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下》)
   
   
   第二十章、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191)
   “在如此强有力的进化证据面前,令人不解的是,美国公众竟然在接受进化论方面没有什么进展。”──只有13%的人持有无神论的唯物主义的观念;这说明,美国公众还保留着最后的自尊。
   
   
   (192)
   “没有突变论,生物学中的一切都将无法理解。”──把生物学中的一切都归之为突变,等于把球踢给了上帝。
   
   
   (193)
   “达尔文的理论具有革命性的意义”:帮助西方文明回到了中国式的自然主义。“到二十一世纪,科学和宗教双方的极端主义者都坚决要求压制对方。”──惟有一位天子可以制止这一悲剧,惟有一位天子可以中和科学和宗教:“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礼记·中庸》)
   
   
   (194)
   “如今,我们大家都在见证古典的阅读时代正在走向终结……电视并不仅仅是一种做老事情的新方式,它所提供的是视觉图像而非语词,是简单明了的意思而非复杂隐晦的表述,是短暂性而非永久性,是片断的插曲而非结构,是戏剧而非真理”──这是电视时代的担忧,电脑时代强化了其中的某些部分,但也削弱了其中的某些部分。
   
   
   (195)
   “显而易见,文学将在电子时代消失,或者萎缩为一种纯粹的礼仪角色,也许就像京剧那样的东西。”──在我看来,只有过于繁琐的长篇小说会走向末日,因为那是在蜡烛时代帮助人们度过漫漫长夜的工具,相形之下,短小精干的东西则可能在网络空间得到进一步发展。
   
   
   (196)
   “音乐、文学、油画、戏剧应该有助于提升我们的精神、有助于我们‘持之以恒’。”──科学、理性、方法、机器可以发挥最大效力,但不该获得全面专政的地位。
   
   
   (197)
   “我们时代需要设计发明一些渠道,来疏导那些超越了有机界限的过剩能量和猛烈冲动的流向:控制每一领域内的洪泛同样要求建立堤坝和水库,以便这些横流四溢的洪泛日益平稳,进而疏散到最后的储存器──城市和区域、团体、家庭和个人,他们能利用这些能量促进自己的生长和发展。”──这段写于1960年代的话,多么像西汉成篇的《礼记·坊记》,这种异曲同工是否说明西方社会已经进入的大一统格局?
   
   
   (198)
   “我们不是一个派别,我们不想也不能另成一派,除非我们否认真理的绝对性格。当然天国不属于这世界,但是天国却的确要求每件事都为它效命。天国是独一的,不容许有任何独立的或中间性的国度与它平行存在。自然,若叫这个世界自行其道,不管世界,而在安安静静的隐退中寻求自己的力量,当然是很容易的。但此处却不容许这样的安舒稳妥存在,因为如果凭着感谢的心领受,那么凡事就都是好的,没有什么可以拒绝,因此若拒绝的话,那就是对神忘恩负义,也是对神恩慈的误断与低估。我们所从事的战役就是抵抗罪,因此,不拘我们信徒被安置的关系如何复杂,也不拘社会、政治,特别是科学上的问题如何严肃困难、无法克服,但如果我们假藉基督徒的动机,或认为此世代是属魔鬼的文化,而想从此挣扎中退缩下来,那么这就是我们的不忠与懦弱了。”──以上就是巴文克为辩护他的信仰,在一篇名为基督教的大公性与教会的致词中发表的言论之一;这也可以作为“基督教成为中国国教”的理由。
   
   
   (199)
   “一种棕色的小鸟阿拉伯画眉,喜欢群居,合作抚养,奉行利他主义法则:当一只画眉给它的同伴喂食时,它并不是出于期待日后自己也能被同样喂食,不属于是功利性的互惠互利。那么这种喂食仅仅只是在血缘近亲中发生──个体利益自我牺牲是为了更加广的基因传播吗?──这是达尔文进化论对动物中利他行为的解释,但研究结果完全颠覆了它:群体中一只占据优势地位的画眉,恰恰是因为不断通过给其他画眉进行喂食而获得这种优势地位的,奉献越多越具优势;所以,当一只初出茅庐的画眉要给地位优越的画眉喂食,会遭到后者富有贵族风度的拒绝。还有一种方法也可取得优势,那就是抓住芦苇尖尖在高处站岗放哨,为了让其他同伴可以安全、放心觅食,不惜使自己处于危险之中;进一步的研究发现,画眉之间会积极竞争那个危险的哨兵角色。”──这多少有些近似现代社会流行的“财产捐赠”、“公益活动”、“慈善事业”,我相信研究家们大概还没有琢磨出阿拉伯画眉利他主义后面的种族利己主义,否则,就不会那么感动不已了。
   
   
   (200)
   加尔文《基督教要义》说:“一个人若不把自己交给主,以致使一切生活受主旨意的支配,就不算是真的克己。”——这句话很像二十世纪的独裁者语录:“一个人若不把自己交给党,以致使一切生活受党性的支配,就不算是真的无产阶级战士。”然而他忘记补充一句了:他所说的主,只能是他加尔文自己的思想!因为“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
(2014/11/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