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谢选骏文集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下》)
   三十八章、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371)
   “嬉皮士物理学家”卡普拉(Fritjof Capra,1939年)的《物理学之道──探索现代物理学与东方神秘主义的平行》(Tao of Physics──an exploration of the parallels between modern physics and eastern mysticism),将《华严经》思想与现代物理学联系起来……他在里面看到了“暗中的秩序”;“伯曼认为,艺术与科学的差异通常是暂时的,‘它并不存在于过去,同样没有理由存在于将来’;科学不是纯粹的事实堆积,而是‘新鲜的概念模式的创造’”──“暗中的秩序”也许是“暗物质”的通俗表达,但依然是“思想主权”的产物,否则就无法被思想的产物所感知。
   
   暗物质是指一种用人眼看不到的物质,但可以通过引力效应感受到。现有物理学理论认为,人类目前所认知的物质世界大概只占宇宙的4%。在这之外,暗物质占了宇宙的23%,还有73%是暗能量。目前,寻找暗物质粒子、研究暗能量的物理本质、探索宇宙起源及演化的奥秘、结合粒子物理和宇宙学的研究已成为二十一世纪天文学思想和物理学思想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思想决定观察!观察刺激思想!
   
   “卡普拉《物理学的道》尤其是《转折点》毫不掩饰地宣布说,只有科学、精神和希望混合在一起,才能创造出一个较为理想的社会。”──不过这还是高估了人性,回到了前基督时代的异教信仰;而科学、精神和希望的混合主义,很可能产生更坏的东西。
   
   
   (372)
   英国动物行为学家道金斯(Clinton Richard Dawkins,FRS,FRSL,1941年-)说:“信仰是一种放弃,一种借口,用以逃避对证据的思考和评价;信仰就是信念,它缺乏证据,甚至就没有因为证据而成立……信仰,因其是一种没有证据垫底的信念,因而是所有宗教的主要缺陷。”──这在科学上也许是对的,但其在艺术上和爱情上就是错误的了;宗教在功能上更接近艺术和爱情而非科学,宗教也是艺术和爱情的升级版,并构成了一种对于艺术和爱情的制约,使之不致走火入魔。
   
   动物行为学家道金斯,“反对宗教的第三个论据是:以宗教的名义曾经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灾难。”──他这种移花接木的方法同样适合于作出以下论断:1、“以科学的名义曾经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灾难”,2、“以民族的名义曾经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灾难”;因为,历史表明人类曾经以任何名义给自己带来巨大的灾难……这不是宗教的问题,也不是科学的问题,而是人性的问题,是人的动物性的问题──英国动物行为学家似乎恰好不了解动物行为,因为罂蒺藜(英吉利)人的动物性最强,也就是说,离开中国最远,和中国人相差最大。难怪罂蒺藜人最为擅长的,就是贩卖鸦片。
   
   
   (373)
   英国动物的行为学家不太明白人生需要科学,但同时也需要艺术和爱情,后者的重要性并不逊色;艺术和爱情甚至常常作为“人生的目的”而出现,相形之下,科学倒显得只是“人生的工具”……但艺术和爱情也是极端危险的,就像自由一样,经常像落下的尖刀,让人猝不及防。
   
   英国动物的行为学家需要理解:艺术和爱情具有危险的一面,就像自由若无宗教的责任予以约束,是无法持之以恒的;这一制约对于科学也是适用的──只有“不科学的宗教”、“超科学的宗教”,才可能制约科学中的魔性成分,一如制约艺术和爱情中的魔性成分;使得科学、艺术、爱情中的现象的、现世的、现金的动物因素,受到限制……这一限制对于人类这个超强集团来说,可能是避免自我毁灭的主要途径。
   
   “道金斯的主要创造性贡献就是他的‘文化因子’(memes或曰“心因”)概念,一个描述基因的文化对应物的新词语;他论证说,作为人类认知进化的结果,诸如观念、书籍、旋律和文化实践之类的东西变得类似基因,即更成功者存活下来,并将‘再造’和为后代所用……”──他似乎没有意识到,实际上,文化因子只是“思想的惰性部分”;正如“意识”是“思想的可见部分”。因为英国人毕竟是英国人。
   
