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谢选骏文集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三章)
·教皇来了,全城戒严:天主教与偶像崇拜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四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五章)
·俄罗斯就是现代蒙古人
·进化论是一种伪科学、新神学
·中国统一的文明基础
·纪念胡耀邦不给六四平反不妥当
·罗斯福杜鲁门怎样帮助中共崛起
·波兰屡遭瓜分有其自身原因
·逆向鸦片战争开始了
·玛丽莲梦露的灵魂价值50美分
·欧洲人跳舞 中国人写诗
·欧洲超人来自印度魔鬼
·政教分离的适用范围
·白宫的黑色囚徒
·无神论者的无尊严、无依无靠
·愉悦和逾越
·特朗普是狗娘养的Donald Trump is the son of a bitch
·疯狗川普Trump mad挑动群众斗群众
·用动物学研究川普(特朗普、床破)
·川普是坏人Trump is the bad guy
·“特朗普”与满洲人
·“特朗普”与满洲人
·Ian Buruma的玩世不恭
·伊恩·布鲁玛的玩世不恭
·古希腊戏剧这样讽刺川普
·柏拉图的无知
·柏拉图的无知
·小国时代的明星金正恩
·美洲印第安人的“青铜文明”
·四万八千岁的中国
·“梁启超说佛”之迷误
·王弼老子指略、老子注批判
·康熙的无知
·耶稣基督不是犹太人
·“关公像”充斥的华人社会,为何忠义却荡然无存
·隔代继承与昭穆制度
·(中共统治进入晚期)的理论提出
·阴阳语法和阴阳观念
·圣经与思想的主权
·三民主义为何不成气候?
·小国时代的特大号代表
·十年文革 百年反思 获奖作品
·为了做什么而做什么的“家”
·怎样成为舞台的奴隶
·钱钟书围城上厕所
·加拿大是罪犯的乐园
·杨绛的“大学”与“中庸”
·纪念六四与纪念祖先
·可以生产“名记八酒六肆”
·解放军没有子弹
·台海两岸都不是国家
·“台海两岸”只是一个诈骗集团
·2@平民王小石,就是何新自己
·当代中国人是不诚实,还是贫贱?
·汤因比为何败于一个电台播音员
·靖康之耻的文化原因——“缠足战略”的缘起
·平反六四冤案可能需要84年
·两宋之间的改朝换代(“缠足战略”的历史背景)
·中国人可从英美学到更多东西
·黑死病的进步意义
·陈志武的榆木脑袋
·怎样才能赢得超限战?
·中国不会有新加坡式纸牌屋
·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英国脱欧再证马克思主义荒谬
·苏格兰没有英国活得下去吗
·英国脱欧公投缩小了贫富差距
·一切都会过去的,包括死亡
·英国脱欧,白种人的最后挣扎
·索罗斯老了,卖不了钱了
·自己任命自己的“新中国”
·以毒攻毒的超级霸王车
·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
·应该表扬一下习近平
·托夫勒“第三次浪潮”之伪
·共青团中央的犯罪分子
·百度比谷歌更像杀手
·天人之际与超理神秘感
·零点哲学·圆形世界象
·历史之穹·秦人楚魂说
·荒漠甘泉·文化本体论
·生命之谷·上下求索录
·世界怎么可能是客观的呢
·你的财产其实不是你的?
·美国深陷社会主义化的危险
·西方文明重蹈复活节岛绝路
·韩国顶级白富美借种草根男
·中共无理也可不理南海裁决
·中国怎样才能领导知识革命?
·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开战
·中共中央协助共产党员移民美国
·包公黑人考
·洪秀柱承认“中华民国”已经终结了?
·小国菲律宾玩弄大国吸金
·林中斌把习近平当成了火烧罗马的尼禄大帝
·“生物进化”与创业成功、发家致富
·中国官员自杀研究
·为什么生活是肮脏的
·中国革命与少数人犯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下》)
   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281)
   “索绪尔主义”的特点是其思想的“多元性”:来自多位学生的再创作;这个多元性造成其思想的立体型,这也许正好是其本人生前极力反对的。
   
   只有瑞士这种“三国语”的多语言混杂的国度,才可能产生索绪尔主义。
   
   索绪尔主义的双重性,显示了十九世纪“对立统一”的思想根深蒂固:1、语言/言语,2、能指/所指,3、共时/历时,4、形式/实质,5、意义/价值,6、差别/对立,7、线形关系/联想关系,8、任意的/具有理据的。
   
   索绪尔主义的辩证法:“语言结构的第一个特征建立在符号的可区分性和符号的之间对立的基础之上;在共时语言学中,存在着一种符号间关系类型的基本对立。”
   
   所谓“能指”,就是“我们通过语言(Langue)所能做到的”;所谓“所指”,就“我们在讲话时通过言语(Parole)所做到的”:但索绪尔似乎忘记了,正是在前人的“历时性”的研究的基础上,他的“共时性”的假说才能成立。
   
