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谢选骏文集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下》)
   
   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311)
   “刘易斯(Clive Staples Lewis,1898──1963年)所说的无私之爱(Agape)不求回报,它是对唯物主义和自然主义的公然蔑视,是一个人所能体验的最甜蜜的欢欣。”──这种说法省略了一个核心问题:这种大爱、无私之爱,其实还是基于语言的交流、语言的唤魂,基于语言所带来的“对于以往教养和共同经历的甜蜜回顾;换言之,是移情,是内在吗啡的激励。
   
   
   (312)
   “海森堡(Werner Heisenberg,1901—1976年)的量子力学‘测不准原理’表明,可以分别测准一个粒子的位置或者动量,但不可能同时测准这两者,这就让科学和神学都深感不安。”──不过在我看来,神学的不安正是应了圣经上的话:“叫他们看是看见,却不晓得;听是听见,却不明白──恐怕他们回转过来,就得赦免。”(《马可福音》第四章)神或自然的奥秘,总有一部分是永远向人封闭的。
   
   “我们必须记住,我们所观察到的不是自然本身;自然是根据我们提问的方式而展露自己的。”──可以作为注解的是海森堡本人的失败:他曾是纳粹德国核武器发展的领导人,可是纳粹德国始终没有能力将核武器从理论变为现实……希特勒不该让一位科学家去组织科学研究的;因为思想和实践永远具有紧张的关系,甚至是对立的。
   
   思想主权的角力:海森堡的测不准原理即将遭遇打破的宿命──“测不准原理”又名“不确定关系”(Uncertainty principle)”,是量子力学的一个基本原理,由德国物理学家海森堡于1927年提出;该原理表明:一个微观粒子的某些物理量(如位置和动量,或方位角与动量矩,还有时间和能量等),不可能同时具有确定的数值,其中一个量越确定,另一个量的不确定程度就越大;但现在研究人员认为,在不久的未来量子存储器出现之后,利用量子存储器一对纠缠态的粒子能够被同时精确测量位置和动量……根据发表在《自然物理学》杂志的一篇论文,研究人员声称一种量子存储器或能打破海森堡测不准原理的限制:当两个粒子纠缠,对其中一个粒子的一个变量的阅读会导致这对粒子的波函数坍缩,从而给予所有变量有限的值选择……因此,通过利用量子纠缠的过程,使用两个粒子去计算出一个粒子的完整量子态是完全可能的,他们可以测量出不能同时精确测量的位置和动量值……测量也许不是十分精确,但这无疑打破了海森堡测不准原理的限制。
   
   
   (313)
   1931年哥德尔(Kurt Godel)证明了不完全性定理,直观的正确会超过数学的证明:“无限的数学直觉,本质上是与现存的物理学结构相悖的”;直觉主义者认为数学产生于直觉,论证只能用构造方法,他们认为自然数是数学的基础。
   
   哥德尔认识到了“认识的限制”,结果他所认识的限制又被别人总结为“哥德尔定理”:“这个定理彻底粉碎了希尔伯特的形式主义理想。……哥德尔定理其实是两个定理,其中哥德尔第一不完备性定理是最重要、也是误解最多的,从这一定理的版本众多就可以看出;第二不完备性定理是第一定理的一个推论:任何相容的形式体系不能用于证明它本身的相容性。”──这些迹象充分显示了人类思想在思想主权面前的无能为力。
   
   
   (314)
   “科学理论中的句子,和支持它们的观察结果之间,存在着一种更加整体主义的,却并不那么形式化的关系。”──这种“整体主义的关系”,可以理解为,思想主权在人类心中的绵延。
   
   
   (315)
   海德格尔说,“诗歌不可能凭借诗人的意志写出来,它只能自然地流露。”──这说明他不懂诗,由于“外行”,他反而把诗理想化了。什么叫做“自然地流露”!诗歌其实是意志遭遇挫折之后的产物,这难道不是自然地流露?例如《存在与时间》也是德国“在凡尔赛投降”这一挫败之后的产物。弥漫在《存在与时间》之中的阴暗与死亡,体现了德国的战败者们对于阵地战(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西线)的深深恐惧;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在西线摆脱了阵地战,但在东线又陷了进去──这个双重失败使得德国人终于像亡国奴一样丧失了斗志,也使得《存在与时间》获得了持续的欧陆价值。
   