   
   (374)
   “生物学家古尔德(Stephen Jay Gould,1941──2002年)宣称:科学和信仰应各自分离,因为它们属于‘不相重叠的权威’。”──尽管在“思想”的层面上,两者具有同一性质。但正如社会领域的立法、司法、行政的三权分立一样,精神领域也应该实行科学和信仰的两权分离。
   
   
   (375)
   “丹尼特(Daniel Clement Dennett,1942年──),试图说明:生命、思想、语言、艺术和意识,本质上不超出‘工程学问题’。”──他这里所说的“思想”,显然只是“狭义的思想”;因为广义的思想的主权的主权意义的思想,不仅包括了语言、艺术和意识,而且包括了生命本身,甚至包括了全部非人的自然世界……
   
   
   (376)
   “胡桃中的宇宙”(the Universe in a Nutshell)作为《哈姆雷特》(传说是半神话人物威廉·莎士比亚的作品)里的一句台词,与其说是像书商们吹嘘的那样、是对现代物理学的预言,不如说是对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1942年──)瘫痪在轮椅上的悲惨处境的预言,但霍金不甘屈服于命运的摆布,他要证明自己的价值,于是以“果壳中的宇宙”为题写了一本书,来抗议命运的捉弄,并宣告自己就是神,他甚至替人类的灭亡定好了时刻表。
   
   
   (377)
   普洛特金(Henry Plotkin,1945年──)《达尔文机器和知识的性质》(Darwin Machines and the Nature of Knowledge)指出,人们“适应性地思考,而不是符合逻辑地思考”……他从沃森和科斯米德斯的研究当中找到例子表明,当逻辑智力难题抽象地提供给人们时,他们解答不了;当难题以普通的社会问题提出时,人们就很容易解答出来──“适应本身是一种知识形式,是一个有机体历史的组成部分,它决定了一个有机体如何出生,知道什么以及如何知道;按照这一推理,‘高级’动物所展示的智力显然是一种处于不断进化的适应过程,它自身又有助我们去适应:在普洛特金看来,存在几种智力功能,其中之一是协助社会整合:人是一种社会动物,从与他人的合作中受益;语言和文化因而可能从这个角度得到阐释。”──那么,还有其他的生命过程、其他的智力功能、其他的思想角度吗?
   
   
   (378)
   “《拯救奥菲利亚》(Riviving Ophilia)认为:女性比男性的自尊水平低,成年男女的人格差异源于发展过程中的破坏性事件。”──这种观点虽然观察到了现象,却作出了错误的解释:成年男女的人格差异其实并非源于发展过程中的“破坏性事件”,而是源于荷尔蒙的差异。男性的自尊,还是出于领地意识的需要。
   
   
   (379)
   据说华尔街有句致富格言:“要想致富,就必需远离蠢才,至少五十米以外。”──这等于说“鲨鱼要想吃饱,就必需远离蠢才,至少五十米以外。”……这怎么可能呢?如果远离蠢才至少五十米,鲨鱼吃什么呢?又如何可能吃饱呢?如果远离蠢才至少五十米,华尔街又如何致富呢?可见,所谓“华尔街的名言”其实是诱饵,是用假装的清高来吸引受害人上当受骗的“局”。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因为当大众一旦遵从了他们的指示,他们立即就开始逆向操作,让大众血本无归。
   
   “到二十世纪末,商业化最成功的艺术门类是魔幻,表面原因是因为适合计算机生成的图像对于一个科学主导的世纪,这充满讽刺意味。”──实际上,现代科学已经走到了“科学怪人”的地步,走到了失去控制的、反人道的境地。
   
   
   (380)
   有一本书的题目是《依赖理性的动物:为什么人类需要德性》(Dependent Rational Animals: Why Human beings need the virtues,Alasdair MacIntyre);它使我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依赖理性的动物:为什么人类需要病毒”(Dependent Rational Animals: Why Human beings need the viruses)──电脑病毒的肆意横行说明人类的内心深处具有“渴望病毒”的深刻需要,这种需要接近《圣经》上所说的“魔鬼”,但也有所不同。在某种意义上,人们对于德行的需要,其实是产生在对于病毒的需要之后的,其功能是为了抑制病毒、抑制原罪。
(2014/1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