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谢选骏文集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
·思想主权·后记·附录对话·援引书目
·谢选骏:逆向殖民化与全球民族的兴起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福音书》与《古兰经》
·灭佛在文明史上意味“吸收”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第四章信耶稣的国民:民族主义与1920年代中国基督徒的身份问题
·第五章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第六章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第七章基督教在危害中华民族的安全吗?
·基督教在中国所面对的三个重大挑战
·第九章儒家和基督教为什么争战
·第十章怎样看待基督教在中国农村的迅速扩张?
·十一章“中国梦”运动中的中国基督教乱象
·十二章基督教在近代中韩传播不同境遇的原因与启示
·十三章日本基督教与韩国基督教
·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十五章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十六章极端民族主义与基督宗教信仰
·十七章基督教普世观念与民族主义
·十八章基督教的世界主义和天下大同思想
·后记:“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中国共产党与圣殿骑士团
·《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
·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
·中国人为什么尚未高贵
·如何解决中国的“非常态”?
·中国也需要全国祈祷日
·钱钟书、刘小枫之作为毛泽东狗奴
·先覺之歌Song of Foresight
·先覺之歌總目錄
·黃帝陵前
·懷念古代中國
·中華古典
·亡國的見證
·民族的希望
·活人的宣言
·民族良心的往事縈回
·日暮行
·英雄之死
·民族的童年
·靈思
·專政
·淒涼
·青黃不接的中國
·中國被春天放逐
·中國的夜思
·新王國的曉歌
·中國的昏歌
·中國的夜歌
·中國的獨歌
·中國的春歌
·獨龍吞滅了夏
·中國的海歌
·夜氣歌
·哀歌復浩歌
·土花曲(青苔歌)
·阡陌曲
·美人曲
·雲天曲
·聽曲
·日暮復日暮
·历史上最精彩的演说词之一(洪秀柱)
·洪秀柱可能成为中国的圣女贞德吗?
·洪秀柱“一中同表”把球踢给了习近平
·中共主张洪秀柱退居二线当副总统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爱因斯坦与瞎猫赌徒
·日本新安保法与中国的新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下》)
   
   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331)
   “透彻的伪善,甚至让我们自己也看不到自己的意图。”──这就是自由主义的实况!有自称“自由主义者”的人说,“伪善”毕竟比“不善”要好;但是伪善如同假药,“假药”难道比“无药”要好?伪善难道还有可取之处?(有一个冷笑话,说到有人想自杀吃了老鼠药,最后因为是假药而没死,因此卖假药的人功德无量。──这就是中国奸商或自由主义者的“聪明自辩”。)
   
   
   (332)
   “自由市场是一种知识成就。”──也就是说,自由市场是一种思想的结果,自由市场并会进一步刺激生命的发展。但是自由市场却不是自由主义,因为自由主义往往变成了一种市场垄断。
   
   
   (333)
   消极自由是“放任不管、无所限制的权利”,积极自由是“一个人想成为自己所想成为的那种人的权利”──消极自由可以定义为“你不要管我”,积极自由可以定义为“我还要管你”:追求上述自由,是所有人的“劣根性”,是人类的“原罪的起源”。
   
   
   (334)
   存在主义就是“没有规矩”:“批评者谴责存在主义是一门腐朽的哲学,这种批评在实践上没有多大过错,因为人们援引存在主义为一切形式的自我放纵辩解:性滥交、革命暴力、蔑视法律、滥用药物,都被视为正常的行为。”──“没有规矩”曾是中国大人斥责小孩的经典句子,也是一切后现代文化的主要特征。
   
   而“‘新人文主义’的概念,也就是炮制出一种普遍的‘被思考和说出来的做好东西’的意识形态并将之列入日程,不仅是不合理的,而且简直就是一个乌托邦。”──可惜的是,这还够不上一个乌托邦,因为它缺乏乌托邦的宗教性质,而且由于人性的作用很快地会遭到证伪的检验而一败涂地。
   
