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谢选骏文集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不被囚禁就没有完整的人生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上帝的信息
·说到了等于做到了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向两河文明前进
·真言
·“矛盾”只是思想的死角
·苟富贵 勿相见
·苟富贵——勿相见!
·真言
·佛教与虚无主义
·投降吧年轻人
·意大利人都是公猪?
·中国开始“进出日本”
·全世界犹太人联合起来
·华尔街精英人渣的犹太骗局阴魂不散
·我与唐崇荣的对话
·美国新闻自由的限度
·纽约时报又在播报假新闻了
·土地改革是犹太人的拿手把戏
·长城、大运河、雄安新区
·共产党中国的“疯了”
·川普向纽约的复仇战争
·美国已被共产党军事管制
·瑞典女王是个虐待狂
·郭文贵同志会自杀还是被自杀
·中国人与中国国籍的人
·为什么男尊女卑
·旅行就是任人宰割
·没有语言统一,欧盟如何不散
·雷朋批判“川普的主要敗筆”
·谁是美国的寄生虫
·用穆斯林的方法解决伊斯兰教问题
·人类进步的动力
·人类进步的动力
·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命运的厉害
·胡人与洋鬼子
·川普是不是缩头乌龟
·川普老了!尚能饭否?
·砍下铁木真猪头成吉思狗头
·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许多人的今生是动物
·你可以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特朗普承认中国对于朝鲜的统治权
·学霸、学阀与恶霸、军阀
·合法的行贿受贿
·资产者也会盗窃国库
·美容、整容、变容
·中国老百姓的咒语为什么不灵
·阿拉伯航空公司
·“君临世界”的意义
·“君临世界”的意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上》)
   
   
   第八章、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071)
   “社会主义的现实主义”就是虚拟的现实主义,这是一种“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一种“革命的浪漫主义”,一种“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高度结合”。拉丁美洲,所产生的不是魔幻现实主义文学,而是魔幻现实主义社会,是一种比“社会主义的现实主义”更为离奇的怪物;所以拉丁美洲,可以产生比苏联和中国等卫星国(即使是敢于造反的卫星国)更加荒诞的现实
   
   
   (072)
   文学,是“事后的思想”,所以可成“时代的装饰”,而无法成为“时代的先导”──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什么文学作品的风格、题材甚至体裁,都是依据社会政治事件划分的时代而开启的:而不是相反。由此可见,文学只是时代附庸,说“文学是灵魂工程师”还不如说“党和暴君才是人格的设计师”。
   
   “党的文学”之所以一败涂地,就是被自欺欺人的“灵魂工程师”理论给蒙蔽了,以为文学这种“事后的思想”,可以从“时代的装饰”变成为“时代的先导”……但事实证明了相反的东西:文学只能是“马后炮。
   
   
   (073)
   “日耳曼人优越论”的实际前提是“神圣罗马帝国”对欧洲的统治权利(而非实际权力),这是虚拟的,且是矛盾的:日耳曼的能量原来还要仰仗拉丁人的阴魂“罗马帝国”──这远远不如中国的“受命于天”。
   
   
   (074)
   希特勒的谦卑与庸俗:1906年他竟然作为一个追星族从维也纳赶赴格拉茨去观看R.斯特劳斯的格局《莎乐美》;难怪我看现今流行的大型演唱会,怎么越看越像希特勒的演讲集会──他们之间的一脉相承,说明希特勒只是一个“行为艺术家”,这类独裁者或革命家并非思想主权的代表,只是思想主权的道具。
   
   
   (075)
   希特勒的幼稚:他直到1914年一次大战爆发也就是二十五岁的时候才知道生命的虚无,而我们只有他一半大的时候就在文革里知道了人生比一场梦、一场戏都不如──会在瞬间,毫无理由的、毫无逻辑地、毫无预兆地:结束。
   
   一个彻底的虚无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一个彻底的神秘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正反极。
   
   
   (076)
   纳粹主义在早期就受到苏维埃的栽培,而其播种者希特勒则是英国的毒气熏陶长成的:一次大战末期,希特勒差点被英国的毒气毒死掉,眼睛几乎瞎了……这个悲惨的遭遇,使得他二十年多后,缘此触类旁通发明了奥斯威辛的毒气营(被德国医生叫作“世界的肛门”),专门用来灭绝他同一祖父的犹太兄弟们:这多少有点类似毛泽东驱赶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重走他当年几乎断魂草地的长征路──“我们吃过的苦,你们大家也要多吃几遍!”和毛同样的知识青年,和毛同样上山下乡了,到穷乡僻壤受尽折磨……毛泽东因此和希特勒一样心花怒放了。
   
   共产党比纳粹党成功的地方,就在于他们不把“国家的敌人”、“反革命分子”驱逐出境,从而壮大了敌国的声势和能力;而是把“国家的敌人”、“反革命分子”就地监禁、改造、处决、销声匿迹之,从而“削弱了敌人、壮大了自己”──对思想的温床要从肉体上予以消灭,这是唯物主义的一大发明。
   
   
   (077)
   希特勒三入英国陷阱:一入英国“毒气陷阱”,一次大战末期,希特勒中了英国人的毒气弹;二入英国“思想陷阱”,麦金德的陆权论宣传蒙蔽了德国人的视听;三入英国“海洋陷阱”,把海洋让给英国不如直捣大英帝国的老巢伦敦,功亏一篑的海狮计划和废弃的原子弹、V型导弹……让希特勒遗恨终生──看来种族主义理论确实不对,日耳曼人败在了日耳曼人手中,日耳曼人的山民败在了日耳曼人的岛夷的手下。海洋文明的优越性由此可见一斑。
   
   
   (078)
   冲锋队只能在德国的大街上横冲直撞,到了俄罗斯的荒原就迷失了方向:大街是文明的、思想的产物;荒原是野蛮的、自然的产物──德国人可以轻而易举地击溃苏联,却对俄罗斯的严寒一筹莫展。
   
   
   (079)
   希特勒的样板不是条顿骑士团而是英国殖民者──条顿骑士团不过是要斯拉夫人接受教化并成为农奴;英国殖民者却让澳大利亚土著和北美印第安人种族灭绝;希特勒的唯一创造性,就是把欧洲殖民者对付澳大利亚土著和北美印第安人种的手段拿来,在欧洲本身进行实验推广,用来对付犹太人和斯拉夫土著了。
   
   希特勒和倭寇武士一样都是艺术家(有一首倭寇歌曲唱道“皇军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所以他们拒绝投降……但日耳蛮人民和日本舔皇(就是巴结比他更大的强权的倭王,他后来文理不通地冒用了中国道教的称号“天皇”),却不是艺术家,而是苟且偷生的俗物,于是他们接受了胯下之辱、背叛了自己的手下、“无条件投降”了。
   
   
   (080)
   二战之后的德国,只能沿着纳粹开辟的道路前进,而无法沿着魏玛共和国的道路前进了;未来的第三中国也只能沿着现在的第二中国也就是共产党中国所开辟的道路前进,这是“没有办法选择”的事情。
   
   
   第九章、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2014/1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