   
   (316)
   海德格尔说:“思想是理解的死敌。”──这很无知,也很无奈,是一个农民在城市里面的迷幻,是“中世纪的最后痉挛”;所以他投入了纳粹的复古主义的怀抱来寻求慰藉,就合乎了他的逻辑:海德格尔不是在“思想自己”,而只是在“理解元首”,在寻求主流……但我认为,思想并非理解的死敌,而是理解的前提──父亲怎么能是儿子的死敌?除非“理解把思想当作自己的死敌”、“理性把本能当作自己的死敌”……其实质,犹如“学生把老师当作自己的死敌”……就像海德格尔把自己的犹太恩师胡塞尔列为敌人并加以迫害──但实际上呢?实际上,“思想是自在的理解”,“理解是依附于思想的”──海德格尔怎么能说思想和理解之间的关系是死敌呢?因为他迫害自己的老师、出卖自己的灵魂?
   
   海德格尔与其导师、犹太人胡塞尔之间的关系,酷似希特勒与其偶像犹太人卓别林之间的关系──血肉相连又不得不公开决裂……海德格尔与希特勒在内心深处都是不折不扣的“犹太人”,尽管并不纯粹,但却是永恒的流浪者,不得安宁的“敌基督者”。
   
   海德格尔的“林中路”和列子的“歧路亡羊”相对比,不仅是乐观主义和悲观主义的对比,也是夜郎自大和审慎明智的对比,是“客观真理”与“主观认识”的对比:“林中路”是二十世纪的夕阳;“歧路亡羊”是二十一世纪的朝日。
   
   海德格尔副教授与他的犹太女学生阿伦特之间的私人关系,很像希特勒与他的诸多犹太人朋友的关系……难怪海德格尔如此受到纳粹的喜爱──海德格尔的成名大作《存在与时间》实际上是他与犹太女生交往三年的合作结晶,正如《我的奋斗》也是半个犹太人的作品:希特勒的四分之一犹太人加上罗森堡的四分之一犹太人──这就先天注定了纳粹运动及其反犹主义的失败命运。
   
   
   (317)
   “阿伦特为什么重要?”──因为这个女人(Hannah Arendt,1906—1975年)写的《极权主义的起源》(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ism)其实运用了“第一手材料”的秘密武器:他的老师兼情夫海德格尔这个“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标本”……因此老年的阿伦特不喜欢被人称为哲学家,免得被人认为她是靠临时制定的“假游戏规则”和不言而喻的“潜规则”出人头地的;她更喜欢自己挣来的“政治理论家”这个头衔。
   
   
   (318)
   “1918年的《达达宣言》是‘毁灭的伟大成就’……从捣毁的机器和毁坏的建筑中找来碎片,然后把它们拼接起来……通常使用战争材料,诸如铁丝网和糙木板,以此揭露战后的噩梦。”──二十世纪的主要工作就是毁灭:二十世纪的主要建设,就是建立毁灭性的机器;从科学技术到国家政权,都是如此。
   
   
   (319)
   芒福德(Lewis Mumford,1895──1990年)的《城市发展史》(The City in History),写得很好,但是应该加上一个限定词“西方”:《西方城市发展史》(The Western City in History)。
   
   “芒福德相信,人类与其他动物之不同,最初源于语言(符号)而不是工具(技术)的运用;他证明在早期原始社会的人就已经自然的共享信息和思想了,并且随其日益成熟和复杂而明显的成为社会的基础;他希望在人类走向未来时信息能够积累和延续。”──可以现代文明却用“版权”和“专利”来霸占知识、垄断信息,使得社会发展日益畸形,人心诡诈、民风浇薄。
   
   “芒福德是工业文明的非理性内容的尖锐批评者,他的论述像一柄楔尖,把混沌不清的两种文化,从思想理论到学术队伍都一劈两半,并在工业(机械)文明的拥护者和生态文明倡导者之间,掀起一场旷日持久的大论战。”──生态文明的兴起,最终将使世界进入新的黑暗时代,蒙昧主义将取代文明开化,成为时髦。
   
   
   (320)
   “社会是一种‘累积性的活动’,而城市正是这一活动过程中的基本器官。”──这是毛泽东一类的流寇完全无法理解的,他直到1960年代进城充当把头已经十几年了,还叫嚣要“重上井冈山”,殊不知城市早就把他腐化了,如果他敢于离开城市一步,就会像黄巢和李自成那样暴尸荒野,而绝无可能重振旗鼓的;对他个人来说比较走运的是,他已经通过其老大哥苏联集团开始了初级工业化,从而牢牢控制了中国内地,但也使得他自己炮制的“农村包围城市”的鬼话破了产。
(2014/1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