   
   (335)
   年鉴的布罗代尔(Fernand Braudel,1902—1985年)的《地中海》一书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欧洲的恶劣气候使得其农业劳动力较为昂贵,从俄而促进了农业技术的发展……其实,华北的气候比欧洲远为恶劣,但为什么没有促进类似的技术发展?相反,倒是气候比较适宜的江南,发展了比较华北更好的农业技术──江南的农民比较华北的农民更少休闲的时间,但这并没有妨碍他们在农业以外去发展手工业,而中国北方的农民却以在漫长的冬季晒太阳和捉虱子著称。
   
   
   (336)
   “哲学家胡克(Sidney Hook,1902──1989年)在艺术和科学之间做了一个有趣的比较:‘拉斐尔的圣母玛利亚如果没有拉斐尔、贝多芬的奏鸣曲和交响乐如果没有贝多芬,都是不可思议的;但在科学研究中,任何一个科学家所取得的成绩,其所在领域的其他科学家也可能取得。’”──这种说法貌似有理,却忽略了科学发现本质上依然是一种发明创造,是思想的产物;换言之,尼采的“塞进去”和“找出来”的二分法,也同样是表面化的甚至是科学主义的:在这种意义上,尼采和胡克都无愧于“达尔文主义者”的称号。
   
   
   (337)
   这是一个精神病患者的视野:“西班牙超现实主义画家达利(Salvador Dali,1904──1989年)1931年制作的《记忆的永恒》‘使混乱有了条理,使现实没了信誉’;时间像软软的奶酪一样溶化,尺寸遭到扭曲,黄金因为腐烂而璀璨闪亮。”──这也是濒死感的发作:1931年日本入侵中国,八年之后引起第二次世界大战。
   
   
   (338)
   科学的本质是总结人的感官经验,这一处境使其无法脱离人性:“戈尔丁(Willeam Gerald Golding,1911──1993年)在1959年创作了《蝇王》,书中注定死亡的主人公佩奇说:‘生命是科学。’其他人物将他打死,然后恢复了本能和野性,从而证明他的观念是错误的……在多数人看来;科学爬得太高,然后重重摔下:科学力图刺穿天堂,却以玷污地球而告终。”──科学之所以会力图刺穿天堂,却以玷污地球而告终,其原因就是因为科学无法脱离人性,结果只能扩张人性的错误,导致巨大的恶果。
   
   
   (339)
   1935年,奥地利生态学家劳伦兹(Konrad Lorenz 1903—1989年)在研究小动物的过程中,发现了“印刻”(Stereotype)现象:小动物(如小鸟)出生后最先看见或听见的对象似乎是印入其感觉中,因而对该对象产生追随的反应;小动物不但偏好追随该对象,而且喜欢接近它;印刻的对象消失后,小动物会发出悲鸣;当它重新出现时,小动物会发出满意的叫声……人类也有类似现象,这就是“奴化”的起源;领袖与信众之间的关系,类似与饲养员与小动物的关系。
   
   
   (340)
   “米德尔敦:当代美国文化研究”是一本1920年代出版的社会学调查报告,它指出:典型的美国城镇只有商业阶级和工人阶级,而缺乏欧洲式的上流社会──这样的美国显然不是一块适于思想发展的土地,所以美国的思想和技术多是在那些拥有上流社会传统的移民社会的帮助下发展起来的;这样的美国欠缺文化之美是显而易见,不仅显得粗鄙,而且以此自豪──这与中国革命尤其是“土地革命”造成的后果,倒是不谋而合的。
   
   粗鄙的美国欠缺文化之美,这与中国革命尤其是“土地革命”造成的后果倒是不谋而合的──这一现象是否说明,“中国革命乃是某种欧洲殖民主义活动”?例如,是苏联殖民主义的后果?苏联的西伯利亚,岂不相似于美国的中西部?苏联对待中国的态度,类似于美国对待南美洲的态度。
(2014/1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