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谢选骏文集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下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上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中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下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下》)
   
   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301)
   维也纳小组的精神领袖、逻辑实证主义者石里克(Moritz Schlicklisten,1882—1936年),把他自己理解不了的东西一概称为“无意义的”,这也许是普遍人性中的“劣根性”体现,无可厚非但也不值得炫耀──其实一切思想都是“有其意义的”,包括逻辑实证主义(logical positivism)这样的思想在内。
   
   石里克在他的《箴言》里有这样一句话:“追随别人的人,大多依赖别人。”──这其实是他自己的夫子自道:“(德国人)石里克陶醉于(犹太人)维特根斯坦,几乎到了丧失理智的程度。”……结果,1936年7月当石里克站在维也纳大学的楼梯上时,一个他从前的学生走向他并向他开了枪,石里克很快身亡。尽管石里克本人出身德国贵族,但他和犹太学者保持着广泛的联系,因此这个刺杀事件得到了奥地利纳粹党徒们的欢呼,凶手也仅被轻判了十年徒刑;两年后凶手出狱,并在1938年奥地利与德国合并之后成为纳粹党员。“追随犹太人的人,大多依赖犹太人。”
   
   
   (302)
   维特根斯坦也许集中体现了其家族的“聪明反被聪明误”:他的《逻辑哲学论》认为,“语言与世界相一致,就如图象和模型与它试图描写的世界相一致”……他后来去做乡村小学的教师,不是大材小用,而是为了修养自己的脑袋和心思──实际上任何作者或是画者都知道自己词不达意并且画不出自己想要的境界,有人甚至为此自杀;只是后来的人们或是作者画者已经习惯了作品的拙劣,才误以为真的“一致”出现了。
   
   “维特根斯坦试图远离毁灭性的怀疑论,然而一部作品的影响往往超越了作者的意图。”──逻辑实证论就这样走向了生命的归途,回到原点,一切从零开始。
   
   
   (303)
   “能说的则说,凡不可说的,即应该保持沉默。”──这是哲学教师维特根斯坦保住声誉的最好办法;这个精明的犹太人知道如何“见好就收”。但是,“能说的则说,凡不可说的,也要强说:说、说、说,就说出了国王的新衣、文明的进程;说、说、说,思想就战胜了国家。”──这才是哲学创造者们的座右铭文。
   
   
   (304)
   维特根斯坦不愧为希特勒的同学:他要求人们“应对那些并不存在的东西保持沉默”,例如对不同流派的哲学,因为它们是“无意义的”──这不正与纳粹的“焚书政策”十分吻合吗?所以就有了集中营,就有了“应对那些并不存在的人保持沉默”,结果导致了“消灭那些并不存在的人也就是犹太人”的行为艺术──维特根斯坦的“哲学态度”通向希特勒的“社会政策”:希特勒是政治领域的维特根斯坦;维特根斯坦是哲学领域的希特勒……正如“希特勒是一个掌握了政权的行为艺术家”;行为艺术家就是“尚未掌握政权的希特勒”。
   
   
   (305)
   汤因比似乎没有完整地读过圣经,所以他不明白“亚伯拉罕宗教的排他性”其实具有不同的内容:犹太教的不传教,基督教传教但不首先使用暴力,伊斯兰教的暴力传教。
   
   “要改变人们的信仰,一般可以通过以下四种途径:1、经商,2、传教士的宣扬,3、发动圣战,4、加强王朝联系。”──苏联对中国的征服,采取了第三种“发动圣战”的方式,其结果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因为西方发动的鸦片战争(经商)、基督教的传教士的宣扬,都力有不逮,而中国的王朝也已灭亡。
   
   
   (306)
   “欧洲人习惯了‘几乎看不见的力量能产生强大力量’的思想。”──这与其说是得力于科学的观察和实验,还不如说是得力于基督教的“圣灵”观和“创世”论;没有基督教的“奥秘”,就不会有哲学上的“本质”;没有宗教的“奇迹”,就不会有科学的“奇观”。
   
   
   (307)
   “像许多经受折磨的科学探险家一样,莫佩尔蒂最终对科学不再抱有幻想,而受自然激励;他开始相信每一条真理都是可以计量的,每一个事实都是可以被感知的。”──这就是“为什么思想总能战胜科学”的理由所在。
   
   “贯穿了十九世纪晚期和整个二十世纪的恐慌──饥荒、非人化、种族灭绝、阶级屠杀,引发大多数人的质疑:所谓进步是否必然或是否真实?”──进步都是片面的,所以一方面的进步就伴随着它方面的退步,正如经验和年轻不可兼得(智慧伴随着衰老),效率和正义不可兼得(效率会牺牲弱者)。
   
   
   (308)
   思想状态导致人口增减:“非洲在十七世纪与欧洲的人口大致相当,但是到了1850年,非洲占全球人口的比例却下降到了8%多一点。”──二十一世纪现在的情况反转了过来:欧洲的白人人口急剧萎缩,非洲人口大量入侵欧洲;西方的“文明没落”已经演化成为“种族危机”,
   欧洲人开始尝到印第安人的历史经验。
   
   
   (309)
   在缺乏医疗设备和现代药品的黑人非洲,一个合格的美国医生,还不如一个土著的巫医更能对付大量的病人;这有助于我们理解,为什么在亟需现代化的中国,所有的留洋生和思想家,还抵不上国民党和共产党──国民党和共产党,以及他们制造的两个中国,就是中国特色的政治巫医。
   
   
   (310)
   “皮亚杰(Jean Piaget,1896──1980年)将完美的生命看作一种获得性结构生物界限内充满创造力的个体。心智发展或成熟,而结构形程序却是不能被任意加速的;当一个人逐渐成长,他对生命的理解是受到数学和语言知识调解的(两者在本质上都是思想的逻辑系统):这帮助我们更有效地应付世界,也因此帮助我们更好地组织这个世界。”──如果这段话不是局限在进化论的框架以内,就非常接近思想主权论了;因为逻辑系统和组织世界,都是思想的派生体。
(2014/1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