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上》)
   
   
   第六章、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051)
   治国者可以没有物质财富犹如无产阶级,但治国者必须拥有超级丰富的精神资产──否则他们就会像无产阶级专政的把持者、“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那样,发生惊人快速腐化堕落:这就是思想主权的秘密,思想主权能够减缓腐化堕落的过程。
   
   
   (052)
   要建立奴隶社会,必先控制粮食;要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这就是苏联和中共建国十年就不约而同地发生大饥荒的真正原因。尽管这和他们自己所说的“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看起来是相反的;但实际上,他们把“有粮”留给政权自己,把“心慌”留给人民大众。
   
   
   (053)
   “数人头”和“砍人头”本质无异,都是社会控制的方法;“数人头”和“砍人头”形式不同,是一种比较软性的砍人头:民主政治就是“数人头”的形式之一,因此它被“砍人头”的“无产阶级专政”称为“资产阶级专政”。
   
   
   (054)
   澳大利亚黑人(Australoids)的悲剧,源于1788年起,澳在利亚开始沦为英国的移民殖民地,而且澳大利亚这个移民殖民地和其他英属移民殖民地如新西兰、南非、加拿大和北美十三块殖民地相比,还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它还经历过一个“犯人移民殖民地”时期,就是说澳大利亚沦为殖民地后经历了两个历史时期:犯人流放殖民地时期(1788—1830年)和公民殖民地时期(1831—1900年)。在英国殖民者开拓澳大利亚过程中所发生的残暴事件,多少和英国罪犯的比例过高息息相关。澳洲土著黑人因此遭受了空前的灾难,构成了人类历史上的最大悲剧之一:最为后进的西欧人吃掉了最为“先进”野蛮人:因为这种澳洲人是最早进入亚欧大陆的早期人类,甚至早在黄种人之前就遍布了南亚。
   
   
   (055)
   西欧最瘪三的、开化最晚的英国人,却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殖民帝国,并把他们的混杂性质极为严重的语言,推广为卓有成效的“准世界语”,还构成了一个“最后的帝国遗产”。
   
   但是,英国人将被英语消灭掉──就像古代希腊人被古希腊语消灭掉一样……因为英语的海量信息无情吞灭了不列颠小岛,甚至歪曲了英语,让英国人看不懂英语……其冲击波还从种族上带来了无数“逆向殖民”,逐渐混杂窒息了英国的原住民,就像五百年来发生在英国的海外殖民地的情况那样,不过这将是一个“翻版”,一个“翻转过来的版本”。
   
   1940年德国未能入侵英国,但是却通过大量炸弹,几百年来第一次直接打击了英国本土。这是一个预兆,说民购州最偏僻的西部海岛,也开始纳入了全球化的范围,英国本土受到征服的日子,为期不远了。
   
   
   (056)
   虐待狂卡尔·马克思说:“宗教是鸦片。”──因为虐待狂想看到人类无助的痛苦,马克思想看到人在缺乏麻醉剂的情况下动手术,这样他才比较过瘾:人生就好像动手术,每时每刻都被被矫正、被修理、被虐待。
   
   
   (057)
   有人提出要“终结马克思主义”──殊不知“马克思主义”仅仅是一种“思想”,而作为一种思想的马克思主义是无法终结的;那么,什么是可以终结的呢?“马克思主义政权”是可以终结的,因为那是一种社会体系,有害无益;不像思想,再错误的思想如果换一个角度看都是有所助益的:思想可以换一个角度,政权却无法换一个角度;因此,马克思主义无法终结也无需终结,马克思主义政权却可以终结也必然终结。
   
   
   (058)
   诺贝尔奖能够持续地赢得世界性的声誉,是因为它卓有成效地周旋于大国之间,并充分展现了“小国时代”的神韵:超然中立(唯我独尊)和精于计算(巴结强权)的结合、暴发户(富有奖金)和贵族风格(王室颁奖)的粘合。
   
   黑色炸药创造了诺贝尔和平奖金,而原子弹则创造了持久的大国和平──极权暴政受到了“全面毁灭”的限制,人权思想和普世价值才得以蔓延开来:这其实是“以暴易暴”的范例,而不是人类真的变得良善了。
   
   
   (059)
   奥匈帝国衰落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它得以崛起的要素(奥斯曼帝国)的衰落;美国衰落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它得以崛起的要素(个人的创造精神)受到权力机构、商业机构的扼杀(政府权力日益泛滥、大学都变成了商业机构)。
   
   值得玩味的是,奥地利小说家卡夫卡还专门为美国写了一部小说:《美国》还是“一部很重要的作品”:十六岁的卡尔因受中年女佣引诱,与她生下孩子,父亲一气之下将他逐出家门;他只身流浪来到美国,在“已成了富人”的舅舅的帮助下摇身一变成了“人上人”,可后来他又违背舅舅的意愿与“坏人”为伍,同两个流浪汉打得火热,沦为别人的仆人和妓院里的跑腿……显然,那时的美国还不是一个城堡,而是一片丛林。
   
   
   (060)
   奥匈帝国对于西方文明的贡献──在奥匈帝国诞生的时候发挥出来的对于西方文明的贡献,就是防止奥斯曼土耳其的侵略扩张;但这甚至远远不及在奥匈帝国瓦解过程中发挥出来的对于西方文明的贡献,那就是产生了一大批绝望的并因绝望而变得极其辉煌的思想家……
(2014/1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