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谢选骏文集
·脑残的霍金不信上帝
·美国政府沦为非法组织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奥巴马应该交代自己的出生证问题
·天意在说美国政府的非法性质
·美国会不会发生政变
·美国将军开始出任国防部长
·「良好的管治」会导致国家覆灭
·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来自新约圣经
·上帝没有忘记周有光——上帝不忙 监察一切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
·澳大利亚的亡灵不死
·文革是大饥荒的结果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二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四the-rise-of-the-Trump-empire/4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下》)
   
   
   第十三章、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121)
   “十二世纪意大利僧侣乔基姆(Joachim of Fiore,1135──1202年)从未被天主教教会判为异端,其思想却被包括闵采尔、康帕内拉、温斯坦利等后世追随者以激进千禧年主义的方式加以诠释:乔基姆视历史为三个不同阶段的呈现,首先是圣父,其次是圣子,最后是圣灵(Holy Ghost);他认为第一阶段主宰人们的是对圣父的恐惧,第二阶段是对圣子的信仰,但第三阶段是爱,如同‘上帝的朋友’,而这个阶段已经开始。……人类会在修道世界中作为信仰相同的弟兄姐妹实现大同。”──这显然违背了耶稣基督的教导,因为耶稣基督说过,他的国不属这个世界:“彼拉多又进了衙门,叫耶稣来,对他说,你是犹太人的王吗?耶稣回答说,这话是你自己说的,还是别人论我对你说的呢?彼拉多说,我岂是犹太人呢?你本国的人和祭司长,把你交给我。你作了什么事呢?耶稣回答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翰福音十八章》)
   
   
   (122)
   “社会主义之所以是自由的最坏的敌人,原因在于:如果社会主义能实现它的诺言,它将对世界做出这么一种贡献,即自由的旨趣将显得苍白无力,人类将把自己对自由的忠诚转移给那主张给他们带来更多实惠的恩人。”──最可怕的是,这个恩人、老大哥、伪领袖,不用自己的名义进行统治,而是用人民、社会的名义进行统治,因而可以更加不负责任地胡作非为;就像美国的坏人用公司、政府的名义进行活动,危害社会的程度远远超过街头犯罪。
   
   
   (123)
   “从来不敢反时代潮流和抵制大多数人意见的人不但是个懦夫而且也是个诡辩家,而这也正是伟大人物孤身战斗的部分原因。”──能够孤身战斗到底的,就是伟大人物的开始;这不论在专制制度下,还是在民主制度下,都是通用的。
   
   
   (124)
   “随着人类交往范围的扩展,人群之间的矛盾冲突也成为经常性的事件,人们为土地而战,为面包而战,为女人而战,为权力而战,目的、旗号各有不同,但和小孩枪玩具的对抗模式也没多大分别,都是由各不相让演变为暴力相抗,谁力量大谁就是胜利者。当然,成人之间的冲突比小孩枪玩具的血腥程度是不能同日而语的,所可能造成的灾难也随着文明程度的提高而日益严重,以致把人类命运迢到了不妥协就毁灭的临界点,于是,在历经无效世代的恩怨情仇之后,‘世界政府’的构想出现了,‘国际法庭’的功能激活了,‘全球伦理’的建构也已韧露端倪。这类全球化的制度建设或价值诉求听起来何其堂皇宏大,但其墓本功能不过相当于拆解小孩争斗的幼儿园阿姨或写给监护人看的‘入园须知’。”──
   
   
   (125)
   “1993年,来自世界各地的6500名宗教界领袖、神学家及其他人士汇聚“罪恶之都”芝加哥,召开了第二次世界宗教大会。大会最后—天公布了《走向全球伦理宣言)。该宣言宣称,呼吁建立一种“全球伦理”的基本理由是,我们这个世界正处于苦难之中,而各种难以历数而又深刻的当代人类苦难之根源或症结之一,乃是当代人类的道德危机。如果我们还存有一种“人类家庭”的道德意识,那么,就全人类而言.这种道德危机之深刻已经足以使我们认识到,“没有新的全球伦理,使没有新的全球秩序”这一宣言显然是在告诉那些自以为能够主宰全球政局或发展趋势的政客、军人和金融大亨们,世界秩序的重建也离不开人文的参与和道德秩序的重建。这和亨廷顿于同年提出的“文明冲突论”在思路上有一致的地方。亨廷顿在他的后冷战思考中把“文化认同”列为国际冲突的根源之一,这其实也是把世界秩序的重建和一些软性因素挂上了钩,并从学理上为国际政治研究与人文思考的整合提供了一个范例。”
   
   
   (126)
   “当前国际政治领域的一个重要话题是‘全球治理’,这一命题其实不过是早期‘世界政府’理想的新版亮相。由于生态危机、跨国犯罪、恐怖主义等危及人类生存的重大问题已远远超出了一国政权的掌控范围,也由于人道主义灾难、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反人类罪等全球化问题的出现,一种超越民族国家之上的‘全球治理’模式使成了世界秩序重建的向度之一。”──在现存的文化中,只有中国曾经提供过类似于“全球治理”的“礼制的天下统治”。
   
   
   (127)
   十七世纪的东南亚,“更多殖民者来自中国:在许多殖民据点,例如在西班牙殖民地马尼拉,虽然权力机构、守备部队、名义上都是欧洲人的,或者至少在欧洲官员的管辖之下,可是真正的殖民者却是中国人,他们大量定居于城镇中,并大规模地开发经济,因为缺少一个致力于发展海外帝国的本国宗主国政府,他们就利用西方的帝国缔造者,保护和促进自己的活动。”──到了二十一世纪,这个模式正被复制到全球范围;这是“中国文明整合世界”的一个侧影。这个模式也反过来推动了“中国的崛起”,迫使内缩的中国政府走向海外。
   
   
   (128)
   “我们中国人是如何走到一起的?‘礼乐’与‘礼法’建构起的文化难道没有对礼物更丰富的表达?中国文化如何从‘血缘的共同体’向儒道的‘阅读解经的共同体’转化的?这个转化的后果是什么?而佛教佛学的渗入是否形成了共同体的新形态?”──这牵涉到了“部落主义向帝国时代的转化”:儒教影响的第一期中国文明,以及佛教影响的第二期中国文明,可能还有基督教影响的第三期中国文明。
   
   
   (129)
   “中国文化中是否存在一个神圣的共通体?《红楼梦》写作的破碎性与未完成性向我们启示了什么?是否会有一个新的在到来的共通体在召唤我们?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topos)呢?我们还听说:有一个名为‘托钵士的共通体’将会带来与之有关的新消息。或许,她可为我们显示一种新的共同体的样式?!那就让我们去寻找她!”──那不是寻找可以得到的既有之物,而是需要创造出来的未有之物;那就是我所说的“第三期中国文明”。
   
   
   (130)
   第三期中国文明,就是吸收欧洲与基督教文明的元素所创立的新文明。这个新文明的一个特点,就是命中注定地海外扩张、整合世界;否则就会遭受奴役、走向亡国灭种。
(2014/11/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