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谢选骏文集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下》)
   
   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301)
   维也纳小组的精神领袖、逻辑实证主义者石里克(Moritz Schlicklisten,1882—1936年),把他自己理解不了的东西一概称为“无意义的”,这也许是普遍人性中的“劣根性”体现,无可厚非但也不值得炫耀──其实一切思想都是“有其意义的”,包括逻辑实证主义(logical positivism)这样的思想在内。
   
   石里克在他的《箴言》里有这样一句话:“追随别人的人,大多依赖别人。”──这其实是他自己的夫子自道:“(德国人)石里克陶醉于(犹太人)维特根斯坦,几乎到了丧失理智的程度。”……结果,1936年7月当石里克站在维也纳大学的楼梯上时,一个他从前的学生走向他并向他开了枪,石里克很快身亡。尽管石里克本人出身德国贵族,但他和犹太学者保持着广泛的联系,因此这个刺杀事件得到了奥地利纳粹党徒们的欢呼,凶手也仅被轻判了十年徒刑;两年后凶手出狱,并在1938年奥地利与德国合并之后成为纳粹党员。“追随犹太人的人,大多依赖犹太人。”
   
   
   (302)
   维特根斯坦也许集中体现了其家族的“聪明反被聪明误”:他的《逻辑哲学论》认为,“语言与世界相一致,就如图象和模型与它试图描写的世界相一致”……他后来去做乡村小学的教师,不是大材小用,而是为了修养自己的脑袋和心思──实际上任何作者或是画者都知道自己词不达意并且画不出自己想要的境界,有人甚至为此自杀;只是后来的人们或是作者画者已经习惯了作品的拙劣,才误以为真的“一致”出现了。
   
   “维特根斯坦试图远离毁灭性的怀疑论,然而一部作品的影响往往超越了作者的意图。”──逻辑实证论就这样走向了生命的归途,回到原点,一切从零开始。
   
   
   (303)
   “能说的则说,凡不可说的,即应该保持沉默。”──这是哲学教师维特根斯坦保住声誉的最好办法;这个精明的犹太人知道如何“见好就收”。但是,“能说的则说,凡不可说的,也要强说:说、说、说,就说出了国王的新衣、文明的进程;说、说、说,思想就战胜了国家。”──这才是哲学创造者们的座右铭文。
   
   
   (304)
   维特根斯坦不愧为希特勒的同学:他要求人们“应对那些并不存在的东西保持沉默”,例如对不同流派的哲学,因为它们是“无意义的”──这不正与纳粹的“焚书政策”十分吻合吗?所以就有了集中营,就有了“应对那些并不存在的人保持沉默”,结果导致了“消灭那些并不存在的人也就是犹太人”的行为艺术──维特根斯坦的“哲学态度”通向希特勒的“社会政策”:希特勒是政治领域的维特根斯坦;维特根斯坦是哲学领域的希特勒……正如“希特勒是一个掌握了政权的行为艺术家”;行为艺术家就是“尚未掌握政权的希特勒”。
   
   
   (305)
   汤因比似乎没有完整地读过圣经,所以他不明白“亚伯拉罕宗教的排他性”其实具有不同的内容:犹太教的不传教,基督教传教但不首先使用暴力,伊斯兰教的暴力传教。
   
   “要改变人们的信仰,一般可以通过以下四种途径:1、经商,2、传教士的宣扬,3、发动圣战,4、加强王朝联系。”──苏联对中国的征服,采取了第三种“发动圣战”的方式,其结果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因为西方发动的鸦片战争(经商)、基督教的传教士的宣扬,都力有不逮,而中国的王朝也已灭亡。
   
   
   (306)
   “欧洲人习惯了‘几乎看不见的力量能产生强大力量’的思想。”──这与其说是得力于科学的观察和实验,还不如说是得力于基督教的“圣灵”观和“创世”论;没有基督教的“奥秘”,就不会有哲学上的“本质”;没有宗教的“奇迹”,就不会有科学的“奇观”。
   
   
   (307)
   “像许多经受折磨的科学探险家一样,莫佩尔蒂最终对科学不再抱有幻想,而受自然激励;他开始相信每一条真理都是可以计量的,每一个事实都是可以被感知的。”──这就是“为什么思想总能战胜科学”的理由所在。
   
   “贯穿了十九世纪晚期和整个二十世纪的恐慌──饥荒、非人化、种族灭绝、阶级屠杀,引发大多数人的质疑:所谓进步是否必然或是否真实?”──进步都是片面的,所以一方面的进步就伴随着它方面的退步,正如经验和年轻不可兼得(智慧伴随着衰老),效率和正义不可兼得(效率会牺牲弱者)。
   
   
   (308)
   思想状态导致人口增减:“非洲在十七世纪与欧洲的人口大致相当,但是到了1850年,非洲占全球人口的比例却下降到了8%多一点。”──二十一世纪现在的情况反转了过来:欧洲的白人人口急剧萎缩,非洲人口大量入侵欧洲;西方的“文明没落”已经演化成为“种族危机”,
   欧洲人开始尝到印第安人的历史经验。
   
   
   (309)
   在缺乏医疗设备和现代药品的黑人非洲,一个合格的美国医生,还不如一个土著的巫医更能对付大量的病人;这有助于我们理解,为什么在亟需现代化的中国,所有的留洋生和思想家,还抵不上国民党和共产党──国民党和共产党,以及他们制造的两个中国,就是中国特色的政治巫医。
   
   
   (310)
   “皮亚杰(Jean Piaget,1896──1980年)将完美的生命看作一种获得性结构生物界限内充满创造力的个体。心智发展或成熟,而结构形程序却是不能被任意加速的;当一个人逐渐成长,他对生命的理解是受到数学和语言知识调解的(两者在本质上都是思想的逻辑系统):这帮助我们更有效地应付世界,也因此帮助我们更好地组织这个世界。”──如果这段话不是局限在进化论的框架以内,就非常接近思想主权论了;因为逻辑系统和组织世界,都是思想的派生体。
(2014/1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