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谢选骏文集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上》)
   
   第八章、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71)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散曲同样也可以用来举一反三地表明:不论在什么时代,人们的道德状态和信仰状态,其实是差不多的。原始的魔鬼,往往是在文明的呼唤下出笼;粉墨登场的,并非总是戏剧表演。内省、仁慈、自我克制的高级宗教,只有可能起源、发展、续存于一个“社会压力大于自然压力的环境中”;否则,信徒就会被自然外力所吞灭。
   
   
   (72)
   思想主权的代表不是王师(帝王之师、太子太傅),更非智囊(狗头军师、理论智囊),不是听命于他者的市场奴仆;而是自说自话的天籁传声筒、先知动静者。
   
   
   (73)
   对于思想载体来说,人生在世最终会死掉,未尝不是一种幸福,尤其是在“恰当的时候”即使死去,还像一幕戏剧的完美落幕;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死亡是意味着苦役的骡马终于也有解脱、自由的一天──相形之下,希腊诸神可能更加悲苦,因为他们无法死去,也就无法安息,只能永远劳作:因为即使花天酒地,也有厌倦的一天;而在无尽的时间中,只剩无尽的磨难。在无法忍受的时候结束生存,总比活受罪好得太多太多了。
   
   
   (74)
   “天人永隔”是一个虚妄的说法,比“物质不灭”还要远离真相呢。
   
   
   (75)
   所有的抱怨都来自贪心递进,所有的恐惧都来自患得患失。不贪心就没有抱怨,不恐惧就没有得失。
   
   
   (76)
   世界上什么药都有卖的,就是没有“后悔药”卖的;生命可以服毒自尽,就是吃不到“长生不老药”。一切售卖“后悔药”的,都是骗局;一切想吃“长生不老药”的,都是煞笔──这是由生命的“向前”性质预先决定的。
   
   
   (77)
   如果“重活一遍”就能“避免弯路”?如果“避免弯路”就能“直达目标”?并不见得──因为避免了已知的“弯路”,可能跌入未知的“陷阱”,一种比弯路还要糟糕的处境;如果“直达目标”又能如何如何呢?直达目标之后,岂不是就要面对“真相的空虚”或“空虚的真相”,或是面对更大的野心煎熬、更不可企及的目标?有了图书馆却写不出东西来,掌握了政权却丧失了思想。
   
   
   (78)
   恨世界容易,恨自己难;但惟有憎恨自己的,才能进步──从恨世界转向恨自己,这是新的生命在启动,这是思想主权论的高屋建瓴。
   
   
   (79)
   死亡的可怕,就在“生命是真实”的,其实,“生命的真实”本身也是一个“思想的结果”;如果生命本身只是一个“思想的结果”,甚至只是一个幻想的结果、幻想的影子,死亡也就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了。
   
   
   (80)
   当一个人穷得只剩下上帝的时候,他才可能看见世界的真相。那就是“过程”。思想的过程与过程的思想。生命的过程与过程的生命。
(2014/11/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