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谢选骏文集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下》)
   第十二章、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111)


   
   “留给人民去处理的事情越多,就越发需要小心防范邪恶的影响力大行其道。”──“大众民主”其实就是“代议制民主”的末日;因为这是典型的“水往低处流”,“债务危机”表明,“大众民主”一再拒绝“人往高处走”。
   (112)
   民主制度的危害在于选民的贪婪:“在一个关键时刻,只是由于雅典不给其统属的众城以自由,而并非由于斯巴达的好斗挑战,才爆发了那场标志希腊彻底内乱和没落的伯罗奔尼撒战争。”──美国的南北战争和两次世界大战也是如此;民主制度的致命之处在于选民的原罪成为最高的裁判:这就是希腊罗马民主制度最终衰亡的秘密原因;基督教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极力控制人欲,并通过禁欲主义创造了新的文明。
   (113)
   “许多在历史上很著名的希腊姊妹城市,居民数目从未超过三四千人;我们与人口统计学家们意见相反,而认为确定城市的因素是艺术、文化和政治目的,而不是居民人数。”──当代的中国和世界与此相反,不论民主派的“数人头”还是专政派的“砍人头”,奉行的其实都是粗鄙的“人头主义”,他们的人口政策、GDP魔术,都以人口作为出发点、以人头作为到达点的。
   (114)
   民主政治的地缘基础就是山区:“自然堡垒的形式,周围有村庄环绕,又有陡峭崎岖的山坡屏障,不经特别设防就能防卫──这就使意大利和希腊一带地理环境的共同特点,事实上还包括了小亚细亚到西西里的整个地区。”所以即使在中国,专制国家的权力中心,也经常来自北方的板块,而非南方的丘陵。
   (115)
   “民主的理念,分别来自古代的希腊和原始的基督教……希腊的公民全仅仅限于自由的成年男子……使徒时代的基督教推崇社会团体所有成员相互平等的理念。”──迄今为止的全部民主,都是“集团内部”的决策机制,从来没有扩展到全体人类之中。“非我族类,不予民主。”
   (116)
   公元前五世纪的希腊智者普罗泰戈拉的哲学命题说“人是万物的尺度”──其实,并非“人是万物的尺度”,而是“人把自己当作万物的尺度”:人的尺度就是他自己的思想……所以柏拉图的《泰阿泰德篇》说:“人是万物的尺度,是存在的事物存在的尺度,也是不存在的事物不存在的尺度。”意思是说,事物的存在是相对于人而言的。人的感觉怎样,事物就怎样;对同一事物的感觉,因人因时而异,这些不同的感觉并无真假是非之分……尽管柏拉图自己并不同意这一说法。因为柏拉图毕竟只是剽窃了东方的智慧,柏拉图本身还不是东方的智慧;在我看来,人的人是不过是他自己的思想。变动不居、周流六虚的思想,而不是什么理念,不是什么固定不变的真理。
   (117)
   “当任何人认为一个特定的(心理)过程是如此一目了然,以至不容许对它的根源进行探讨,并且进而抵制这种探讨的时候,我们就有理由怀疑,真实的根源是他不能理解的──而这种不能理解几乎可以肯定地归因于真实根源的不可接受性。”──伪思想要想精心掩盖真思想的来源。
   (118)
   “苏格拉底未能预见到‘那种复杂的思考,一旦你不再需要用脑记住你眼前的所有问题,就有可能进行的那种复杂思考’,他推测,当我们能在大脑之外,以电子形式存储并轻松访问大量信息和记忆以后,同样也会有能力进行那种复杂的思考。‘我们自己脑中那些知识和我们身边的海量信息,这之间有什么明显的区别吗?’他问道,‘当我们能如此迅速地获取信息时,我们是更聪明了吗?还是越多进行信息搜索,我们就会越笨?’”──我相信,对于不同智力类型的人而言,结论不会一样。
   (119)
   “苏格拉底最大的担心是,人们会把事情写下来,而不是用心记住。‘你的这种发现会使学习者的灵魂产生忘性,因为他们不会再利用他们的记忆力’,柏拉图(Plato)称苏格拉底曾如是说。‘他们会信任在头脑之外写下的文字,而不是靠自己来记忆。’”──不论苏格拉底还是柏拉图都不太明白,记忆是思想的结果,而不是客观的摹本;因此,记忆只会间接消耗人的思想能力,而不是直接增进人的思想能力。
   (120)
   “西塞罗在其《法律篇》中说:‘意大利城镇的每个当地人都有两个祖国’,一个是他出生和生活的地方,另一个是使他获得公民身份的地方。”对于当今和未来的全球社会而言,这也是同样的现实:凡是能让我们成为公民的地方,凡是能授予我们公民权利的地方,就是我们第二个祖国──人们的效忠感将因此而分裂。
   
   
(2014/11/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