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下》)
   
   第十四章、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131)
   “2013年11月中旬,哈佛经济学家、哈佛校长、奥巴马首席经济顾问桑莫斯(Larry Summers)在国际货币基金会发表论文说,日本1991年的房地产经济泡沫破灭,以及美国2008年的金融危机,都是事前预测不到的。”──这样的猪脑子把自己不懂的东西说成是没有人懂得的,这样的猪脑子还主宰了美国的学界、政界,并主宰了全球舆论界,难怪美国要走向衰颓,西方世界要进入危机……早在200年,谢选骏就预测到了全球金融危机,所以才在2004年出版了《全球政府论──中国文明整合世界》。十年过去了,桑莫斯还在闭目塞聪,甚至像格林斯潘一样装聋作哑,美国怎生得好?
   
   
   (132)
   “全球领导者需要市场和政府的巧妙结合,令每个体系在其擅长而非难有作为的领域发挥作用──但中国恰恰相反,在经济中,共产党政府并未现身于市场不能胜任或表现乏力的‘公共’领域,如环保、职业安全和保护民众免遭金融诈骗等;与此同时,政府却以所有人和管理者的身份,出现在生产洗衣粉和铝材等商品的国企或乡镇企业中;共产党政府也插手私营企业并佔有足以控制其经营活动的股份,共产党政府还存在于银行业,通过政治法令而非市场力量控制着几乎所有主要银行的贷款;这些令中国形成一种掺杂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危险混合。”──这种社会混乱不是孤立的,而是思想混合的结果,思想混合造成了“混合主义”,不仅有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混合,还有基督教与儒释道的混合,结果形成了“中国特色的超级酱缸”,在这个混合主义的酱缸里,甚至毛语录歌的调子也被谱写成为基督福音的赞颂,共产党干部摇身一变为基督教的传道人。
   
   
   (133)
   “不管赞成或反对,中国模式似乎构成着欧洲的政治思想:1760年代,一位英国讽刺作家抱怨,在上流社会的住宅里,孔子塑像取代了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塑像,‘我们的知识来自明智的中国人’。”──三百年以后,经过几度浮沉,风水好像又转回来了;但愿这一次不是中国再次沉沦的开始。
   
   
   
   (134)
   “西方人总是从中国学到许多,而不是中国人从西方学到许多。”──什么时候这一点开始反转过来,什么时候就是中国社会超越西方社会的开始。
   
   
   (135)
   全球一体的思想是这样出现的:“时间的标准化是工业化造成的趋同效应最引人注目的或最明显的例证;在十九世纪以前世界各地根据日出日落来决定自己的作息时间,然而铁路的问世使得继续保持这种‘自然’时间不再可能。”──铁路网成为全球社会一致性的基础纽带,这是十九世纪的故事;电脑网成为全球社会一致性的基础纽带,这是二十世纪的故事;什么网将成为全球社会一致性的基础纽带,这是二十一世纪的悬念。
   
   
   (136)
   全球标准的出现是这样的:“1852年英国在格林威治的王家天文台设立一套电报系统向全国报时;1880年,格林威治时间成为英国的法定时间;1884年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召开的国际子午线会议上,格林威治标准时间成为划分全球时区序列的基础。”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各个方面都已经陷入全球标准的统治之下,只有一个领域是个例外,那就是各个主权国家的政府权力,还拒绝接受全球标准的规范。
   
   
   (137)
   全球一体的实质需要来源于此:“欧洲几乎所有国家都有一个以上的民族,许多民族跨越国界,因此民族主义具有破坏国家的潜在力量。”──虽然,正是这种“破坏国家的潜在力量”激发了思想的活力。
   
   
   (138)
   全球宗教的需要具有现实基础:如果大家都“生活在中国式的大家庭里”,就无需组成教会了,思想的萌芽反会窒息掉……教会应该是促进思想自由而不是遏制思想自由的,所以耶稣说:“所以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
   
   
   (139)
   全球民族的形成具有现实基础:“犹太人没有民族家园,像寄生者一样无须承担民族义务,但他们的人口却不断增长,且其速度相当惊人,这就激起了反犹主义的情绪。”──“没有民族家园”的处境,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犹太人会有比较突出的个人成就;反观“以色列国”1949年立国以后的犹太人国民,就很少产生“杰出人才”了……寄生虫和流亡者,最有创造性;而美国的犹太人最有成就。
   
   
   (140)
   “从1810年起,开始于德国的一场改革运动把新的生活方式带进了犹太会堂,引进了管风琴音乐、悦耳的合唱和讲道。”──这并不新奇,因为所谓的“犹太教”本身,就是公元后几百年在基督教的影响下,从犹太流亡群体中发展起来的;而绝对不是像人们误解的那样,是公元前几百年甚至上千的时候产生的:因为公元70年的耶路撒冷沦陷,从根本上摧毁了圣殿崇拜时代的“旧约信仰”,然后才出现了流亡者的会堂信仰、“犹太宗教”。
(2014/11/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