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上》)
   
   
   第八章、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071)
   “社会主义的现实主义”就是虚拟的现实主义,这是一种“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一种“革命的浪漫主义”,一种“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高度结合”。拉丁美洲,所产生的不是魔幻现实主义文学,而是魔幻现实主义社会,是一种比“社会主义的现实主义”更为离奇的怪物;所以拉丁美洲,可以产生比苏联和中国等卫星国(即使是敢于造反的卫星国)更加荒诞的现实
   
   
   (072)
   文学,是“事后的思想”,所以可成“时代的装饰”,而无法成为“时代的先导”──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什么文学作品的风格、题材甚至体裁,都是依据社会政治事件划分的时代而开启的:而不是相反。由此可见,文学只是时代附庸,说“文学是灵魂工程师”还不如说“党和暴君才是人格的设计师”。
   
   “党的文学”之所以一败涂地,就是被自欺欺人的“灵魂工程师”理论给蒙蔽了,以为文学这种“事后的思想”,可以从“时代的装饰”变成为“时代的先导”……但事实证明了相反的东西:文学只能是“马后炮。
   
   
   (073)
   “日耳曼人优越论”的实际前提是“神圣罗马帝国”对欧洲的统治权利(而非实际权力),这是虚拟的,且是矛盾的:日耳曼的能量原来还要仰仗拉丁人的阴魂“罗马帝国”──这远远不如中国的“受命于天”。
   
   
   (074)
   希特勒的谦卑与庸俗:1906年他竟然作为一个追星族从维也纳赶赴格拉茨去观看R.斯特劳斯的格局《莎乐美》;难怪我看现今流行的大型演唱会,怎么越看越像希特勒的演讲集会──他们之间的一脉相承,说明希特勒只是一个“行为艺术家”,这类独裁者或革命家并非思想主权的代表,只是思想主权的道具。
   
   
   (075)
   希特勒的幼稚:他直到1914年一次大战爆发也就是二十五岁的时候才知道生命的虚无,而我们只有他一半大的时候就在文革里知道了人生比一场梦、一场戏都不如──会在瞬间,毫无理由的、毫无逻辑地、毫无预兆地:结束。
   
   一个彻底的虚无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一个彻底的神秘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正反极。
   
   
   (076)
   纳粹主义在早期就受到苏维埃的栽培,而其播种者希特勒则是英国的毒气熏陶长成的:一次大战末期,希特勒差点被英国的毒气毒死掉,眼睛几乎瞎了……这个悲惨的遭遇,使得他二十年多后,缘此触类旁通发明了奥斯威辛的毒气营(被德国医生叫作“世界的肛门”),专门用来灭绝他同一祖父的犹太兄弟们:这多少有点类似毛泽东驱赶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重走他当年几乎断魂草地的长征路──“我们吃过的苦,你们大家也要多吃几遍!”和毛同样的知识青年,和毛同样上山下乡了,到穷乡僻壤受尽折磨……毛泽东因此和希特勒一样心花怒放了。
   
   共产党比纳粹党成功的地方,就在于他们不把“国家的敌人”、“反革命分子”驱逐出境,从而壮大了敌国的声势和能力;而是把“国家的敌人”、“反革命分子”就地监禁、改造、处决、销声匿迹之,从而“削弱了敌人、壮大了自己”──对思想的温床要从肉体上予以消灭,这是唯物主义的一大发明。
   
   
   (077)
   希特勒三入英国陷阱:一入英国“毒气陷阱”,一次大战末期,希特勒中了英国人的毒气弹;二入英国“思想陷阱”,麦金德的陆权论宣传蒙蔽了德国人的视听;三入英国“海洋陷阱”,把海洋让给英国不如直捣大英帝国的老巢伦敦,功亏一篑的海狮计划和废弃的原子弹、V型导弹……让希特勒遗恨终生──看来种族主义理论确实不对,日耳曼人败在了日耳曼人手中,日耳曼人的山民败在了日耳曼人的岛夷的手下。海洋文明的优越性由此可见一斑。
   
   
   (078)
   冲锋队只能在德国的大街上横冲直撞,到了俄罗斯的荒原就迷失了方向:大街是文明的、思想的产物;荒原是野蛮的、自然的产物──德国人可以轻而易举地击溃苏联,却对俄罗斯的严寒一筹莫展。
   
   
   (079)
   希特勒的样板不是条顿骑士团而是英国殖民者──条顿骑士团不过是要斯拉夫人接受教化并成为农奴;英国殖民者却让澳大利亚土著和北美印第安人种族灭绝;希特勒的唯一创造性,就是把欧洲殖民者对付澳大利亚土著和北美印第安人种的手段拿来,在欧洲本身进行实验推广,用来对付犹太人和斯拉夫土著了。
   
   希特勒和倭寇武士一样都是艺术家(有一首倭寇歌曲唱道“皇军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所以他们拒绝投降……但日耳蛮人民和日本舔皇(就是巴结比他更大的强权的倭王,他后来文理不通地冒用了中国道教的称号“天皇”),却不是艺术家,而是苟且偷生的俗物,于是他们接受了胯下之辱、背叛了自己的手下、“无条件投降”了。
   
   
   (080)
   二战之后的德国,只能沿着纳粹开辟的道路前进,而无法沿着魏玛共和国的道路前进了;未来的第三中国也只能沿着现在的第二中国也就是共产党中国所开辟的道路前进,这是“没有办法选择”的事情。
   
   
   第九章、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2014/1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