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上》)
   
   第八章、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71)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散曲同样也可以用来举一反三地表明:不论在什么时代,人们的道德状态和信仰状态,其实是差不多的。原始的魔鬼,往往是在文明的呼唤下出笼;粉墨登场的,并非总是戏剧表演。内省、仁慈、自我克制的高级宗教,只有可能起源、发展、续存于一个“社会压力大于自然压力的环境中”;否则,信徒就会被自然外力所吞灭。
   
   
   (72)
   思想主权的代表不是王师(帝王之师、太子太傅),更非智囊(狗头军师、理论智囊),不是听命于他者的市场奴仆;而是自说自话的天籁传声筒、先知动静者。
   
   
   (73)
   对于思想载体来说,人生在世最终会死掉,未尝不是一种幸福,尤其是在“恰当的时候”即使死去,还像一幕戏剧的完美落幕;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死亡是意味着苦役的骡马终于也有解脱、自由的一天──相形之下,希腊诸神可能更加悲苦,因为他们无法死去,也就无法安息,只能永远劳作:因为即使花天酒地,也有厌倦的一天;而在无尽的时间中,只剩无尽的磨难。在无法忍受的时候结束生存,总比活受罪好得太多太多了。
   
   
   (74)
   “天人永隔”是一个虚妄的说法,比“物质不灭”还要远离真相呢。
   
   
   (75)
   所有的抱怨都来自贪心递进,所有的恐惧都来自患得患失。不贪心就没有抱怨,不恐惧就没有得失。
   
   
   (76)
   世界上什么药都有卖的,就是没有“后悔药”卖的;生命可以服毒自尽,就是吃不到“长生不老药”。一切售卖“后悔药”的,都是骗局;一切想吃“长生不老药”的,都是煞笔──这是由生命的“向前”性质预先决定的。
   
   
   (77)
   如果“重活一遍”就能“避免弯路”?如果“避免弯路”就能“直达目标”?并不见得──因为避免了已知的“弯路”,可能跌入未知的“陷阱”,一种比弯路还要糟糕的处境;如果“直达目标”又能如何如何呢?直达目标之后,岂不是就要面对“真相的空虚”或“空虚的真相”,或是面对更大的野心煎熬、更不可企及的目标?有了图书馆却写不出东西来,掌握了政权却丧失了思想。
   
   
   (78)
   恨世界容易,恨自己难;但惟有憎恨自己的,才能进步──从恨世界转向恨自己,这是新的生命在启动,这是思想主权论的高屋建瓴。
   
   
   (79)
   死亡的可怕,就在“生命是真实”的,其实,“生命的真实”本身也是一个“思想的结果”;如果生命本身只是一个“思想的结果”,甚至只是一个幻想的结果、幻想的影子,死亡也就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了。
   
   
   (80)
   当一个人穷得只剩下上帝的时候,他才可能看见世界的真相。那就是“过程”。思想的过程与过程的思想。生命的过程与过程的生命。
(2014/11/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