确的地理起点。”──在我看来,上面的说法应该改为:对大西洋的突破性开发并非大西洋沿岸和地中海地区几个社群的壮举,而是这些社群里少数思想家的思想;他们的独特之处并不在于拥有正确的地理起点,而在于拥有这些地理起点所触发的正确思想……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否则,为什么这些地点偏偏在十五世纪触发了地理发现和航海运动,而不是更早?
   
   
   (165)
   “一个威尼斯人的盾徽上写着:‘美德是唯一而独特的高贵身份。’为了证明这一点,十五世纪末有一种意大利的社会思想理论,借用希腊神话说道:‘无论是克罗伊斯(以世界上最富的人著称)的财富,还是普里阿摩斯(荷马史诗记载的特洛伊国王)的古老血统,都不能和理性相比,因为理性是一种高贵身份的要素。’”──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人需要重新学习祖先的美德,因为美德是比存款更为可靠的财富和安全保障;儒家的“富而有礼”还是过于消极的,应该像基督教那样寻求并创造天上的财宝──这样,第三期中国文明,才有可能成长壮大、欣欣向荣,而不是像现在的两个中国那样繁荣娼盛。
   
   
   (166)
   在“很多人离经叛道、离开教会”的前面还要加上一句:“很多人窃据教会、离经叛道。”──教会的败坏比教徒的离开往往更早,正如以上帝的名义犯罪,甚至也早于无神论者的犯罪。在有些“新教福音派”的传教中,甚至接纳共产党而不接纳天主教。
   
   因为,“亨利 魏恩(Henry Venn)1841──1872年间担任英国宣教会的干事,他工作突出,设想了一种期望能建立‘自养、自治、自传’的传教方略。”──“三自教会”也是来自一种“西方的真理”,是舶来品,而且是笔天主教更新出炉的进口货。
   
   
   (167)
   “近代科学的诸多特征脱胎于中世纪的唯名论哲学(Nominalism),这包括摈弃试图回答‘为何事情会发生’的问题,转而用数学‘定律’描述其如何发生;近代科学和中世纪唯名论的共同之处是都认为:只有通过经验检验的知识才是正确的;在此,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保守的宗教论点反而给与近代科学研究以巨大促进。”──这也许有助于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压迫科学和宗教”的欧洲中世纪产生了现代科学,而“宽容科学与宗教”的中国元明清诸朝却扼杀了启蒙思想。
   
   
   (168)
   “古代原子论认为,存在‘原子’和‘虚空’,主张原子在虚空中运动自由,直到和另一个原子碰撞,从而发生我们所经历的现象;另一方面,笛卡尔与霍布斯坚称,这符合他们关于物质之定义,既不存在虚空空间,因为所有的空间都有维度,因而必须包含物质……排除了非物质的神灵的同一种理论,排除了虚空空间存在的可能性。”──其实这些“原子”、“虚空”、“碰撞”、“维度”,都是人的思想结论,它们来自于人类的感官和经验以及思维和语言。
   
   
   (169)
   “关于新大陆的土著居民是否为‘有理性的、完全的人’这一问题,1530年代的教皇保罗三世作出了肯定的答复,至少为天主教徒解决了这个问题。”──因此,总的来说,印第安人在南美的遭遇,要略好于印第安人在北美的遭遇。
   
   
   (170)
   “西班牙美洲的天主教会,在其发展过程中,却和多数英国殖民地的新教一样,完全不同于天主教的主流……以致拉丁美洲天主教至今仍有土著特色……天主教和异教似乎被混合成为一种新的宗教。”──这就是地缘政治的力量;事实上,欧洲大陆的宗教改革,也是某种地缘政治的结果:日耳曼人用宗教改革做成新教,反抗拉丁人统治的大公教会(天主教)。
(2014/1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