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一群江湖术士,帅好,天乙,蓝间,贾和震,吴楚宴,范美俊,廖上飞,李安乐,范美俊]
薛明德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5)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6)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7)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8)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9)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10)
·xuemingde
·xuemingde
·xuemingde 谈艺术与美
·说《《作品是检验的最好标准》》是错误的
·绘画艺术的特色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70
·与刘仕奇对话
·与刘再复对你
·评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
·我与中国劳教---薛明德(美)
·我与中国劳教(10-2)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3)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4)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5)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6)
·我与中国劳教(10-7)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中国当代艺术的普世价值一一薛明德发表:2014-01-24 12:36阅读:114
·关于中国油画民族风 --薛明德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薛明德(2)
· 当代英雄 一一薛明德
· 批判秦建川《中国当代艺术是陷井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天下围城的第二件行为艺术作品《橡皮图章》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4)
· 对话《《人人都是艺术家——林正碌艺术教育实践展》》
·驳斥廖上飞
· 第二题:你眼中的自然与现实中的自然是如何形成你作品中的自然风景?
· 第四题: 第四题:从你的绘画中我能感受到你的一种非常个人的自我表现
·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六·四死在共和国的枪口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 第三题:对于一幅美术作品来说,总是可以对此进行美或不美的评价的,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群江湖术士,帅好,天乙,蓝间,贾和震,吴楚宴,范美俊,廖上飞,李安乐,范美俊

   一群江湖术士,帅好,天乙,蓝间,贾和震,吴楚宴,范美俊,廖上飞,李安乐,范美俊,许德民,故飞飞,彭锋,葛韶峰、、.
    --薛明德
   中国艺术界一群江湖术士就是靠混圈子出名牟利,比如帅好,天乙,蓝间,魏玉新,贾和震,吴楚宴,李安乐,范美俊,廖上飞,许德民,故飞飞,彭锋,葛韶峰、、.
   不搞美术,绘画的美术评论都是门外汉的胡乱搞,天乙,帅好,蓝间,贾和震,魏玉新,李安乐,范美俊,廖上飞,许德民,故飞飞,彭锋,葛韶峰、、.
   画家起始在于艺术,艺术的路途漫漫,如果他不是为艺术而艺术,这个艺术叫做美的,那个该是甚么呢?该是政权和这个制度的奴隶,或者叫做工具,从李泽厚以降我点名的帅好,贾和震,李安乐,魏玉新,廖上飞,许德民,故飞飞,范美俊,蓝间,天乙,,彭锋,葛韶峰、、.均是。


   彭锋:"抽象艺术的发展潜力与空间巨大"。
   这个命题如果是一个玩笑,到还不失幽默,但是对艺术加注了抽象后的抽象艺术,这是在美术史上的一个流派,不是由谁,比如彭锋,彭韶峰以钱学森似的口气吹嘘澎涨开来,"发展潜力与空间巨大",任何艺术形式的成因,不在乎宣传,鼓动,预测,打卦,由此可见,风马牛不相及,显露荒谬。
   艺术流派不是政治的玩物,当然更不是市场经济的需要而人为的、以行政命令、官僚意志来调动社会资源、一轰而起、人海战术去加速,扩大,生产流程。
   这是因为艺术有其自身的属性,特点,现在这个彭锋说出这种毫学术性的话来,可想而知博士、教授的职称真的是虚有其名,此废物面对薛明德的挑战,只需回答一个提问:何为抽象艺术?
   我已经从他的言论中下了判断,彭锋也不过就是一个艺术界一群江湖术士中的烂竽充数者也。
   "中国的抽象艺术应当走向人民",这是彭锋的宣言。
   从事艺术工作的艺术家是不是人民,人民中的一员,当然是!个体的艺术家从事抽象艺术难道不是在走向人民,难道非得要彭峰来指令"应当走向",彭锋应当告诉我们,你是不是人民中的一员,如果不是,就高高在上挂牌博士、教授徒有虚名;如果是,抽象艺术就走向你了,何须得用彭峰来为抽象艺术修一条专线通往"走向人民''?!
