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谢选骏文集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论圣人
·华人为什么喜欢吃肠子
·名校名牌与趋亡国奴性
·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一钱不值
·三不朽与两杆子
·虚无主义是新宗教的前奏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改变地缘的新技术
·是中医还是马铃薯让中国人口增长
·害人的魔鬼是老师而不是校友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中国学者为美国引爆定时炸弹
·中国没有自由因而比美国安全吗
·邓小平的阴魂复出香港
·英美何德何能建立世界帝国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小国时代不是谢选骏的臆测
·一国两制与南北朝政治
·李光耀必须成为吸血僵尸
·一国两制是南北朝而不是土司制度
·专制奴化的女生容易绑架
·俾斯麦是中国需要的稻草人
·中国可以联姻统一俄罗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下》)
   
   
   


   第三章、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021)
   在现代社会,科学经常变成科学主义,科学主义最后变成了科学信仰甚至科学教。
   
   大家看看,下面科学教的教义描述和传统宗教里的“上帝的作为”,有何差别:“自然选择每时每刻密切监控,在世界范围内,每一个变异,哪怕是最微小的;淘汰不利的变异,保存并且积累有的变异;悄无声息、不知不觉地起作用。”──再看看,这是不是很像“信徒与上帝的关系”:“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只要有机会,生命体就利用自然选择来改进自己。”──华莱士(Alfred Russel Wallace,1823──1913年)说:自然选择这一想法是他自己患疟疾时突然在脑海里闪现的……事实明显,这种创作灵感其实是对圣经先知书的某种形式的抄袭。
   
   
   (022)
   科学的信仰:“与我们生存的宇宙大相径庭的其他宇宙,几乎无疑必定存在。”──这样的信仰是现代心灵所必需的解药:因为人们的大脑不能休息下来、停止思考,所以需要一个“与我们生存的宇宙大相径庭的其他宇宙”这样的假想敌;否则,精神生活就难免因为极度的无聊而陷入疯狂的自戕。
   
   
   (023)
   科学如果不能变成宗教、也就是形成一种“科学教”,就只能加剧人们的焦虑,而无法提供心灵的安宁;科学教的特征是用科学的术语和科学的方法,来完成宗教的全盘解释和宗教的全面安慰。
   
   
   (024)
   “科学教”的布道者们说:“基督教通过一种类群选择形式而生存,因为它培植群体内的忠诚及其兄弟般的爱这样的观念,这就令宗教性群体有更多的生存机会。”──这就是“科学教”所无法发挥作用的地方了;所以科学教只能解释世界,无法帮助生存。
   
   “科学教”的布道者们说:“儿童有一种倾向于心灵二元论的天性,在他看来,(非科学的)宗教就是这样一种本能性的二元论的副产品;他指出,我们人类,尤其是儿童,都是与生俱来的二元论者:承认物质和精神之间具有一种根本差异。”
   
   
   (025)
   除了科学教、科学拜物教,还有商品教,商品拜物教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代现象:“人类学家已经注意到,在新苏格兰有过两次独立爆发,在所罗门群岛有过四次,在斐济也有四次,在新赫布里底群岛有过七次,在新几内亚则超过五十次,其中的大多数都是相互独立和无联系的──这些宗教的大多数都宣称,一个特定的弥赛亚在天启之日带来了商品。”即使科学教也承认:“如此之多独立且又相似的崇拜表明,人类心理具有某些一般意义上共性。”那么这个共性是什么呢?显然,它是思想主权的踪迹。
   
   商品拜物教十分接近马克思描绘的共产主义:“白人被赶出岛屿再也不会回来,而货物则会源源不断地降临,以致每一个人都能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商品拜物教的启示录还包括:“伴随着一场巨大的灾难,山脉将夷为平地,而谷地将会被填满,老人会返老还童,疾病会消失。”
   
   
   (026)
   是“科学知识的发展摧毁了对于上帝的信仰”?还是“电器的普及(尤其是电灯的照明)瓦解了对于鬼魅的迷信?”──我看是后者的因素大于前者:电器发明和应用于十九世纪,而科学则是古已有之的;古代的无神论并不少见,但那并不能消除迷信思想……因为黑暗是迷信扩散的最好基地。
   
   
   (027)
   “一座中世纪的大教堂可能会耗费上千年时间来构造,且绝对不是用于居住或任何有用的目的。”──只有缺乏常识的人才会如此胡说;难道宗教聚会不是有用的目的?难道教徒们真的不食人间烟火?真的如此不实际?实际上,在中世纪社会,没有什么比宗教聚会更重要的实际目的了;那时,宗教是作为一种救难组织而存在的。
   
   
   (028)
   爱因斯坦感到茫然:“我们在地球上的存在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现象;我们都是匆匆过客,不知为何要来此走一遭,有时又似乎认定有一种神圣的目的。”──这是因为爱因斯坦不懂:“如果你教给孩子,他们是从猴子进化来的,那么,他们将会表现得像猴子那样。”
   
   
   (029)
   “精神疾病是对于无法容忍的处境的一种极端的但在本质上是理性的反应。”……“但是,从道德的角度来看,愤怒作为一种极端的情绪表现,它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病态、不正常。心理治疗中的各种愤怒调节法都是基于这种观点。在后朋克时代,霍华德·德维托的歌词中写道,‘我愤怒,我痛苦,我罪恶’。”……古挪威语“angr”是愤怒(anger)和痛苦(anguish)共同的词源,它们都保留了古语中悲痛的意思。(《人性:情绪的历史》,[英国]斯图加特·沃尔顿)──在这种意义上,世界上没有多少人是“正常的人”;而“正常的人”之所以存在,仅仅是由于他们没有遇到极端状况;而在这一点上,人们真的应该感谢上帝,而不是仅仅感谢自己或自己的运气:因为任何的自己和自己的运气,都有终结的一天。
   
   
   (030)
   “思想是最强烈的、最富有创造性的生活方式。”──不过还要补充一句:“弱小的、反抗的力量才能产生思想,强大的、统治的力量却会摧毁思想。”尽管,任何强大的、统治的力量,也都是基于某种思想的力量,并且,是从弱小的、反抗的力量发展而来的。
(2014/1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