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谢选骏文集
·川普是坏人Trump is the bad guy
·“特朗普”与满洲人
·“特朗普”与满洲人
·Ian Buruma的玩世不恭
·伊恩·布鲁玛的玩世不恭
·古希腊戏剧这样讽刺川普
·柏拉图的无知
·柏拉图的无知
·小国时代的明星金正恩
·美洲印第安人的“青铜文明”
·四万八千岁的中国
·“梁启超说佛”之迷误
·王弼老子指略、老子注批判
·康熙的无知
·耶稣基督不是犹太人
·“关公像”充斥的华人社会,为何忠义却荡然无存
·隔代继承与昭穆制度
·(中共统治进入晚期)的理论提出
·阴阳语法和阴阳观念
·圣经与思想的主权
·三民主义为何不成气候?
·小国时代的特大号代表
·十年文革 百年反思 获奖作品
·为了做什么而做什么的“家”
·怎样成为舞台的奴隶
·钱钟书围城上厕所
·加拿大是罪犯的乐园
·杨绛的“大学”与“中庸”
·纪念六四与纪念祖先
·可以生产“名记八酒六肆”
·解放军没有子弹
·台海两岸都不是国家
·“台海两岸”只是一个诈骗集团
·[email protected]平民王小石,就是何新自己
·当代中国人是不诚实,还是贫贱?
·汤因比为何败于一个电台播音员
·靖康之耻的文化原因——“缠足战略”的缘起
·平反六四冤案可能需要84年
·两宋之间的改朝换代(“缠足战略”的历史背景)
·中国人可从英美学到更多东西
·黑死病的进步意义
·陈志武的榆木脑袋
·怎样才能赢得超限战?
·中国不会有新加坡式纸牌屋
·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英国脱欧再证马克思主义荒谬
·苏格兰没有英国活得下去吗
·英国脱欧公投缩小了贫富差距
·一切都会过去的,包括死亡
·英国脱欧,白种人的最后挣扎
·索罗斯老了,卖不了钱了
·自己任命自己的“新中国”
·以毒攻毒的超级霸王车
·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
·应该表扬一下习近平
·托夫勒“第三次浪潮”之伪
·共青团中央的犯罪分子
·百度比谷歌更像杀手
·天人之际与超理神秘感
·零点哲学·圆形世界象
·历史之穹·秦人楚魂说
·荒漠甘泉·文化本体论
·生命之谷·上下求索录
·世界怎么可能是客观的呢
·你的财产其实不是你的?
·美国深陷社会主义化的危险
·西方文明重蹈复活节岛绝路
·韩国顶级白富美借种草根男
·中共无理也可不理南海裁决
·中国怎样才能领导知识革命?
·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开战
·中共中央协助共产党员移民美国
·包公黑人考
·洪秀柱承认“中华民国”已经终结了?
·小国菲律宾玩弄大国吸金
·林中斌把习近平当成了火烧罗马的尼禄大帝
·“生物进化”与创业成功、发家致富
·中国官员自杀研究
·为什么生活是肮脏的
·中国革命与少数人犯罪
·北欧人和雅利安人都是食尸者
·人的身体怎么能是上帝的殿堂呢
·华人大众为什么容易上当受骗
·外戚专政的起源
·政府是条社会寄生虫
·当你自由的时候
·霍金是英联邦垂死的哀鸣
·香港是高等华人
·香港的“高等华人”是否接受“民族同化政策”
·导致郭川失踪的又是中国制造吗
·从读书运动到窃国运动
·应该不应该欢迎中国的崛起
·俄罗斯本身就是一个极端组织
·再说明朝是一个文盲缔造的空壳社会
·格林斯潘为何导致金融危机
·人生如意不如意
·奥巴马送给共产世界最后玫瑰
·“硬汉”海明威的文与人
·两种死法请取其一
·这就是专制独裁的下场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上》)
   
   第八章、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71)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散曲同样也可以用来举一反三地表明:不论在什么时代,人们的道德状态和信仰状态,其实是差不多的。原始的魔鬼,往往是在文明的呼唤下出笼;粉墨登场的,并非总是戏剧表演。内省、仁慈、自我克制的高级宗教,只有可能起源、发展、续存于一个“社会压力大于自然压力的环境中”;否则,信徒就会被自然外力所吞灭。
   
   
   (72)
   思想主权的代表不是王师(帝王之师、太子太傅),更非智囊(狗头军师、理论智囊),不是听命于他者的市场奴仆;而是自说自话的天籁传声筒、先知动静者。
   
   
   (73)
   对于思想载体来说,人生在世最终会死掉,未尝不是一种幸福,尤其是在“恰当的时候”即使死去,还像一幕戏剧的完美落幕;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死亡是意味着苦役的骡马终于也有解脱、自由的一天──相形之下,希腊诸神可能更加悲苦,因为他们无法死去,也就无法安息,只能永远劳作:因为即使花天酒地,也有厌倦的一天;而在无尽的时间中,只剩无尽的磨难。在无法忍受的时候结束生存,总比活受罪好得太多太多了。
   
   
   (74)
   “天人永隔”是一个虚妄的说法,比“物质不灭”还要远离真相呢。
   
   
   (75)
   所有的抱怨都来自贪心递进,所有的恐惧都来自患得患失。不贪心就没有抱怨,不恐惧就没有得失。
   
   
   (76)
   世界上什么药都有卖的,就是没有“后悔药”卖的;生命可以服毒自尽,就是吃不到“长生不老药”。一切售卖“后悔药”的,都是骗局;一切想吃“长生不老药”的,都是煞笔──这是由生命的“向前”性质预先决定的。
   
   
   (77)
   如果“重活一遍”就能“避免弯路”?如果“避免弯路”就能“直达目标”?并不见得──因为避免了已知的“弯路”,可能跌入未知的“陷阱”,一种比弯路还要糟糕的处境;如果“直达目标”又能如何如何呢?直达目标之后,岂不是就要面对“真相的空虚”或“空虚的真相”,或是面对更大的野心煎熬、更不可企及的目标?有了图书馆却写不出东西来,掌握了政权却丧失了思想。
   
   
   (78)
   恨世界容易,恨自己难;但惟有憎恨自己的,才能进步──从恨世界转向恨自己,这是新的生命在启动,这是思想主权论的高屋建瓴。
   
   
   (79)
   死亡的可怕,就在“生命是真实”的,其实,“生命的真实”本身也是一个“思想的结果”;如果生命本身只是一个“思想的结果”,甚至只是一个幻想的结果、幻想的影子,死亡也就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了。
   
   
   (80)
   当一个人穷得只剩下上帝的时候,他才可能看见世界的真相。那就是“过程”。思想的过程与过程的思想。生命的过程与过程的生命。
(2014/11/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