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谢选骏文集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下》)
   
   
   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351)
   “1913年8月,密会居里夫人的爱因斯坦发现:为了逃避丑闻的压力和围剿,居里夫人加倍努力地投入科学发现的工作:她的头脑充满了辐射的光辉。”──“向前逃跑”的无奈,经常是“历史的原创力”。
   
   
   (352)
   帝国的遗产:“布拉格小组的观念完全符合索绪尔、俄国形式主义、胡塞尔的思想,也符合格式塔的观念;此外,布拉格小组还与维也纳学派建立了联系。”──布拉格小组、维也纳学派及其衍生物,是奥匈帝国、德意志帝国甚至俄罗斯帝国(白俄流亡者)的学术碎片。
   
   
   (353)
   “列维·斯特劳斯的知识先驱是他所谓的‘三大主妇’之一,卡尔·马克思,另外两位是弗洛伊德和地质学。”──这是因为马克思认定:“社会科学不再以事件为基础,正像物理学不再以感觉材料为基础。”也就是说,要赤裸裸地以思想、以先验结构为基础。
   
   “斯特劳斯的结构人类学抨击了启蒙思想及其自负:它竟然要向全人类提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而“西方社会对于南部比卡瓦拉族印第安人的‘亘古不变的生活方式’的迷恋;则表明了西方与历史性的一刀两断,揭示了‘后现代时期的肇始’。”──有人说,这是“列维·斯特劳斯以某种方式使南比卡瓦拉复活的”,不过在我看来,这不是他者的复活,而是“西方自我的借酒浇愁、借石攻玉”,是西方自己的转变所造成的外部捏造和所谓的“创造”。
   
   (354)
   “《忧郁的热带》得益于双重的失利:1、列维·斯特劳斯先是想利用自己作为人类学家累积的经验,创作一部小说,但在写了三十页之后放弃了……2、另一重失利是他两次试图入选法兰斯学院都遭到失败:‘如果当时能申请到任何一所大学的教职的话。这本书是永远不敢动笔的’。”──绝处才能逢生:不仅人生如此,思想也是一样;因为人生本来在绝路,人生必须通过思想获得出路。
   
   这是西方文明的忏悔:“《热带的忧郁》是以‘我讨厌旅行、我憎恨探险家’的著名语句开篇的;不仅如此,它还说道:‘当我们环球旅行时,门看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我们把自己排泄出的污秽,吐到了人类的脸上。’”──这是西方文明的忏悔……这样的文明,还会拥有“可持续发展的未来”吗?
   
   
   (355)
   “作为意识形态退潮的标志(意识形态曾经激发结主义的灵感),结构主义露出了正在发展的整体化意识形态的轮廓,它以一种令人晕眩和致人死地的盘旋,既揭示了综合精神的形成,也表现了综合精神的灭亡。”──这是西方精神的末日,也是女权主义和同性婚姻的开始。
   
   “结构主义的记号,体现了知识先锋派的欲望,即通过写作使世界革命化。”──写作并不能使世界革命化,因为世界上多数写作不过是为了把世界固定化;唯有努力突破现状的写作、唯有其背后具有真正活的思想的写作,才能使世界革命化、即展现世界的本来样子。
   
   
   (356)
   “理性丧失了魅力:西方的进化论的断裂在1943年,即‘最终解决’的那一年”,在达豪和奥斯威辛,在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营,”科技现代性成了一种高度的压制力量,成了陷入怀疑的意识形态的星际杀人机器。”──当然,这还不包括用科技手段杀掉的三亿中国婴儿。
   
   “我们社会的抵抗、封锁、惰性,瓦解了革命末世论;政治意志和政治承诺已经失信于人,同样,相似的理论失信也玷污了所有的历史事物。”──现在,惟有回到“思想主权”的原点,重新出发,才能再创世界历史的新局。
   
   
   (356)
   “乔姆斯基(Avram Noam Chomsky,1928年──)走得更远,在1988年出版的《语言与知识问题》中他宣称:‘这是完全可能的(有人或许认为这种可能性是不可抗拒的),即我们从小说中要比从科学心理学中学到更多关于人类生活和人性的知识’”──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小说是“对思想的白描”;而科学心理学不过是对“对思想的分析”……分析永远赶不上白描,因为白描是“直观的”、“第一手”的。
   
   “乔姆斯基在1957年发表的著作,涉及有关人性的思考,:小孩能以从来没有听到的方式合成单词……语言之间的差别与‘深层结构’相比似乎肤浅,这一现象存在于所有的语言之中(所谓‘深层结构’是指词类即我们所说的语法和句法之间的关系),语言结构和大脑存在某种对应关系。”──阐释学主张的“不是我们说语言,而是语言说我们”,甚至“读者决定一切”,原来不是“唯心主义”,而是“实证科学”;反过来,也可以证明“唯心主义”距离“实证科学”,似乎比“唯物主义”距离“实证科学”更为接近。
   