   这里提出的艺术与人民的两个概念是各不相同的范畴,艺术归属美学,人民则是属社会学,彭锋开张的杂货店,散发着腐朽和霉臭,正在浸蚀我们的心房。
   彭锋自诩艺术圈的骄骄者,中央美院里挂了数不清的头衔,上面说的那一段话"抽象艺术的发展潜力与空间巨大","中国的抽象艺术应当走向人民",出自专家、学者、博士、教授之口,这个腔调本应是行政官僚的口头禅,可是我们怎么读,也联想不到与艺术相通,与抽象艺术有关。
   帅好就曾嘲讽薛明德折句式的行文是文革时批判式的文风,现在我对彭锋的批判,在帅好看来仍然是折句式的,可是帅好不知古老的谚语中:透过一滴透明的水珠的反光,我们可以看到太阳七彩的光辉。
   我们还必须正告帅好们,中国式的文革仍在现实中上演,远远没有结束。
   “创造美是艺术家的天职,这的确是我的信条'',葛韶峰这里的"天职''与"主体'',是怎样发生关系的?
   美是可以创造,葛韶峰的天职就是在创造美,真是这样的吗?
   马克思说:"劳动创造了人本身。''
   人有两种劳动,体力劳动与智力劳动。人们在这两种劳动中形成了经验,再上升成观念,观念形态是精神性的,这个精神的审美需要写在教科书里叫做美学、是指向美学思想的一种人的美感,就是通过艺术家的艺术劳动,在这种劳动中实现了并成为了艺术品的对象,也就是回归到了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个论点上来了。从何来的创造美?怎样创造了美?葛韶峰冒一身冷汗吧。
   科学家的智力劳动中的发明可以是创造,葛韶峰的体力劳动中有何发明、发现,把美创造了出来?不要以为自己是教授,象葛韶峰这样的教授成千上万,都干着体力劳动,重复、千篇一律、官话、套话不已而足,实为简单劳动,体力劳动不就是简单劳动吗,所以谈不上是智力劳动。所以,所说的创造美是无稽之谈,也显示出了这种大人物们的虚弱,不学无术。
   "人民群众是评判艺术品价值的主体.''创造美与人民群众?这两个概念并无逻辑上的相通,不是荒唐透顶吗!评判艺术品价值的主体只能是文艺评论家,理论家,美术史家。
   评判艺术品价值的主体本应是,也只能是文艺评论家,遗憾的是不久前在西安的理论研讨会上,我们读出了极大的不幸和悲哀。
   "批评正在经历一种怪现象:真正的批评基本缺失,各种吹捧文章却铺天盖地"。"没有思想价值的艺术批评,正在对艺术本身产生危害"。(摘录自西安的理论研讨会上发言)
   文艺评论家们整体失职,丧失了评判艺术品价值的天职,这才是造成了葛韶峰在内的鼓嘈"天职",而不明白天职是与生俱来,是从天上降临的祝福!
   上海复旦的一级画师许德民正在以抽象艺术应当走向人民的名义愚弄中国人民。同样出产自上海的柴祖舜,除了华丽包装,其实也不过如此,此人曾画暴君在上钢七厂接受工人们的山呼万岁,这些年来摇身一变成了风风火火的抽象艺术家了。他们不是应当走向人民,而是在出名牟利。
   另一个最具影响力的俞晓夫,也产自上海,他不是刚在上海秋交艺博会上亮象,画的主题是从国外带来了外国朋友,通过在网上发表的图片上看出不过就是西方画廊里卖的行画,成批生产,我从中还读出了也是上海的夏葆元笔下的连环画,只是更圆滑,透出奸滑,外加俗不可耐。
   核心问题是什么?帅好只认吃饭,这就是核心,共产党领导是吃饭核心的核心,拥护这个核心的核心,就会活着幸福顺心。怎么活着幸福顺心,有样学样,跟着于丹活着就幸福顺心,还有那个周小平,也一定幸福顺心。那个笑蠢不是正高举着这个广告牌吗!
   吴楚宴也来玩弄抽象艺术,提出了三原则,三种意义,其实与许德民不分仲伯,说门外汉,莫若称其乡巴佬更贴切,这里的术士们就该称其乡巴佬。
   那正是恶的需要,也是帅好是非不清的自我表现。艺术家只面对最简单,最个别,最一般,最初始的问题,就绘画来说,只是线与色,帅好夸夸其谈,貌似精英文化人,其实徒有其表,啥也不是,是李泽厚吃饭哲学的跟屁虫。
   帅好嘲笑薛明德在思考怎样伟大?我穷其一生直面美学,画了数不清的作品,举办过20多次画展,作品是一笔一笔画出来,艺术的路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所以面对艺术辉煌的圣殿,薛明德一生无悔!问心无愧!!
