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谢选骏文集
·全球战国进入晚期
·满清为何挖空心思地阻止中国发展
·乔姆斯基不知道悬崖底下是太平洋
·“均富”的恶果就是伤口撒盐
·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美国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守
·“出云”号叫阵“辽宁”号
·朝鲜对美威胁不及芝加哥
·印度没有历史只有神话
·年轻而鲁莽的小国时代
·中国能够歼灭美国舰队吗/索罗斯不敢回答的问题
·北京大学沦为“被打的落水狗”
·纪念八十年前的绝处逢生1937-2017
·毛泽东语录是臭豆腐
·大学试图摆脱索赔的责任
·中国为何实行株连政策
·盖茨的预言只是他的生意广告
·魔鬼把德国送进地狱
·贫富差距和生物进化
·英国军队的禽兽传统由来已久
·与北京平起平坐还是与中国平起平坐
·基督教与天上的财宝
·种不同,不相为谋也——东亚民族与南亚民族
·印度怎敢保护联合国成员国
·印度东北部应该独立
·汉奸毛泽东带头出卖了锡金
·出卖同志和兄弟的共产党中国
·诺贝尔奖的贬值
·我的小国时代名不虚传
·美囯人为何开始仇富
·中俄关系终将回归正常
·纪思道到底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
·犹太人为什么吝啬
·印度为何沿袭英国殖民统治
·成吉思汗是熟番而不是生番
·普世价值的根源在这里呢
·这位作者还是不懂美国的法律
·这位大法官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比女人还要女人的希特勒—普京
·气候与血统——兼答曾节明“与谢选骏商榷”
·请给基督徒一线生机
·解决非洲问题是全球政府的前提
·自由主义就是要保护变态的少数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须卖国
·伦敦客配合国家主权扼杀思想主权
·庄子的恶意
·蔚蓝色的中国开始出现
·华人赌瘾来自亡国奴经历
·商羯罗为什么自杀?
·广西吃人事件的民族背景
·中国人缺乏快乐基因
·统一全球必先统一日本
·两个主义的斗争接近了尾声
·华人在美请华人律师打官司包输
·我就是文王
·康德是伪善还是无知
·登山与朝圣
·国家主权拔河赛的牺牲品
·自由主义的限度
·中共外交部沦为“西奴”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徐文立的捏造露出马脚
·中国为何割让大片领土给俄国
·李煜和刘晓波
·08宪章与警察暴力
·诺贝尔肝癌奖与诺贝尔恐怖奖
·郭文贵代替刘晓波成为“核心”
·刘晓波愿意归入上帝怀抱
·《金融时报》的骗术
·习近平真被架空了吗
·“习近平思想”不如“习近平主义”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三百年殖民地”的血淋淋样板
·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偶像
·理解力与创造力
·人权与种族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上》)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上》)
   
   
   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第二章、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第三章、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第四章、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第五章、教廷“外行领导内行”
   
   第六章、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第七章、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第八章、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第九章、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第十章、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第十一章、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第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第十三章、“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第十四章、“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第十五章、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第十六章、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第十七章、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第十八章、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第十九章、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第二十章、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001)
   文王与武王:文王是思想主权的代表,武王是国家主权的代表;周公与孔子:制礼作乐是国家行为,述而不作是思想行为。述而不作所本的,不仅是古人的思想,而且“天道的思想”,也就是类似于“上帝的话语”、“自然的密码”那样的超越人类的某种作品。所以又说:“天何言哉,四时行焉,万物生焉,天何言哉。”
   (002)
   圣人与领袖:思想主权的话语VS.国家主权的王国。在宗教领域,“教会组织”类似于“国家主权”的体现;“神学体系”类似于“思想主权”的体现。在政治领域,史官是思想主权的体现;史书是思想主权对国家主权的批判。
   (003)
   国家主权统治人们的肉体,思想主权统治人们的精神;国家主权的功能是统治他人;思想主权的功能是认识自己。
   
   思想主权不是思想斗争,更不是宗教战争──思想主权没有内在矛盾,没有实质分裂,没有新旧冲突,只有生生不已。
   (004)
   认识自己的目的是“控制自己”;统治他人的结果是“放纵自己”。认识自己并“控制自己”的结果是:艺术(感性)、科学(理性)、宗教(理性加感性)。统治他人并“放纵自己”的结果是家族(感性)、社团(理性)、国家(理性加感性)。
   (005)
   “消灭国家”是国家主权的口号;“消灭思想”是国家主权的做法。实际上,国家乃不可祛除之恶,而想要消灭思想,本身就是一种思想的结果。同时,国家主权的不可战胜──那也不过是思想所产生的幻觉:即使人人信从的幻觉,依然是“集体的幻觉”;正如“导向大规模杀伤死亡的不断革命幻想”依然是幻觉。
   
   思想寻求世界的可理解性,国家则阻扰、误导甚至禁止这一可能性。
   (006)
   政治一旦和金钱挂钩,就会产生腐败;信仰一旦和金钱挂钩,就会产生伪善,思想一旦和金钱挂钩,就会产生剧毒。
   
   思想主权的力量──任何暴徒都要不同程度地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说尽天下漂亮话”才能“干完世界丑恶事。”
   (007)
   国家主权塑造国家主权的容器;思想主权塑造思想主权的容器:国家主权的容器就是领主、官吏、公务人员;思想主权的容器就是祭司、哲人、科研人员。
   (008)
   国家主权对思想主权的欺压:政治家丘吉尔草草地与物理学家玻尔见了一面,实际上在告诉后者停止干预政治……玻尔后来说,丘吉尔把他当作了一个小学生──于是物理学家希望阻止的核军备竞赛,在政治家之间疯狂地展开了,整个世界都被卷入核武器和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金蛇狂舞……
   (009)
   欧洲的主权国家与印刷术一同崛起,而纸媒的败退浪潮,则是国家主权解体的象征:主权国家和国家主权,将随着纸媒的消失一同瓦解;思想主权及其主权思想将得到独立的、至高的地位。
   (010)
   “我思故我在”颠覆了“我在故我思”,就像“地球自转”颠覆了“东方红”(太阳升起来了)──这是“近代欧洲的启蒙;现在,“思想主权”即将颠覆“我思”的神话,澄清现代思想的混乱、弥合现代心灵的分裂、解决现代意识的孤立。“思想主权”提出了“思我故我在”,并指出社区、集团乃至一切人间组织。都是国家主权的延伸或变态。
   
   仅仅“无政府主义”是不够的,重要的是:思想必须摆脱国家和一切组织的束缚、并且获得至高无上的独立地位;不仅要获得独立地位,而且要获得至高无上的主权地位。我再重申一遍:是思想创造了国家,而不是国家创造了思想,是思想主权创造了国家主权,而不是国家主权创造了思想主权。
   

此文于2014年12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