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谢选骏文集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下》)
   
   
   第十五章、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141)
   新的民族认同开始形成:“媒报道引述密件称,1989年6月4日凌晨1时,距离北新华街角1.6公里的民族饭店周围,开始听到枪声。西长安街上,巴士、卡车被反转、放火,橙色的火焰在道路两旁蔓延。枪声越来越大,亮着车头灯的解放军装甲车向东驶去,群众很愤怒。年长的妇女大叫:‘为什么中国人打中国人?’年轻的男子高呼:‘我们是中国人,他们不是。’又指着中南海的方向说:‘他们是坏人。’”新的民族认同就这样在1989年开始形成了:“我们是中国人,他们不是。”这一认同完成之日,就是中国统一之时:第三中国出现在历史的烽烟里。
   
   
   (142)
   新的民族是这样觉醒的:“1989年6月4日凌晨2时30分,约百名(苏联培植的)解放军在历史博物馆旁马路对面趴在地上,瞄准(中华民族的)群众开枪,群众四散逃跑,但数分钟后又折返运送尸体,解放军再开枪,10至15人倒地。天安门广场的照明在3时半熄灭,但4时27分再次亮起……人民英雄纪念碑周围冒烟。清晨5时30分,50辆装甲车、战车和卡车组成的第2支部队通过东长安街进入天安门广场,解放军用吉甫车上的两台机枪扫射约15分钟。这次大屠杀之后,天安门广场与北京饭店之间的东长安街上有25至30人倒在地上。”──中国必须铲除外来的思想统治,才能实现民族的和解,才能展示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风采,才能落实第三中国的结构。
   
   
   (143)
   “民族的理念不过是国家身份的一个空洞支撑而已,而且它也被认为是如此……超级大国动用武力保护‘非民族国家’(科威特),却对‘无国家民族’(巴斯克人、库尔德人)的灭绝无动于衷;由此可见,‘民族身份’其实只是‘国家身份’的伪装。”──等到消灭了主权国家、建成了全球政府,那时,世界就会形成一个统一的全球民族!
   
   
   (144)
   “国家主权在今日不过是幻影,不再能够主宰蓝图的绘制,但是它们仍然保留着主权的最基础和本质的权利:豁免权。”──这意味着主权国家可以犯下任何罪行,而不受到相应的制裁和惩罚。
   
   
   (145)
   国家主权的为虎作伥:“同样的一帮人,他们昨天还积极抗争,要求‘国家少干预’,以求‘解放资本’,解放其使用劳动力的方式;而他们今天又费尽心机,要求‘国家多干预’,以遏制和隐蔽地解除就业管制、对社会空间中劣等地带的社会保护的恶化所造成的有害社会后果。”──“苛政猛于虎”,难怪中国古人如是说。
   
   
   (146)
   “今天,没有哪一个主权能够声称对其表面上的主权领土拥有独一无二的控制权;即使是警戒最为森严的边界,也能渗透,并且证明是容易穿越的。”──思想的力量从来就不受国界的制约,任何技术都在各个社会来回滚动。
   
   
   (147)
   “当代国家的政策预示着一种更加动荡、更具风险的生活;这种生活要求的是一种边缘政策……号召每个个体自行寻找办法解决社会制造的问题。”──“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已经成为一个笑柄,甚至是一个反讽;极端个人主义的各自为战,席卷中国。
   
   
   (148)
   “二十世纪最令人恐怖的悖论是:这个时代所有的进步──科学技术上的、教育和知识普及上的、信息获取便捷上的以及全球物质繁荣上的──均无法逆转道德沦丧。”──不仅如此,二十世纪所有的进步似乎还加剧了道德的沦丧;这不仅是“知识越多越反动”,而且是“物质丰富导致精神空虚”:仿佛人性的原罪在越是文明的土壤中,就越能滋生出璀璨的罪恶之花。
   
   
   (149)
   人类被国家蹂躏沦为地基、思想主权遭到国家主权的践踏成为废话:“‘过剩人口’是另一种人类废弃物,他们不像‘可牺牲的人’──后者是‘不配生存的’、是建构秩序的设计所预定的牺牲品,而前者不是在主权强制下被排除在法律保护之外的,他们只是经济进步的‘附带受害者’。”前者在中国被叫做“下岗人员”,后者在中国被叫做“敌对阶级”。
   
   
   (150)
   “从技术层面来说,人口过剩不过是新型的全球文明在制造和处理废弃物时的一个副产品。”──难怪中国的“一胎化”谋杀婴儿运动,与中国的“改革开放”同时出现于1970年代末期;一胎化思想要消灭“过剩的人口”。
(2014/11/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