   我曾经与帅好的对话中提出,中国现、当代先锋艺术必须回到康德。他闻后斥之以鼻,嘲讽是薛老的笔误,提出艺术的无功利性正是今天要扬弃的,必须扬弃。为此,我写了几篇文字来展开,必须回到康德的理由,最后帅好搬出李泽厚来作挡箭牌,说薛明德学识的浅薄,对待中国的权威、泰斗的批判,不自量力。
   上世纪80年代,我在北京期间与李泽厚有过几次零星的接触,我一直以来都认为此老朽是为暴君唯物主义辩护的应声虫,这样的权威不值得尊重也罢,所谓的吃饭哲学,也许是李泽厚唯一的建树,如果称得上是建树的话,现在成为了帅好在文艺圈里的乞讨衣钵。
   本文提到的魏玉新,李安乐,篮间,故飞飞,廖上飞,范美俊们容不得不同角度提出对艺术的新手法,新观点,公然叫嚣封网,过滤网,以为他们才是时代的宠儿,这里招摇过市来了一个用true译文汉语"真实"的英语字母,被高举成为代言人。
   true从头到脚所有的胡作非为,被帅好,王文华,魏玉新,贾和震们当做信以为真的遮羞布,真实情况是我在网上写作时,true窜进来强加第一稿,第二稿,第三稿在我写的文字里。获得了上面这些小丑,以至更多如获至宝的掌声。
   当我正文发表后,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魏玉新轻轻声息的对true说,这个叛国的薛明德背后一定有群体写手,言下之意文章的立意,论据,文法严谨,文笔流畅,把批判的对象驳斥得体无完肤。
   帅好正在为贾和震的画去面向市场而当推手,因为贾和震公告世人,他还没有形成售画成行成市,需要帅好前来提刀。前不久贾和震不是卖了一幅画值4千元人民币吗?
   最新消息,上海艺博会“海派艺术”展览暨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艺术巡回展、论坛暨竞卖会,贾和震在一群乌合之众里被包装成什么样子?好戏开锣登场了!杂家,韩妙第,又一个产自上海的江湖术士。
   对于林正碌先生之前曾发生过对话、争执,现在看了他一系列作品,好看,不是全部都好看,其中有粗糙之感,不管怎样,他确在绘画上有独特之处,在本文结束时加入了我对他的画作的观后感言。
   "我的每一笔都源于理性的剖析,我的每一划都充满强烈的爱憎.''--林正碌格言 我赞同你这样表述,但请永远提醒自己,我们是艺术家,不是其他专业的什么家!在绘画运笔起始到停止结束时,整个过程的每一笔都源于理性,因为你坚持这样的剖析,我们换一种说法,绘画不应是理性的剖析,这里的源于用得好,精辟!他们是在绘画运笔前的酝酿,酝酿是理性的,你再理性的挥笔,我非常清楚明白你的笔触,笔势、笔韵呈现的结构与色彩中的色阶、色相、色度的鲜明色质,略微理性的粗糙,甚至流畅的节奏感受阻.我的经验是一动笔就处于非理性的狂热,让炽热的爱倾泻,大笔挥笔,颜料在你大汗淋漓时洒满了你眼前的画布,因了色彩的奇妙,你的作品被赋予了生命。眼下的这一批画在激情中减弱"理性的剖析"时,更令我喜欢。 再一点,白色慎用,因为它并不是白的,应看成亮度的必须配置,用过了度会造色调灰暗,色相倾向性不明确,通常描述为爱昧不明,或者叫做饱和度不够,色弱,白色会造成画面意向,意念,意境不明,也称生涩,等等。另一方面要更多训练,对色彩学有更深入的认识,这些是任何老师们也帮不上忙的,我愿意看到你更多,更好看的作品。平心而论,这里看到的绘画,林正碌先生笔下生辉,才气涌现,整体上我被打动,不可与当初第一幅静物画同日而语,我对这批画产生好感,同时也对正碌先生刮目相看,仅就绘画你是优秀的,其它的比如教学法,我不认同,原因很多,只是艺术家就好,我愿意在选编印刷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选画册>>出版时选用你4件作品,请你附文字多少不限提供于我的留言栏里,谢谢!
   
(2014/11/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