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下》)
   
   
   第十九章、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181)
   “一瓶浸在核废料中的可口可乐”──这就是西方文明的未来缩影?
   
   
   (182)
   “为什么‘存天理、灭人欲’之类道德指令不但收不到预期的正人心、移风俗的效果,反而还助长了伪善之风?道理很简单,这类道德指令没有正视人性的复杂性,对人类克服自身弱点的能力有一种盲目的乐观,因而带有道德乌托邦的色彩,也就很难转化为广泛而自觉的实践:而无法转化为广泛而自觉的实践的伦理规范或道德指令,无论笼罩着多么神圣的光环,也无助于世界秩序的重建。”──上述说法是错误的,存天理、灭人欲,并不是什么道德指令;而只是哲学家的自我期许;而把这种自我期许变成了道德指令的,恰恰是帝国时代的世界政府,因为作为强制性的道德指令,自我期许可以约束并镇压群众的骚动、有助于世界秩序的重建。
   
   
   (183)
   “宗馥莉说:‘中国人丧失了灵魂,在美国他们就信仰基督教和天主教了;而在中国,虽有佛教,但我不认为中国人会从内心相信。’”──然而,中国人会从内心相信基督教和天主教吗?举一个起码的例子,中国人具有殉道精神吗?还是仅仅为了“吃教”才“信教”的呢?有这样的人组成的社会,如果有朝一日成了基督教国家,就真的有可能转过身来,“拯救那个早已被异教统治的堕落美国”?
   
   
   (184)
   “一种新的来世观,可以匡正现实世界的不平,所以埃及的社会精英在公元前两千年前后改变了宗教态度:后期陵墓的壁画表现了众神称量死者的灵魂……被检验的灵魂宣布脱离一系列的罪行。”──宗教态度作为一种思想,即使出于人的现实处境,也可以改变人的现实处境。
   
   
   (185)
   全球时代的思想纲领:“作为人类,我们拥有一部共同的历史,每一个人都携带着独特的一章,它就锁在我们的基因组里,它属于我们,也属于我们的后代,它等待着我们去发现它、了解它。”──这并不等于“事实陈述”,但无疑却是“思想结晶”。
   
   
   (186)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神的声音让生命得以诞生……他以一种我们知之甚少的语言写成,得花上几十年,如果不是几百年的话,我们才能读懂它的指导含义。”──既然你读不懂它的含义,你怎么能谈论它呢?除非,只是在“思想主权”的意义上的谈论。
   
   
   (187)
   生命是一种先天的冒险:“位于基因编码区的突变则更不常见,因为这类突变大多有害,仅极少数才会提供一种选择优势,从而在进化过程中保留下来。”
   
   
   (188)
   每个人都是新人:“大约每代每一亿个碱基对中,会发生一个错误……我们所有人平均有六十个新突变,它们不存在于我们的父母之中。”
   
   
   (189)
   “长期以来,这些有利的稀有突变在物种的所有成员中广泛传播,最终导致生物学功能的巨大改变。”──这证明人不会死亡:这正如“想法会改变”但“思想不会枯竭”;每个人都只是“思想主权的一个想法”而已。
   
   
   (190)
   “人和老鼠有共同祖先”,这并不奇怪,人和蚂蚁也有共同祖先,人和石头还有共同的来源,例如共同的化学成分什么的……于是这些“共同”不仅成为动物保护主义的依据,也可以成为“见佛杀佛”的唯物主义依据。
(2014/11/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