   共时性概念是为了克服语言哲学家的自卑感和无力感,而发明出来的:“在早期语言学家(也就是“非哲学的语言学家”)的信念中,一切对既定语言秩序的偏离都是不规则的、都是对理想形式的违反;语言原有状态被看作优越的和尽善尽美的。”──而此前的(原有的、优越的、尽善尽美的)语言状态、历时性的语言秩序,必须颠覆。
   
   索绪尔主义认为:“语言学的真正的、唯一的对象是‘就语言’和‘为语言’而研究的语言。”──这使我不禁纳闷:为什么“就科学、宗教、哲学、文学”和“为科学、宗教、哲学、文学”而研究的语言,不能成为语言学的内容之一?
   
   
   (282)
   “有名万物之母”的观念表示:是“名”(概念和音响形象)创造了“万物”(“事物和名称”);所以“名”号称“万物之母”──索绪尔主义不过是重复了《道德经》所涵盖的李耳老耽哲学,索绪尔主义作为哲学在哲学上的老套,由此可见;其新奇之处是对“名”进行了现代探讨:
   
   1、索绪尔写道:“如果一个画家想要绘出山峰的全景,他就会选择一个固定的有利位置,同时从几个山峰来展示这种全景将是荒谬的。”──为什么?索绪尔这个闭门造车的书呆子也许还不知道:多重透视画法的立体画派,恰逢索绪尔讲授他的普通语言学课程时,开始发展。
   
   2、索绪尔主义认为:“语言使用者认为书面文字比口语更重要,就仿佛一个人相信看某人的相片比看她的面貌更能了解这个人。”──这一点也不奇怪,索绪尔主义形成得太早,还无法懂得:模特儿、演艺明星虽然如此受到公众热捧,但公众认识模特儿和演艺明星们,主要是通过照片和影片,而不是通过他们本人的面貌;对于观众来说,模特儿和演艺明星的面貌并无意义,有意义的只是他们的照片和影片。例如我本人就亲见一些演员,脸上凹凸不平,一点美色也无,令人大倒胃口。
   
   3、索绪尔主义认为:“符号是代表其自身以外的某种东西”;那么,我不禁想知道:世界上还有什么不是代表其自身以外的某种东西的东西呢?换言之,一切都是符号,岂有他哉?因为一切都是思想,岂有他哉?
   
   “符号就是能够传达给我们其他含义而非其本身的东西。”──错了:如此说来,世界上没有一个东西不是符号了。例如在屠夫眼中,生命只是可供食用蛋白质,那么生命本身岂不也是一种符号?
   
   4、索绪尔主义认为:“语言符号连接的不是事物和名称,而是概念和音响形象。”──语言符号连接的不是事物和名称,而是概念和音响形象。”──作为语言哲学家,索绪尔虽然懂得佛经,却显然没有读过《老子》或假装没有读过它,《老子》第一章就说“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也就是说,在“事物和名称”与“概念和音响形象”之间,其实是没有界线的。
   
   5、索绪尔主义认为:“语言能够建立它所选择的任何联系;因此语言符号是任意的。”──但是索绪尔主义却不懂得:这种“非黑即白”是片面的错误;语言其实不能建立没有逻辑的联系,也不能建立自我否定的联系,甚至不能建立重叠的联系。
   
   索绪尔主义认为:“任意性使得在任何理性的方法上讨论符号的相对价值都是不可能的。”──但是索绪尔主义却不懂得:这种绝对主义的断言完全违背了科学甚至哲学的精神,而具有了加尔文主义的神学气息。可以说,在“任意性”的问题上,甚至古代的星相学家懂得都比索绪尔主义多得多。
   
   6、
   索绪尔主义认为:“在数字的名称中,应存在更多的任意性符号;英语中的1和11、1和12的发音变化巨大,使人无法识别它们之间的联系;11和12这种具有理据的符号转变成任意性符号。在Teen数字的名称方面,法语比英语存在更多的任意性符号。”──如果这种总结是对的,那么一个显然易见的问题是:既然是“任意性的符号”,为什么不能把它改掉呢?为什么不能把“任意性符号”转变成“具有理据的符号”?由此可见,“具有理据的符号”和“任意性符号”的二分法完全是人为的,事实上我们可以说,那些“任意性符号”似乎要比“具有理据的符号”更为强大,更非任意的。
   
   索绪尔主义认为:“如果语言符号不是任意的,那么世界上就只有一种语言了。”──但是索绪尔主义却不懂得:如果语言符号是任意的,那么世界上就连一种语言也没有了;任何语言都非任意,而有其自身的逻辑关系。
   
   索绪尔主义认为:“政府不能立法废除一个词,为什么呢?因为词汇不是通过立法而产生的。”──但是索绪尔主义却又错了:这种绝对概括是不能成立的,例如,古代中国的“避讳”就是通过立法却废除词汇的;而现代的“两个中国”的政府就审查的办法,更为制度化地、经常地废除了许多词汇;并且,现代中国政府还有办法创造新的词汇,学步唐朝的的武后通过立法创造了一个“瞾”,作为自己的专有名词。
   
