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徐水良文集
·驳中共必须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的伪命题
·恢复赵紫阳自由和防止中国法西斯化危险
·理性取代信仰的时代
·如何对待狭义民运圈?
·胡锦涛掌权后转向保守
·关于捐款问题的意见
·中国随时可能爆炸
·共产党的掠夺和霸占本质
·关于易经
·评中共司法制度评论
·伪经济自由主义
·人民起义的时代来临了
·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和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帮凶
·再谈西方民主制度
·世界警察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徐水良


   

2014-10-31


   

   
   胡平的“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理论,即“坏上好收”的理论,与低买高抛,强攻弱防等常识,刚好相反,是鼓吹高价买进,低价卖出的低抛高买、低卖高买,弱攻强退的理论,完全违反军事、政治、和经济常识。
   
   如果人们把胡平“见好就收,见坏就上”当作正常常识,与生意场上“高抛低买”这类常识相等,拼命在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标准是什么这类问题上争论,而看不清胡平理论本身,恰恰是违反常识的绝对荒缪的东西,不是找不到标准问题,而是其理论本身就是错误荒谬的问题。看不清胡平理论不是“低买高抛、低买高卖,而是“高买低抛”,低卖高买,永远亏本的理论和策略,那就恰恰上了当,不知不觉中承认胡平理论符合常识,默认胡平理论是正确理论,只是找不到标准而已。从而掩盖了胡平理论的根本错误。
   
   胡平理论的辩护者,基本上做的就是这类工作。
   
   胡平的理论本身就是绝对荒谬的,违反常识的,是引导人们抛弃几千年历史总结出来的“低买高卖”、“强攻弱防”等正确的常识和策略,转而按照胡平极端荒谬的错误策略,去拼命争论什么是好,什么是坏的时候,就使得争论双方的人们就不知不觉把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荒谬策略,当作默认的应该遵守的正确策略。人们的争论,只是有没有好坏标准,能不能找到好坏标准的问题,而忽略了从根本上认识胡平理论本身的荒谬性问题。
   
   这二十多年来,除了本人和其他个别人以外,大家都把形势好就应该收当作常识和前提,去讨论好坏标准。结果,普遍形成一种风气,就是把见好就收当作自然而然的规矩,问题只在于难以找到标准而已。包括这次香港占中,许多人都出来说话,一开始,大家把见好就收当作不言而喻的好策略,不少人建议大家去找好坏标准,给现在香港的年轻人提供胡平这一代的所谓经验。
   
   再说一遍,胡平理论和策略,不是找不到标准的问题,不可能找到胡平理论的好坏标准,那是当然的必然的事情。但更重要的、更加根本的问题,是这种理论本来就是根本错误、完全荒谬的问题,因此根本不存在所谓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任何好经验、好策略、好理论。
   
   因此,人们根据建议去寻找好坏标准和好经验、好策略的时候,不知不觉就把“见好就收,见坏就上”,当作理想的、正确的追求目标。不管建议者的主观愿望、主观意图是什么,客观上,就起了很坏的误导作用。
   
   胡平基本上是政治评论家,何青莲基本上是政治经济学评论家,与理论家还有很大距离。理论家必须有自己创新的系统理论,否则就不能称为理论家。
   
   当然根本不存在首席二席、头号二号理论家之类的问题。
   
   至于评论家评论水平如何,又是另一个问题。坦率地说,在本人看来,胡平的评论水平,大部分时候,在下实在不敢恭维。
(2014/1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