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上》)
   
   
   


   第五章、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041)
   教廷和伽利略的冲突并非“宗教与科学”的冲突,而是“外行领导内行”结果,正如共产党和知识阶层的冲突并非“政治与科学”的冲突,而是“外行领导内行”的结果,是强权政治的霸凌;而在“宗教与科学”之间,其实是没有冲突的,正如“政治与科学”之间其实也没有冲突──宗教与科学、政治与科学之间,只有互补;而所谓的冲突,只是宗教从业者与科学从业者之间的权力之争,只是政治从业者与科学从业者之间的权力之争。
   
   
   (042)
   制度和反制度(例如“公民抗命”),都是思想造成的。这并非“唯心所造”。因为我们的心、思维,都是来自更高的本原,那就是宇宙的思想、思想的主权。
   
   
   (043)
   由臣民来处决国家元首,这是西方历史的重大发明,其公开审判的方式完全不同于东方国家互相攻伐或阴谋暗害。在这种意义上,苏联处决沙皇一家的方式,更接近东方式的阴谋与暗害,而不像西方式的公开审判。过了十几年,斯大林比列宁进步了一点,懂得运用西方式的公开审判来执行东方式的阴谋与暗害。“莫斯科审判”的闹剧,结果比“叶卡捷林娜堡屠宰”(比“屠杀”的规模要小)著名得多。
   
   
   (044)
   个人安全的基础是:“不要和那些能够杀你的人打交道”;社会安全的基础是:也不要生活在一个能够消灭你的国家。
   
   
   (045)
   苏联的建立并非“庶民的胜利”,所以苏联需要解体,让位给美国的霸权。美国的霸权将摧毁所有的传统,在此基础上整合一个新的“中央王国”或曰“中国”;至于这个中国的首领集团,我们尚不知出自何处。
   
   
   (046)
   “主仆条款”,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序言》中的“四项基本原则”,预先规定共产党是国家的主人、人民是国家的仆人──这就是国家主权对于思想主权所发动的预防性战争的典型案例。
   
   
   (047)
   枪杆子可以建立暴政,也可以保障自由,甚至确保言论自由、抵制国家的侵权行为: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的持枪权,紧随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论自由权,不是没有逻辑的──枪杆子里面出了自由……但思想的主权却不是枪杆子的产物,而是天然的,在人生下来以前就注定了的。
   
   
   (048)
   强权意志,或者像某些智囊所文饰的“追求强力的意志”,不过是无权者、弱势者、梦想夺权的伙计们炮制出来的白日梦:如果他们一旦拥有了权力,就会转而消费,也就是消遣和游戏,以便寻求放松和软化,甚至腐化堕落──饥饿的蚊子比饱足的蚊子更加凶残:无产阶级专政比资产阶级专政更加贪婪、德国殖民者比英国殖民者更刻薄、尼采比斯宾塞更疯狂。
   
   
   (049)
   无产阶级一旦掌握政权,就会转而消费,也就是“消遣和浪费”,以便寻求放松和软化,甚至腐化堕落──无产阶级的腐化堕落比资产阶级还要迅速,根本不像资产阶级杜勒斯所说的需要等到第三代、第四代:无产阶级在实行专政之后的第二天,不,是当天夜里,就开始变成“万岁”,就开始腐化堕落了。
   
   贵族阶级的腐化堕落,需要几百年;资产阶级的腐化堕落,需要几十年;无产阶级的腐化堕落,只需要几年甚至几天──因为无产阶级是一个最不需要负责任的阶级,就像他们的老祖卡尔·马克思一样。杜勒斯所说的需要等到第三代、第四代的“和平演变”,那是指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成为狼狈为奸的莫逆之交所需要的时间,无产阶级的乞丐需要利用这段时间变成“有教养的”,所以他们还发明了“劳动教养”的方法论。可是杜勒斯这个小殖民者哪里懂得,土生土长的无产阶级可以立地成佛、马上腐败。
   
   
   (050)
   无产阶级专政、历史唯物主义、社会发展五阶段论……这些都是渴慕国家主权的伟光蛋们所制造的理论;唯物主义所抽象出来的“物质”,其实是一种观念,一种冷酷无情、嗜杀成性的观念,是某种思想过程的产物;至于现代人所说的“反物质”、“暗物质”,其实也是如此──“反物质”、“暗物质”,正在为极端的虚无主义、后现代意识形态,打开方便之门。
   (暗物质是指一种用人眼看不到的物质,但可以通过引力效应感受到。现有物理学理论认为,人类目前所认知的物质世界大概只占宇宙的4%。在这之外,暗物质占了宇宙的23%,还有73%是暗能量。
   )
(2014/1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