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谢选骏文集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下》)
   
   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321)
   “城市人类以缩小个人生活范围的代价换来了权力和环境控制能力的极大的集团型发展。”──另一方面,城里人因此也特别需要个人主义,来保持心理的平衡;越大的城市,就会发展出越为强烈的个人主义和独立精神:个人主义和独立精神乃是对于狭小生活空间的弥补和反制。
   
   
   (322)
   “城市的作用在于改造人……对话是城市生活的最高表现形式之一……对话使人们互相亲近,使人们逐渐脱离了野蛮和暴力,而具备了某种温和的举止,具有了人性与正义,因此他们满足于权利和义务的均衡,与同仁和下属互相迁就,并且服从自己的领导和上司……它推动社交圈子的扩大,以致最终能使所有的人都参加对话。”──1980年代的中国好不容易蹒跚走向了这条对话之路,就被1989年6月3日晚间开始的街头屠杀运动给中断了;看来中国注定还要经历一次隋朝末年那样的人民起义,才能重新走向对话的道路。
   
   
   (323)
   “除了开放性这个特点以外,广场表现不出任何其他统一性;几乎任何功能这里都包括了,几乎任何类型的建筑这里都能找得到。”──但在“开放性”的意义上,“天安门广场”却是最为欠缺开放的元素的,因此“天安门广场”实在没有“广场”的性质,“天安门广场”只有“天安门墓地”的性质:“天安门墓地”不仅有“毛房”,还是屠场;然而除了封闭与镇压,它也不是一无所有,因为它的血泪凝聚了一个新的民族: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华人,不同于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唐人、第一期中国文明的汉人。
   
   
   (324)
   “有一种社区既不懂得超脱又不懂的反抗,既不懂得诙谐讥嘲又不懂得标新立异,既不懂得机制的斗争又不懂得公正的解决”──这就是1989年6月3日晚间开始的街头屠杀运动以后的北京──“与这种社区相比,死城的沉默反而显得更加的庄重而威严;这样一出戏,必定不会有什么好的收场。”
   
   
   (325)
   美国总统雕像山(Mount Rushmore National Memorial)是如此效法了古代的专制主义和暴君统治:“亚历山大大帝的建筑师提出,要利用阿索斯山(Mount Athos)给亚历山大大帝雕凿一个英雄雕像。”如果说在前基督教的希腊化时代这样的英雄崇拜的异教信仰还是可以理解的;那么在一个号称“清教传统”的新大陆,这样的英雄崇拜就是不可思议的了──我个人猜想,那肯定是南北战争的血腥屠杀的后遗症,是一种与“清教传统”和“自由美国”格格不入的东西。
   
   我后来专门对此查考了一番,原来美国总统雕像山(Mount Rushmore National Memorial)不仅肯定是那南北战争血腥屠杀的后遗症,而且是世界大战的总结和准备:完成于1927年至1941年的两次世界大战的间歇期──显然,这是罗斯福“新政”的产物,是一个唾弃上帝、崇拜英雄的国家主义至上的明确信号,是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同路人。
   
   
   (326)
   “雅典的民主需要雇佣两千名斯基泰人(Scythians)的弓箭手来保护议会和法院。”美国的民主就不需要外国雇佣军来保护,因为美国人民还有英国封建制度沿袭下来的效忠习惯,知道应该服从自己所反对的权力。
   
   
   (327)
   “历史的辉格式解释”表明:“历史”与其说是“事实”,不如说是“思想”──《历史的辉格式解释》(whig interpretation of history,相应的形容词和名词还有Whiggism 和Whiggery)是英国史学家巴特菲尔德(Herbert Butterfield)在1931年出版的,它例举英国辉格党的历史学家从党派的利益出发,用历史作为工具来论证辉格党的政见,依照现在的需要来解释过去的历史……其实,这“历史的辉格式解释”是“人类的通病”,其他党派也无一能免。
   
   
   (328)
   鼓吹“福利济贫思想”的英国的工党活动家韦伯(Webb)夫妇,却写出了《苏维埃共产主义──一种新的文明?》的宣传小册子,说苏联的一切将在未来的一百年中传播到世界上许多的国家,韦伯夫妇助长了斯大林的恐怖,并加固了苏联的地狱……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安娜路易斯斯特朗一类也在中国发挥过类似的作用──他们在潜意识里可能是鼓励俄国与中国,复制英国殖民者在澳洲和美洲的种族清洗,这一次是以“阶级利益”的名义。
   
   
   (329)
   只有像英国作家威尔斯(H.G.Wells)只见“事实”、不见“思想”的人,才会具有这样的信仰:“总而言之,把历史和神学区分开来不是件太难的太难的事情。”──威尔斯没有多余的头脑用来想一想:他这样的信念本身,可能就是一种神学的体现。
   
   
   (330)
   哈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1899—1992年)的“自发社会秩序”理论是对于思想主权的初级认识,而他的“通往奴役之路”则看到了国家主权对于思想主权的威胁;可惜的是,他的眼界不如互联网时代的人们来得宽广,无法看到即使自由主义对国家也是“通往奴役之路的准备阶段”,欧美国家“民主社会”在二十一世纪向社会主义的转化,说明了这一“通往奴役之路”的准备阶段已经完成。
(2014/1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