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徐水良文集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未恢复文章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杂论十一则
·给贵州朋友的信
·重建根据地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批判盲目民族主义,争取形成两个联盟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为革命呐喊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关於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两点建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再驳中产阶级理论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真假爱国主义
·批判“超限战”法西斯恐怖主义战争理论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高薪养贪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谈理想民主及其他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随着科技力量的扩展,被统治者反抗专制暴君的难度越来越大,怎么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一本建筑在荒唐策略和荒唐逻辑基础上的荒唐的书:
   
   

   

   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全书网址:http://www.huping.net/works/demostrategy.htm
   
   胡平这本书的核心内容,就是主张和论述完全违反常识的荒唐策略“见好就收,见坏就上”。全书论述,基本上就是建筑在这个违反人类常识和逻辑的荒唐的策略的基础之上。
   
   胡平谬误的东西真不少。见好就收,见坏就上只是其中之一。还有根本不懂什么自由主义,却一股风一蜂窝大唱自由主义这种可笑事情,看来也是胡平这本书掀起来的。还有犬儒主义,还有其他许多可笑谬论,胡平都是始作俑者。
   
   这本书中有许多谬误。不过,很多谬误已经经过长期论战,例如革命和改良,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等等。经过这些长期论战,这本书及胡平的其他某些书籍和文章,基本上可以进废物回收站了。
   《中国民运反思》
   胡 平 (牛津大学出版社1992)
   
   目 录
     序言 (1992年4月15曰)
   第一部分 八九民运反思
   第一章 关于八九民运的意义和作用
   第二章 关于八九民运失败的结局
   第三章 八九民运的失败并非必然
   第四章 八九民运失败的主要教训
   第五章 关于新权威主义
   第六章 重建非暴力抗争的信心
   第七章 『重头再来』(1990年3—10月)
   第二部分 历史透视
   民主墙:十年后的反思 (1988年11月)
   自由主义思潮在中国的命运(1991年1-3月)
   社会主义大悲剧(1990年11月)
   辛亥八十秋:1911-1991(1991年9-10月)
    
    
   
   书中关于“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部分论述摘录:
   一、徐水良摘录:
   
      第五,有人说,八九民运彻底暴露了中央政权的顽固凶
   残,激起了人民更彻底的反抗意识,因此,从历史的角度看。
   八九民运事实上是加速而不是延缓了专制制度的彻底崩溃。按
   照这些人的分析,如果八九民运『见好就收』,它取得的成就
   依然是很有限的.由于这种有限的成功会模糊人民对整个极权
   制度的决裂意志,使人们满足于一点一滴的渐进改革,到头来
   最后完成对极权制度的全盘否定反而需要更长的时间。相比之
   下,八九民运虽然由于遭受血腥镇压而暂时受挫,不过今后一
   旦再起,势必要『一次到位』地把专制制度彻底击溃。
   
       这种观点我未敢赞同。且不说我们现在尚不能断言,只能
   推测下一次民运再起时很可能出现『一次到位』的结局。而推
   测并不是可靠的证据。更重要的是,即使我们接受这种推测,
   我们依然得不出八九民运的受挫要比它的『见好就收』更能加
   速专制制度的垮台。同样是为了根本改变极权专制,民主改革
   与激进革命这两种办法,撇开其间的痛苦大小不论,仅从时间
   上着眼,后者是否会比前者更快,其实是大可怀疑的。不错,
   改革是『分期分批』的革命,而革命是『毕其功于一役』的改
   革,因而乍一看去,革命的过程会比改革的过程短。但是由于
   酝酿一场革命本身就需要花费较长的时间,因此实际情况往往
   是这样的:当甲地终于爆发了『一次到位』的革命时,乙地的
   『分期分批』的改革也早已经大功告成了。
   
   =====
   
   搞政治不是做一锤子买卖。『见好就收』的意义不仅在于得到了『好』,更在于它有助于开启一种双方良性互动的新局面。『见好就收』并不是『见最好就收』,也就是说,它并不要求我们一定要赢得了『最好』后才收。因为这裹的『收』并不是永远的停止,而只是一个轮次的结束。反对专制、争取民主的斗争,并不是传统的改朝换代,而是在朝野之间建立起另一套不同的行为规范。『见坏就上,见好就收』的真正价值在于建立新规范。
   
   ====
   
   六、八九民运的主要失策是未能『见好就收』
   
       以下,我将对八九民运的主要失策之处加以分析。所谓
   『主要失策之处』,就是指直接导致失败的那一个失策。在政治
   上,如同在战争中,双方都会犯下一大堆错误。斗争的胜负与
   其说取决于谁个不犯错误,不如说取决于谁个少犯错误,或者
   说谁个不犯大错误,不犯关键性的错误。依我之见,在这次运
   动中,民运人士(此处主要是指学生)的主要失策之处就在于
   他们未能『见好就收』。
   
