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中共四中全会时局诡秘──大陆意识形态狼烟迭起]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中国加工了多少“政治敌人──“对抗意识形态”与“和谐社会”有多远
·牟传珩:政治改革应“城市包围农村”——创立“政治特区”之我见
·牟传珩:对抗时代的黑色文明
·牟传珩:问题与对抗
·牟传珩:“世界是个圆的整体”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原理
·牟传珩:新文明社会变革的策源地
·牟传珩:怎样从哲学本体論意义上理解圆和新学说—— 对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雅克采访的续答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引语)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民德部长会议的一个划时代决定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2)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3)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牟传珩:冷战结局的新解读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一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中共四中全会时局诡秘──大陆意识形态狼烟迭起

   
   
   
   
   


   
   
   
    中共十八大四中全会召开,党内外思想、路线斗争硝烟弥漫,政治形势诡秘多变,民间社会争宪政、要民主声浪不断。而香港「雨伞运动」一石激起千重浪,更招致中共强势打压,宣传抹黑。当此之时,中国大陆意识形态再提「阶级斗争」,狼烟四起,正把中共四中全会「依法治国」主题推向舆论聚焦的最前沿。
   
    极左文章兴风作浪来势汹汹
   
    九月二十四日,一篇体现当今中南海意识形态左转的文章《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发表在中共机关刊物《红旗文稿》上。此文作者王伟光特意用粗体标注一段「今天,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处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判定的历史时代,即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时代,这个时代仍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就决定了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文章强调中共专政体制「并不输理」。
   
    十月十一日,二○一四年第十九期求是杂志社旗下的《红旗文稿》再刊发两篇关于阶级专政的文章,分别为梁柱的《人民民主专政不可须臾离开》、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会长刘润为的《依法治国与坚持人民民主专政》,文章也被求是网放在头条显著位置。梁柱在文章中称,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制度庄严地载入了人民共和国的宪法,这是全国人民团结的基础,是实现国家繁荣富强、人民幸福的保证,是决不允许任何人违背和践踏的。刘润为称:如果用法治来否定、代替人民民主专政,就上了「普世价值」的当,那法治就会变味,其结果是既得利益者即国际资本和国内买办占尽便宜,而让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吃亏。中南海喉舌旗下的杂志有计划、有预谋地系列刊发这些充满文革遗风的极左文章,来势汹汹,频频「亮剑」,顿时引爆了网络世界批判洪流。
   
    意识形态新一轮舆论交锋
   
    《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发表五天后,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刊发了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原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研究员、原中共中央党校中共党史教研部教授韩钢的署名文章,题为《最根本的拨乱反正:否定「以阶级斗争为纲」》。文章表示,否定「以阶级斗争为纲」,中国才迈入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的历史时期,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取得了漫长的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不能比拟的巨大成就。此文引发不少舆论共鸣。
   
    然而,中共多家党喉舌却迅即对韩钢观点群起围攻。九月二十九日,中国科学院主办的中国社会科学网刊登题为《「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标签不能乱贴》的文章。文章表示,不能把关于阶级问题的研究说成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十月三日至六日又连续发表薛良柱《邓小平:「没有人民民主专政,党的领导怎么实现啊?」》、张乾元《人民民主专政是我们的「主要经验」》、刘其仁《坚持人民民主专政是正义的事业》等文章。
   
    十月八日出版的《中国社会科学报》第六五三期又刊登了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研究室王广所著的《人民民主专政与改革开放相辅相成》、庄邦的《争鸣有底线,不能玩「帽子戏法」》两篇文章。而《环球时报》则在题为《「人民民主专政」不该成围攻靶子》的评论中说:宪法里明确的论述当然应当有我们这个时代的新阐说,力挺「专政说」。由此可见,大陆意识形态狼烟迭起,乱箭齐发,绝不是那几个人可以兴起风浪的。
   
    谁在主导新一轮「舆论斗争」
   
    中国民间社会历来就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说法。现代中国两位政治家毛泽东和邓小平的思想,分别统治的时代跨度恰巧相等:毛的「阶级斗争」统治了三十年;邓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也是三十年。如今,关于这两个时代的传承与冲突,以及倡导「法治」,还是坚持「专政」的对立,已经导致了中共党内在涉及思想、政治、经济、文化多方位的舆论较量,必将影响着中国今后走向的重新洗牌。
   
    习近平上台以来,却硬要把两个「三十年」捏在一起,统一继承。他在讲「法治」的同时,更强化「亮剑」的「专政」立场,特别是大搞意识形态「新舆论斗争」。这就为当今中国重燃「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狼烟迭起提供了权力引擎。
   
