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谢选骏文集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三章八佾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八章泰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章鄉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一章先進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靈公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下》)
   
   
   第二十章、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191)
   “在如此强有力的进化证据面前,令人不解的是,美国公众竟然在接受进化论方面没有什么进展。”──只有13%的人持有无神论的唯物主义的观念;这说明,美国公众还保留着最后的自尊。
   
   
   (192)
   “没有突变论,生物学中的一切都将无法理解。”──把生物学中的一切都归之为突变,等于把球踢给了上帝。
   
   
   (193)
   “达尔文的理论具有革命性的意义”:帮助西方文明回到了中国式的自然主义。“到二十一世纪,科学和宗教双方的极端主义者都坚决要求压制对方。”──惟有一位天子可以制止这一悲剧,惟有一位天子可以中和科学和宗教:“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礼记·中庸》)
   
   
   (194)
   “如今,我们大家都在见证古典的阅读时代正在走向终结……电视并不仅仅是一种做老事情的新方式,它所提供的是视觉图像而非语词,是简单明了的意思而非复杂隐晦的表述,是短暂性而非永久性,是片断的插曲而非结构,是戏剧而非真理”──这是电视时代的担忧,电脑时代强化了其中的某些部分,但也削弱了其中的某些部分。
   
   
   (195)
   “显而易见,文学将在电子时代消失,或者萎缩为一种纯粹的礼仪角色,也许就像京剧那样的东西。”──在我看来,只有过于繁琐的长篇小说会走向末日,因为那是在蜡烛时代帮助人们度过漫漫长夜的工具,相形之下,短小精干的东西则可能在网络空间得到进一步发展。
   
   
   (196)
   “音乐、文学、油画、戏剧应该有助于提升我们的精神、有助于我们‘持之以恒’。”──科学、理性、方法、机器可以发挥最大效力,但不该获得全面专政的地位。
   
   
   (197)
   “我们时代需要设计发明一些渠道,来疏导那些超越了有机界限的过剩能量和猛烈冲动的流向:控制每一领域内的洪泛同样要求建立堤坝和水库,以便这些横流四溢的洪泛日益平稳,进而疏散到最后的储存器──城市和区域、团体、家庭和个人,他们能利用这些能量促进自己的生长和发展。”──这段写于1960年代的话,多么像西汉成篇的《礼记·坊记》,这种异曲同工是否说明西方社会已经进入的大一统格局?
   
   
   (198)
   “我们不是一个派别,我们不想也不能另成一派,除非我们否认真理的绝对性格。当然天国不属于这世界,但是天国却的确要求每件事都为它效命。天国是独一的,不容许有任何独立的或中间性的国度与它平行存在。自然,若叫这个世界自行其道,不管世界,而在安安静静的隐退中寻求自己的力量,当然是很容易的。但此处却不容许这样的安舒稳妥存在,因为如果凭着感谢的心领受,那么凡事就都是好的,没有什么可以拒绝,因此若拒绝的话,那就是对神忘恩负义,也是对神恩慈的误断与低估。我们所从事的战役就是抵抗罪,因此,不拘我们信徒被安置的关系如何复杂,也不拘社会、政治,特别是科学上的问题如何严肃困难、无法克服,但如果我们假藉基督徒的动机,或认为此世代是属魔鬼的文化,而想从此挣扎中退缩下来,那么这就是我们的不忠与懦弱了。”──以上就是巴文克为辩护他的信仰,在一篇名为基督教的大公性与教会的致词中发表的言论之一;这也可以作为“基督教成为中国国教”的理由。
   
   
   (199)
   “一种棕色的小鸟阿拉伯画眉,喜欢群居,合作抚养,奉行利他主义法则:当一只画眉给它的同伴喂食时,它并不是出于期待日后自己也能被同样喂食,不属于是功利性的互惠互利。那么这种喂食仅仅只是在血缘近亲中发生──个体利益自我牺牲是为了更加广的基因传播吗?──这是达尔文进化论对动物中利他行为的解释,但研究结果完全颠覆了它:群体中一只占据优势地位的画眉,恰恰是因为不断通过给其他画眉进行喂食而获得这种优势地位的,奉献越多越具优势;所以,当一只初出茅庐的画眉要给地位优越的画眉喂食,会遭到后者富有贵族风度的拒绝。还有一种方法也可取得优势,那就是抓住芦苇尖尖在高处站岗放哨,为了让其他同伴可以安全、放心觅食,不惜使自己处于危险之中;进一步的研究发现,画眉之间会积极竞争那个危险的哨兵角色。”──这多少有些近似现代社会流行的“财产捐赠”、“公益活动”、“慈善事业”,我相信研究家们大概还没有琢磨出阿拉伯画眉利他主义后面的种族利己主义,否则,就不会那么感动不已了。
   
   
   (200)
   加尔文《基督教要义》说:“一个人若不把自己交给主,以致使一切生活受主旨意的支配,就不算是真的克己。”——这句话很像二十世纪的独裁者语录:“一个人若不把自己交给党,以致使一切生活受党性的支配,就不算是真的无产阶级战士。”然而他忘记补充一句了:他所说的主,只能是他加尔文自己的思想!因为“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
(2014/11/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