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谢选骏文集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
·思想主权·后记·附录对话·援引书目
·谢选骏:逆向殖民化与全球民族的兴起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福音书》与《古兰经》
·灭佛在文明史上意味“吸收”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第四章信耶稣的国民:民族主义与1920年代中国基督徒的身份问题
·第五章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第六章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第七章基督教在危害中华民族的安全吗?
·基督教在中国所面对的三个重大挑战
·第九章儒家和基督教为什么争战
·第十章怎样看待基督教在中国农村的迅速扩张?
·十一章“中国梦”运动中的中国基督教乱象
·十二章基督教在近代中韩传播不同境遇的原因与启示
·十三章日本基督教与韩国基督教
·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十五章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十六章极端民族主义与基督宗教信仰
·十七章基督教普世观念与民族主义
·十八章基督教的世界主义和天下大同思想
·后记:“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中国共产党与圣殿骑士团
·《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
·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
·中国人为什么尚未高贵
·如何解决中国的“非常态”?
·中国也需要全国祈祷日
·钱钟书、刘小枫之作为毛泽东狗奴
·先覺之歌Song of Foresight
·先覺之歌總目錄
·黃帝陵前
·懷念古代中國
·中華古典
·亡國的見證
·民族的希望
·活人的宣言
·民族良心的往事縈回
·日暮行
·英雄之死
·民族的童年
·靈思
·專政
·淒涼
·青黃不接的中國
·中國被春天放逐
·中國的夜思
·新王國的曉歌
·中國的昏歌
·中國的夜歌
·中國的獨歌
·中國的春歌
·獨龍吞滅了夏
·中國的海歌
·夜氣歌
·哀歌復浩歌
·土花曲(青苔歌)
·阡陌曲
·美人曲
·雲天曲
·聽曲
·日暮復日暮
·历史上最精彩的演说词之一(洪秀柱)
·洪秀柱可能成为中国的圣女贞德吗?
·洪秀柱“一中同表”把球踢给了习近平
·中共主张洪秀柱退居二线当副总统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爱因斯坦与瞎猫赌徒
·日本新安保法与中国的新生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一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二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 现代南北朝的曙光(目录)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 (2011年电子版前言)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导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第三部上“社会·内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上》)
   
   第十章、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091)
   美国地名的大量重复,是说明其建国的仓促和多头的分裂,还是说明“地方自治”的殖民者缺乏文化资源和想象能力?
   
   我觉得印地安纳州的人们,很像西部片里被人欺负的良民;也许这才是美国力量的基础──如果美国能摆脱都会地区的腐败,也许就能摆脱债务的奴役,重获强大的生机……可惜的是,即使印地安纳的人们也都太胖了,没有了十九世纪的风采。
   
   印地安纳州首府印地安纳波利斯的最大纪念碑是纪念南北战争的:这清楚表明,那不是什么“内战”,而是两个美国之间的生死搏斗──地方自治的自由美国与中央集权的帝国美国之间的终极较量。
   
   伊利诺斯州作为警察国家,到处都潜伏着密探和警犬:这是林肯与奥巴马这两位和黑人有关的“大变总统”的发迹之处……也许不无“因果联系”。
   
   
   (092)
   美国的种族歧视:黑人叫做“非洲后裔”,黄种人叫做“亚洲后裔”,白人却不叫做“欧洲后裔”;好像白人本来就是美洲的主人。──有人乐观地认为当白人的人数低于百分之五十的时候,他们的垄断就会温和;不过,根据共产党专政的例子参照看,百分之五的人照样统治百分之九十五的人。
   
   
   (093)
   自由社会,就是责任社会,就是自己负责的社会,每个人都“孤立面对整个社会”的社会,自由社会因此是“狼群社会”而非“羊群社会”,自由社会的文明基于“狼的友爱”,在自由社会里,羊的哀求是无济于事的。
   
   现代社会,即使美国的权力机构、商业机构,也都已经进入了卡夫卡式的城堡时代──《城堡》是卡夫卡最具特色、最重要的长篇小说:土地测量员K受命赴某城堡上任,不料却受阻于城堡大门外,于是主人公K同城堡当局围绕能否进入城堡之事展开了持久烦琐的拉锯战;城堡就位于眼前一座小山上,可它可望不可即;它是那样冷漠、威严,像一头巨兽俯视着K;它代表了一个庞大的官僚机构,那儿等级森严,有数不尽的部门和数不尽的官吏,可又有数不尽的文书尘封在那里,长年累月无人过目,得不到处理;面对这座强大的城堡,K很无奈,直到最后也没有进入城堡,也没见到城堡当权者……
   
   美国的权力机构、商业机构,已经进入了卡夫卡式的城堡时代;表面上这是“官僚主义”的恶果,实际上是全球文明丧失了进取精神、开始步入奥匈帝国的归途。
   
   
   (094)
   美国的公权力,是一个高度商业化的体制;索要罚款就好像索要贡金一样,缴纳罚款就好像购买礼物──一切都在彬彬有礼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勇于向“公权力”挑战,不仅是美国人民的传统,也是美国独立和美国立国的基础;可是在美华人却在两千年的皇帝制度下丧失了这一能力,所以在美国只能充当“二等公民”。
   