    以王伟光为代表的这一波极左文章,决非他们个人行为,而是迎合了当今中南海发动新一轮「舆论斗争」的需要。但有媒体却发出《王伟光公然挑衅习近平》的多篇类似文章误导舆论。然而,王伟光这位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就曾以「我院不是自由撰稿人联盟,想写啥就写啥」的言论在内部恐吓,很得主上恩宠。王伟光从中央党校教授、副校长,升到社科院院长正部级,可谓政治敏锐。此次发文则是有意呼应习近平内部讲话,表达习近平反「和平演变」,做「真男儿」不便公开说出的话。
   
    「新舆论斗争」为何自相矛盾
   
    习近平上台以来不断发出左右捏合、自相矛盾言论,导致了体制内不少专门揣摩圣意的言官臣属,反应不及、传旨分歧;还有不少文化太监自以为深得习近平秘笈真传,分别从不同的角度也得出相互对立说法;更有体制内外新老左派一拥而上,各怀鬼胎夸张、渲染,甚至扭曲、阉割,结果传递出的信息让人眼花缭乱,导致时局诡秘多变。
   
    日前,由中共上海市委领导、上海社联主办的《上海思想界》杂志刊文披露,「在中央党校召开的当前思想理论形势研讨会,开了一整天,讨论非常热烈。」报道说,研讨会围绕中国道路将来该怎么走,提出不少疑问,反映出的正是这些问题。
   
    在如此政治生态下,有关阶级斗争、阶级专政、宪政民主、普世价值等多项议题的体制内外舆论交锋,已是短兵相接,火药味十足了。一场意识形态斗争的风暴,正把中共四中全会卷进有关政治路线与思想交锋的风口浪尖上。
   
    四中全会山雨欲来风满楼
   
    眼下,关于要不要政治体制改革和如何推进政治改革的争论,正在成为党内外广泛关注的焦点。特别是围绕什么是「依法治国」的各种论争,已是风起云涌,党内各利益集团、政治派别,纷纷争抢做中共四中全会政治路线的思想舵轮。
   
    近日消息称,较为敢言的《炎黄春秋》将被「收编」,改由中国文化部主管。该杂志社社长杜导正表示,如果《炎黄春秋》年底前拒不「收编」,杂志社可能面临被关闭。此外,相对开放的南方报系被持续打击。最近几天,媒体人接连入狱,特别是曾在自办网路电视节目中指责马三家劳教所是人间地狱,并积极推动公民教育的原《新京报》首席评论员曹保印九月二十四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是继浦志强、高瑜、铁流等温和知识分子被拘引起媒体关注的又一侵犯人权事件。特别是最近香港「雨伞运动」争普选局势升级,大陆不少声援维权者纷纷被抓捕,引起世界舆论极度关注。
   
    路透社引述多名北京消息人士指,习近平在本月初主持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已经为应对「占中」定调,表明中央不会让步。日前,中央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主任张晓明代表习近平作出强硬表态:「占中」是挑战中央权力的严重政治事件。由此可见,四中全会前山雨欲来风满楼,意识形态狼烟迭起,政治整肃运动加剧。
   
    「依法治国」忽悠民众
   
    人民网北京十月十四日刊发文章《四中全会前瞻:依法治国升级至2.0版》。文章指出,四中全会专题研究「依法治国」,是党心民心所向、现代化目标的要求,并透视这是习近平当局的政治改革。海外多家中文媒体也煞有介事报道,四中全会将会出台若干有关司法独立、反腐机构独立和土地政策的改革等重大决策。然而,在当今中国,需要的不仅仅是改革口号,而是改革行动。习近平治下的中国,绝不可能让司法真正独立于党领导之外,四中全会只是要建立将地方司法收归中央直控的更加权力集中的模式而已。
   
    其实,早在一九九七年九月,「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就写入十五大报告。然而,习近平当政中国,法治乱象依然触目惊心。中共一党专政坚拒宪政,何来「法治」?当今中国「法」是谁的法;「治」是谁的治?中南海倡导的「法治」体现的只是党意志,而不是体现全体民众共同意愿的法治。在如此政治生态下,「法治」向来是个伪命题。四中全会如要真正实行「依法治国」,首要问题就是要解决「党政分开」。四中全会连这个急待解决的问题都不敢触碰,「依法治国升级至2.0版」纯粹就是忽悠民众的口香糖。如果今天的党喉舌「改革」炒作,是又一次对新党魁集团的政治化妆,那么我们这个民族曾饱经对「胡温新政」改革期待破灭的现实记忆与舆论天秤,会让中共四中全会后的政治信誉输得更惨──民众已经付出了太多的痛苦与忍耐!
   
    来源:争鸣
(2014/11/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