   7、索绪尔主义认为:“语言的‘术语集’观点是不适合的,因为它假定人类早已存在观念。”──但是索绪尔主义却不懂得:人类在产生观念之前,已经产生了思想;换言之,思想先于观念,思想也先于语言或言语。这也就是庄子所说的“得鱼忘筌”、“得意忘言”。
   
   索绪尔主义认为:“让我们再回到棋盘上,把马拿起来;它的独特特性(它的形状)是游戏的本质要素么?不是,它在棋盘上的位置和游戏的条件才是本质性的。”──但是索绪尔主义却不懂得:“马在棋盘上的位置和游戏的条件同样不是本质性的,只有人的联想力、想象力,才是本质性的。也就是说,决定性的是思想,而不是符号。
   
   索绪尔主义认为:“正如为了得到更多的鸡蛋,小鸡可能是鸡蛋的观念一样,观念和词语的出现可能是在相互影响的过程中产生的。”──但索绪尔主义却不懂得:观念和词语的出现都是为了表达思想的,为了说出搅扰人们的那些冲动。
   
   
   (283)
   “索绪尔把语言变化置于更广泛的语境之中,并且赋予它以心理基础;这迫使语言学家不得不问到:‘哪里是模仿的起点呢?’”──这些语言学家并不懂得连农夫都懂得的常识:权力中心。
   
   索绪尔主义不是语言学而是语言哲学的证据:“索绪尔认为任何一个词都好像是一个联想星座的中心。”
   
   “令人奇怪的是,‘结构’一词并没有出现在索绪尔的讲授之中”,他所沿用的,仅仅是十九世纪常用的“系统”一词,据说,在三百页的书中用了一百三十八次之多,但就是缺乏“结构”的概念……“但他为语言学方法而进行的基础工作却以结构主义而闻名。”──这一点也不奇怪,这就是所谓的“歪打正着”、蝴蝶效应,这就是历史的闹剧性质,连人间喜剧都算不上。
   
   “结构主义”不就是“先验知识”吗?“从婴儿为自己发明的发音练习倒被命名为‘口语言语’的宗教体验中的那些莫明其妙的言语流。”──凡此种种都不是人的理性可以把握的,但却都是人的活思想、有机思想(相对于符号这种“思想化石”而言)的体现。
   
   索绪尔主义认为:“思想就其本性来说是混沌的,当其获得了形式之时,也就获得了秩序。”──但是索绪尔主义却不懂得:这句话是从《创世记》第一章引申出来的:“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索绪尔主义认为:“意义和语法功能仅仅依靠特殊形式而存在。”──这又是不对的,实际上,意义和语法功能仅仅通过特殊形式而体现;而在没有体现时,它们也还是存在的,所以当它们体现时,才可能避免了草创时的混乱。这正如在上帝创造之前,秩序已经存在,只是尚未显现,那秩序就是上帝的思想,所以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284)
   “自然界存在着某种深层的秩序,存在着某种因果关系,人类的全部经验都包含其中,只是我们不能看到而已。”──在这种意义上,我们也是无法被毁灭的;因为即使把我们这些果子摘掉了,其他的果子还是源源不断、滚滚而来,因为那是神的创造。
   
   
   (285)
   “爱因斯坦说,‘在漫长的一生中我懂得了一个道理:与现实相比,所有的科学知识都显得原始和幼稚──然而他却是我们所拥有的最为珍贵的东西。’”爱因斯坦不懂的是,还有一样东西比所有的科学知识加在一起还要珍贵,那就是人的头脑和智能──科学知识是人创造的,人的头脑和智能却是神(上帝或自然)创造的。
   
   “爱因斯坦宣布:‘如果光谱线中基于重力潜能的红移不存在,那么相对论理论也就站不住脚了……1920年代的技术不行,所以观察不到,直到1960年代最终的证实终于来了,按照爱因斯坦自己定的标准,他的理论不能够被证实。’”现在,爱因斯坦的科学神话到了需要终结的时候了,否则,那就不再是科学,而是神学了。
   
   
   (286)
   “俄罗斯艺术家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1866──1944年)在1911年阅读了描述原子的文字:‘这一发现以可怕的力量冲击着我,仿佛世界末日已经到来,所有的事物都变得透明,既没有力量,也没有确定性。’自此以后,他以新的目光描绘这个世界,画中的一切都会竭力让人不会联想任何真实的物体。”──艺术家并不见得总是“先知”,康定斯基在这里就体现出仅仅是一个“思想的学徒”;实际上,毕加索一类的艺术家也是如此描画了他们的行尸走肉。当然,这些现代艺术前提是:照相机的功能,粉碎了现代艺术家的所有技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