   一切“公权”,都是从霸权、王权演化而来的,这甚至在幼儿园和小学校的“霸凌”、“小霸王欺侮同学”的现象中就体现了出来──公权永远和自由对立,尽管屈服公权之后,个人自由也会受到了一定程度的“保护”;这就像,对黑社会交纳了保护费之后,就获得了某种程度的“安全”。
   
   
   (095)
   保险行业,基本上是一个高度诈骗性的行业,大斗进、小斗出,是他们的基本原则,否则就无法想像他们怎么可能养活那么多的“从业人员”并积累如此惊人的庞大利润……银行业、股票业的行业秘密,也基本如此。
   
   美国南部的保险公司Regions,名副其实,那是一个地区性的公司,他们很狡猾,把责任辖区都分得小小的,声称是学习麦当劳的管理方法,其实是用来逃避理赔的责任;这家公司在各个城市都没有固定的分号,所以受害者们也无法起诉他们。这样的经历,可能是为了让我更好地认识世界吧:失去法律保护的个人,只能仰望上帝的供应。
   
   Frozen Food Express Industries Inc,是一家大型的美国运输公司,他们自己给自己车辆投保,从而节省了大笔的保费,同时便于拖延、抵赖、拒绝对受害车辆的赔偿;而美国南部的保险公司Regions竟然与这样的公司合作,给他们提供名义上的车辆保险,以便掩人耳目、欺世盗财。在这种狼狈为奸中,他们有效逃避了自己的理赔责任、严重破坏了美国社会的信用──不过他们能这么做,也是通过院外活动所授予的合法的特权,才得以成为横行美国的路霸。
   
   美国的路霸公司给予我们的启发:在一次猛烈的撞击中一了百了,还是浑身插满管子死在病床上?我觉得相对来说,“意外”之间死在路上,那才叫幸福呢,因为那比较合乎自然状态,也比较合乎美国的丛林法则。难怪美国的“自杀──他杀”案件层出不穷,因为这是一个“拥有武装的人民”保护自己尊严的最后方式。
   
   
   (096)
   宣告破产、表演投降,是容易的,其代价是毁灭一贯之道,这对商人是天天的功课,对政客月月的功课,对军人是年年的功课,但是对于思想家,却是一生的功课付诸东流,因此格外是难能可贵的──而对于我,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自我控制之所以重要,就是因为社会控制的一个重要方法,就是把社会成员一个一个地逼疯,迫使他们丧失耐心、铤而走险,然后一个一个地予以各个击破、分批消灭,这一社会控制的法宝在“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自由社会”和“独裁社会”只有风格区别、程度区别,没有机制区别、最终区别,就像警察、监狱、法庭、精神病院、公司行号,在所有社会都发挥类似的作用。
   
   
   (097)
   “无选票的奴隶”和“有选票的奴隶”:A、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B、多数的暴政或曰仁政,C、少数官员对多数民众的变相劫持和不断盘剥,D、自己奴役自己的自由社会──这都是由于国家主权的作祟。
   
   
   (098)
   美国人见多不怪,什么事情都不上心,所以年年打仗,老百姓都习惯了;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民族”,颇有罗马人的遗风,有一天美国统治世界,我并不感到惊奇……因为能够统治世界的,往往是最为迟钝的民族。
   
   战争是为那些比较迟钝甚至没有心肝的民族所准备的人体盛宴:1939年9月4日,住在柏林的美国记者发现,英国对德宣战之后,其驻在柏林的使馆人员还在谈论赛狗会一类的事情,而对即将到来的大战无动于衷──只有这样没有心肝的英国人,才能击败同样没有心肝的德国人;他们毕竟同出“日耳曼野兽的窝棚”啊。
   
   
   (099)
   地方自治是美国的力量所在,地方自治可以把每个人的潜能发挥到最大限度;可惜中国与地方自治相违已久,大家都只看上边的脸色行事,导致整个社会机能退化萎缩。
   
   如何在地方自治的同时,仍可保持社会的团结和国家的统一?这就需要一种精神纽带,例如基督教或天子精神,前者使欧洲强大,后者使中国存续──精神纽带不是用“精神的反作用力”可以解释的,精神纽带是原创的、生生不息的万物之母。
   
   
   (100)
   成功神学,就是实用主义的神学,一种典型的“美国神学”;而实用主义就是商学院里的哲学,一种典型的“美国哲学”──商学院不仅是商业殖民的结晶,也是多种族可以有效融合的地方,尤其在一个缺乏贵族文化的粗放大陆、在一个“种族熔炉”里:贸易的语言从来就是一切“世界语”的先行者。
(2014/1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