   =====
   
   八、中共当局是理性的吗?关于『理性』的歧义性
   
       也许有人会说,你上面的分析,特别是最后一条分析,完
   全是建立在中共当局是理性的行为者这一假定之上的。因而站
   不住脚。我以为并非如此。
       理性一词含义很多,在有关眼下讨论的问题上。理性一词
   便有两种很不相同的意义。当我们说某一政治集团是理性的,
   我们的意思可能是说它是讲道理的。然而争执的双方倘能彼此
   认为某方讲道理,那往往又意味着他们共同赞成某些前提。因
   此,当甲方指责乙方不讲道理或不理性时,常常是由于乙方立
   论的前提大不相同之故。你认为政府应该建立在民意之上,对
   方却认为打天下坐天下。你说对方不讲理。实际是他的理不同
   于你的理。在姚雪垠的《李白成》一书中,李自成赴土城邀张
   献忠举义,张表示同意后问李:等到朱家的江山垮台后,天无
   二日,你我二人该怎么办?李答曰:到那时,你我二人摆开阵
   势,堂堂正正地打一场。张点头称是。在这里,李、张二人都
   是讲道理的,而且讲得很坦率。但这个理在我们今人这裹就通
   不过。王震说:共产党的江山是死几千万条人命换来的,谁想
   夺了去,他也要花上同样的代价。我们都说王震不讲理,不过
   倘若李自成、张献忠听到这话倒是会认为王震是讲道理的。不
   错,你可以说『打天下坐天下』的理不合理。也就是说,双方
   可以再就彼此不同的立论前提进行争论,然而这种争论又势必
   离不开更深一层的立论前提。于是我们只好不断地上溯倒推。
   到头来我们要么是发现有一个一切人公认的客观理性,从那个
   绝对大前提出发,经过一连串的三段论推演。一直可以推出主
   权在民、三权分立以及我们现今尚不得而知,后世将发现为合
   理的一切绪论。要么我们就会发现并没有这样一种普遍之理,
   有的只是一些互不相同的假定,区别仅在于有些假定我们认为
   是善的,而另一些我们认为是恶的。到那时,两种理要分个胜
   负,恐怕就无法再通过讲道理来解决了。
   
       不过,我们仍然可以指责中共当局不讲理,因为共产党、
   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或邓小平思想原本都还是承认人民是主
   人,政府是公仆这个大前提的。我们便可以以子之矛,攻子之
   盾,谴责他们不讲理。但是倘若我们意识到,中共强硬派骨子
   裹信奉的是打江山坐江山这个理,而这个理与主权在民的理之
   间孰是孰非又未必找得出一种靠逻辑推论能够作出最终裁决的
   办法,我们就不好说他们不讲理,而只是他们的理不被我们今
   天大多数人所赞同罢了。
   
       许多人指出。中共当局是只顾自己利益罔顾其它.这种
   说法倒和某些经济学或政治学中关于人是理性行为者的定义
   相当接近。按照某些经济学、政治学的假定。人的一切行为
   都是以追求自己的最大利益为依归,由此而把人定义为理性的
   行为者(顺便一提,这种定义只是为了研究方便引入的一个抽
   象的假设,它并不表明现实中每个人都必然如此。否则,这个
   世界上将没有高尚邪恶之分而只有狡猾愚蠢之分了。不少朋友
   对此点常有误解,引出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怪论)。我们知
   道,前面提到过的『一报还一报』的原则乃是当代学者在研
   究囚犯难题中提出来的。它正好表明,在双方存在着利害冲
   突并且互不信任的前提下,一方通过『见坏就上,见好就收』
   的策略,会诱导对方作出同样的反应,从而建立起良性互动
   的关系。这并不要求对方是君子,只要求对方不是白痴或
   疯子,因为白痴和疯子不知好歹,不知怎样做对自己最有
   利。中共统治集团中的个别人可能是白痴是疯子,但作为一
   个整体,应该说并不是毫无理性的。假如民运力量在展示了
   巨大压力之后见好就收,完全可能诱导(或曰迫使)中共也
   走上与我们良性互动的轨道上来。反过来。如果我们见好不
   收,对方就会觉得让比不让更吃亏,就会回过头来作困兽之
   斗:又如果我们当时的力量尚不足以制服这种狂兽反扑,我
   们就会遭受失败。
   
   ====
   
   十三、对『见好就收』的几点说明
   
       对于『见好就收』这一策略原则,有人提出一个很实际的
   疑问。现在回过头去看整个八九民运。我们或许可以说,如果
   运动在五月十六日阎明复赴广场谈话后撤离,或者是在五月十
   七日赵紫阳代表政治局发表书面讲话后撤离,当是最佳时机。
   但是这个最佳时机在当时怎么能准确无误地判断呢?四.二七
   游行后的形势就是『好』了,可是后来的事态证明,在四.二
   七后不是『收』而是继续『上』,完全可能得到更大的一个
   『好』。因而运动若是在四.二七后便『收』未免就不合算了。
   问题是,等到五.一六或五.一七时,谁个又能断定那已到达
   最好?谁个又能肯定再上一步就必坏呢?
   
       这的确是个问题。五.四之后,北高联负责人周勇军等认
   为应见好就收,遂宣告五.四后复课。结果遭到很多学生反
   对,被撤掉主席职务。五月十二日,一批更激进的学生开始准
   备绝食。绝食行动的发起。迅速地把运动推向一个新的高潮。
   在五.一七、五.一八。又有不少学生领袖(包括吾尔开希)
   主张收兵,又遭到否定。五.一九中共颁布戒严令。但在此后
   的几天之中,民运形势不但未见衰减,反而呈现出更为壮观的
   形势。可惜这种看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好的形势未能持久。
   那时候多数人才终于发现,最佳时点已经过去了。这样看来,
   只是懂得『见好就收』的原则还是没甚么用处的,因为这条抽
   象的原则本身并不能告诉你何时是『最佳时点』。
   
       对于这个问题,我以为可从四方面予以回答。第一,大多
   数策略原则。本身都是抽象的,它需要人们正确地应用于实
   际。这就离不开经验和直觉了。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就是这个意思。但是,第二,这些抽象原则毕竟还是十分重要
   的。八九民运之所以未能见好就收。在更大的程度上,还不是
   因为人们对何时为最佳点有争论,而是因为有相当一些人头脑
   中本来就没有见好就收的概念,而是迷信所谓『越坏越好』的
   『辩证逻辑』。如果广大民运人士都对『见好就收』的原则有明
   确的共识,八九民运的结局断然不致如此。另外,第三,西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