   
   (357)
   “结构主义”之作为犹太思想(马克思+弗洛伊德)的回光返照,是一种十九世纪的垂死挣扎,尽管它不再坚持欧洲中心论了,甚至做出了“后殖民时代”的让步,但这个让步只是一个开头,远远没有结束──结构主义因此必须让位给更加通情达理的思想。
   
   作为犹太思想分支的结构主义,“本来是可以在苏联发展起来的”,但是随着奥塞梯人斯大林击败犹太人托洛茨基,结构主义也被勒死了──这一事实,“表明结构主义的下列观点是站不住脚的:‘文学以自身为目的,它完全处于历史语境之外。’”──实际上,历史语境虽然是由思想创造的,但却不是由文学创造的;文学也不是什么灵魂的工程师,而只是权力的奴仆。只有不见于文字的思想,才是文学和灵魂之母。
   
   
   (358)
   百猴效应(Hundredth monkey effect):“1952年,幸岛(Koshima Island)的科学家将红薯扔在沙地上喂猴子,猴子喜欢红薯,但讨厌上面的泥沙,一只小猴子发现用小溪里的水可以解决泥沙问题,然后把这个诀窍教给了妈妈。不久伙伴们也学会了这个方法。1952年到1958年之间,所有年轻的猴子都学会了清洗红薯上的泥沙,而成年猴子中,只有效仿自己孩子的猴子才学会了这种进步,其他的成年猴子还是吃脏红薯。在1958年的一个秋日,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一夕之间幸岛上几乎所有的猴子都学会了洗红薯!更惊人的事情是,清洗红薯的习惯跨越了海洋……其他岛屿以及大陆上的猴子也开始洗红薯!这是否意味着:当只是有限数量的人知道一个新方法时,它仍是这些人的个体意识,但是存在着一个临界点,只要再有一个人接纳了新思想,之后几乎每个人就都会接纳这种思想!”……有人认为上面所述,是一种典型的伪科学,因为猴子的学习始终是缓慢而连续的,并不存在临界的突变点。并且学习这个方法的大多是年轻猴子,老猴子很难学会。只是随着时间推移,老猴子逐渐死掉了,这个方法才逐渐变成整群猴子的主流。附近另一个岛的猴子也学会了这一手段,不过这是因为有一只猴子游到了那个岛上并活了好几年,从而传播了这一知识,目前似乎并没有扩散到别处的迹象。
   
   “时至今日,印度南部宗教戏剧演员,挟其银幕上的神圣形象,跃身政治舞台的情况,仍旧屡见不鲜;影像与现实的边界,在印度特殊的文化氛围下,似乎显得特别模糊。”──这是一个“只有神话没有历史”的文化所特有的现象;但其实在世界各国都有不同程度的体现:美国的里根不是当上了总统?中国明星的丈夫(毛泽东、习近平)不是慢慢都当上了“国家领袖”?
   
   
   (359)
   “乔治亚州上诉法庭的法官指出:‘达尔文的猴子神话是引起放纵、乱交、吸毒、服用避孕药、变态、怀孕、流产、看色情刊物、污染、毒害以及其他形形色色犯罪形式的罪魁祸首。’(《时代杂志》1981年3月16日第82页)”──老师考试学生,是因为他不知道学生的学习成果到底如何,上帝考验人们不可能不知道结果如何──那上帝为什么还要故意让一些人“犯罪跌倒”? 难道是为了提供一个“自然选择”的程序?
   
   “毫无疑问,如果知道二十世纪的人如何利用他的理论来为所有的意识形态辩护(从资本主义到马克思主义再到纳粹主义),达尔文的亡灵也不会安宁。”──因为他将为马克思主义、资本主义、纳粹主义欠下的累累血债负责;尽管他也可以为自己辩解说:“科学理论是中立的,但对科学理论的应用却不尽然。”
   
   
   (360)
   “作为一项社会活动的战争”:这个标题说明了“杀人产业”远比打猎和屠宰业兴旺发达,军火工业不过是冰山一角──“利比里亚和卢旺达原始的大砍刀杀死的人多于海湾战争中时髦的现代军火所致死的人”,与此同时,“计算机程序编制专家中的一个先锋已经发动了电子战争中的一次小规模战役。”
   
   “个体之所以在进化中得到选择,是因为他们为了自身的繁殖利益去做出行为,而物种的命运其实与个体的繁殖成败无关。”──所以反过来看,“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在生物学上也是荒谬的,结果只能被少数野心家阴谋家用来欺骗公众;或是牺牲了优秀的品种来祭祀劣等的品种。与此相关,优生学的努力,不仅徒劳,且让劣种生得更多。
(2014/11/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