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谢选骏文集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上》)
   
   
   第九章、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081)
   现在的部队都赢利,所以都不会打仗了;不赢利的战争是没有的,什么样的战争不赢利?但是,不能像“解放军”这样为了赢利而经商,也不能像日耳曼人那样为了赢利而打仗,赢利只是附带的,而不能变成主要的动机;否则就会像日耳蛮那样战败投降;这个说法也适用于侵华倭寇的例子。
   
   
   (082)
   希特勒对黑格尔的迷信,是其战败的重要原因──为米折腰的老黑吹捧自己的主子普鲁士王国为中央贵国,却轻视美国和俄国为边缘蛮国,但是百年之后国际形势丕变,麻雀变成了凤凰,希特勒这个内陆的乡巴佬和斯大林、毛泽东等山民一样从来没有见过大海,还想两线作战,终于被开化了的边缘蛮国夹碎了;而斯大林和毛泽东却由于甘居二流而逃过一劫。在这种意义上,列宁、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等山民,就不及克伦威尔和拿破仑这些海水里泡大的岛夷。
   
   
   (083)
   希特勒对画家和音乐家的攻击,正如毛泽东对诗人和学者的谋害,是劣等生面对优等生的时候所进行的“自我防卫”──他们利用国家主权作为掩护,掩护他们自己对于思想的洗劫、对于青春的复仇,以便自己党同伐异、屠杀特立独行的人。
   
   
   (084)
   思想驱动历史,失败的画家希特勒用他的行为艺术导演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希特勒导演”还开创了二战以后的“大型群众演唱会”,间接地培养了无数“闪亮的国际巨星”,尽管这些“成功人士”完全忘了他,甚至唱着和他完全相反的调子。但他们和希特勒本质上是一路货色,都在宣扬暴力和扭曲的“爱”。
   
   
   (085)
   大卫王、拿破仑、希特勒、斯大林……都曾派遣他们情敌或是政敌到前线作战送死,这说明犹太人(以色列人)、法国人(科西嘉人)、德国人(奥地利人)、俄国人(格鲁吉亚人)的内心深处也都埋伏了中国帝国时代的哲学:“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而对好兵的奖励则是把他们从前线抽调下来,送进军事学院……
   
   
   (086)
   没有1941年的希特勒,就没有1991年的新俄国──这就是“历史的吊诡”。1945年攻克柏林:“全世界劣等民族联合起来”──这是来自东方的“蒙古杂种”再次入侵欧洲,使得苏联多活了四十六年(1945──1991年),并用一个回马枪彻底蹂躏了中国(1949年)。
   
   
   (087)
   希特勒的民族帝国──劫掠、种族战争和纳粹主义;毛泽东的阶级政权──没收、阶级压榨和社会主义:这是国家主权的登峰造极、思想主权的遭受窒息。希特勒要不灭亡,就不会有民族解放运动的崛起;毛泽东要不灭亡,就不会有思想解放的运动。
   
   
   (088)
   希特勒的虚伪:他临终的时候哭哭啼啼,好像一生的事业全都失败了,其实他应该像那个在他手下执行灭犹计划的艾克曼一样说:“等到盟国军队到来的时候,我将笑着跳进坟墓,因为我把五百万犹太人送进了坟墓。”希特勒比艾克曼做的买卖更大,因为通过德国人民的合作,他已经把自己送上了欧洲征服者的宝座,可以和亚历山大、汉尼拔、凯撒、拿破仑相提并论,而远远超过了那些联合起来才能击败他的几个对手。丘吉尔、罗斯福、斯大林,这几个名字加起来的分量也不及他,他还有什么不满的呢?除非他临终的时候仍在演戏,就像他的手下戈培尔那样,假装自己真的在“为德国人民服务”。
   
   
   (089)
   《议会制民主的危机》(The Crisis Of Paliamentary Democracy)的作者卡尔·施米特(Carl Schmitt,1888──1985年)坦率地承认:“统治者就是拥有豁免权的人。”这与中国的古训“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相当一致;这在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并无根本区别,只是豁免的形式不同而已。这无非是因为,国家主权窃取了思想主权的荣耀,迫使灵魂成为肉体的奴隶。其表现形式之一,就是统治者的财富不断增加,文明的创造者沦为社会的掠食者。
   
   
   (090)
   中国的新闻都要检查,美国的新闻不检查,但要考虑到广告费,这也是一种软性的检查──不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实践都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中国是“政治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美国是“赚钱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2014/1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