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魏紫丹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就反右派运动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秉承诚实与良知纪念反右派运动60周年 —兼评王绍光博士颠倒反右历史
·首发 魏紫丹: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人是社会的人,社会是人的社会。人化社会与社会化人是统一的过程。周远鸿在思考,玩味这个“统一的过程”:到底是人好了社会才会好,还是社会好了人才会好?抽象地凭空演绎“鸡生蛋,蛋生鸡”,意义不大。还是结合着新旧、好歹杨茂森来考察一番吧!

   
   说来说去,他坏都怨旧社会,要是轮到今天,还会有哪个学生去干那些屙脓尿血的勾当呢?汤之盘铬日:“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天天都在追求进步,人人都在弃旧图新,努力树立革命人生观,就这,还唯恐成为新时代的落伍者,哪里还会有闲心不行正道、走邪道呢?杨茂森现在的表现也是蛮好的嘛!或有人说(申镇就是这样说的),杨茂森是装出来的,是伪善,是伪君子。即使如此,也证明确认了真善、真君子在社会上的强大存在,真恶、真小人是无法存身的。要想存身就得伪装。而在旧社会,他却是把那些屙脓尿血的事,当作很风光,很有面子的事,在人面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得意洋洋地大事炫耀的呀!
   
   现在的胡峰中学,两个同学如果坐在剩下很少的破汽车棚里谈话,绝不谈别的,都是说:“你给我指指缺点,看看我最近哪些地方做得不够好,我要努力克服。”每周,利用星期日晚自习,还要召开个小组生活会。每个组员都先自我检讨,然后,展开相互批评,把检讨人在本周中出现的错误、缺点,给一 一指出,最后人再认认错,表一表改正的决心。周远鸿对这种小组会的第一印像,是从刚一解放时参加解放军的小组生活会上取得的。每思及此,郝蓬有、连指导员等人亲切、诚恳的面容,精到、深入、尖新的论点和论述,以及小组会严肃、活泼、温馨的气氛。。。。。。就会清晰、鲜活地呈现于脑际。
   
   现在,高中班的小组生活会也是这样,大家都是诚心诚意地迫切要求提高自己,希望得到别人的帮助,所以能自觉自动地把自己思想深处――自己要不说,别人就无从知道自己阴暗的东西,或家人的错误、丑恶,一五一十地暴露出来,像是把毒菌放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太阳的紫外线来消毒。同时,自己对别人也是抱着治病救人的态度,热忱地予以帮助。意见提得尖锐的程度,接受意见的虚心程度,是“分子”归类的根据之一。“你是积极分子!”“你是先进分子!”“他是落后分子(后来改了个客气说法,叫做‘后进分子!’他落在后面,也在进步嘛!)”你是什么分子不仅决定你目前的处境,而且决定你的前途,如入党、入团、升学,分配工作。。。。。。
   
   周远鸿检讨自己作为组长,工作不全面,开学至今,尚未对全组每人个别谈话够一遍;作为副班长,没有当好杨班长的助手,工作上顾此失彼,抓学习如出壁报,交流学习方法等方面多些,思想、劳动等方面很少过问;在生活上,有时在课堂上打瞌睡。但他主要的,是要检讨思想的剥削意识。从打算借李林的钱,到白吃党的(注)鱼肝油,这都是自己想占别人的光、楷国家的油的剥削意识的反映。并且上升到阶级根源的高度来认识,即地主阶级的卑鄙性。
   
   常笃真听着听着,这才恍然大悟,啊!难怪后来他还她那一角钱的态度是那样坚决!那架式是恨不得拼着打一架,也非要还钱。原来他是用行动来挖掉剥削意识。当时,常笃真为了说服他不必急于还钱,用尽脑汁网罗理由,费尽口舌表白心意:“这一角钱对于阿拉,是丝毫无关疼痒的。而你现在却是处于鱼困沙滩的境地,一角钱就如同一滴水,绝对不会减轻你的处境到哪里,但毕竟会是不加斤、加两吧!我要是再听你说一个‘还’字,心里就会很难受的,就会把我的耐性考验垮的。难道你,远鸿小同学!真的不在乎阿拉生气吗?”
   
   周远鸿的干皮瘦脸上,眼里汪着泪水,却现出一丝苦涩的笑意:“君子固穷,君子固穷。”他引经据典,艰难地争取她的理解,把在私塾里朱培绪老先生摇头晃脑地给讲的“君子固穷”,也给搬了出来。直到常笃真说:“好吧!我缠不过你。”气呼呼地把钱接了过去,他才向她道谢,说他和弟弟捞了几顿饱饭,存底还有2角钱的营利,深深感到:“饿时给一口,剩过饱时给一斗。还了你钱,我就了却了一桩心事,也就心安理得了。再一次谢谢你!常笃真学姐。”――正在常笃真回味得出神时,是杨茂森的发言把她拉回小组生活会现场。
   
   本来杨茂森是四组的,他是以班长身分特意来参加第一组讨论的,目的是要了解与掌握高中班的全局。胡万义觉得怪怪的,“我们组长就是副班长,哪里还用你来掌握全局?你为什么不到二,三,五,六组去掌握全局?难道”全局“就在我们组吗?鬼才知道你来掌握什么。”他心里捣鼓着这些想法,向杨茂森开玩笑说:“你来当我们的组长吧!周远鸿当副组长。正、副班长成为我们的正、副组长,这样,第一组就会像北伐时叶挺的团被称为‘铁团’那样,我们第一组就成了‘铁组’了。杨班长你信不信?”
   
   “胡万义,你真有意思!好了,不说这个了,我们言归正传。”杨茂森班长把话题一转,就着周远鸿刚才的检讨,展开批评说:“一个人认识不到自己错误的严重性、危害性,就不会对自己的错误深恶痛绝,一刀两断。从远鸿同学的检讨,就可以看出他没有认识到这一点。革命是干什么的?革命要消灭剥削。如果你有剥削意识,就会觉得革命是在革你的命,你和革命是对立的,那么,你就要正视自己,面对自己,问一下:‘我是什么人?革命者还是反革命?‘ 毛主席说,不革命就是反革命,中立是伪装,骑墙是不行的。”他看着周远鸿,又转向大家, 发出了“嗯?嗯?”的强气流—— 语气逼人的质问。
   周远鸿又震惊,又偑服:“怎么他一开口就总能高人一筹,语惊四座?我还是知青训练班学习过呢,为什么我的认识从高度,从深度,都不能到位呢?”
   
   “这是一则。”杨茂森接着说下去:“再则,一个人只要犯过某种错误,下决心改当然是好的。远鸿同学三番五次检讨自己的剥削意识,并认识到家庭的,社会的,阶级的根源,正说明他下决心要改。如果谁要说他不想改,我第一个不信。但是,我希望他和咱们大家都要认识到,思想改造具有艰巨性、复杂性和反复性,不是说改就改了,即便是改了,也不具有终身免疫性,当到一旦气候、条件适宜时,旧病还会复发。‘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周远鸿表态说:“杨茂森同学的宝贵意见,对我是对症良药,是敲的及时的警钟。促我警惕,发我奋发,否则,如果有朝一日旧病复发,那可真是噬脐莫及,悔之晚矣!所以我怀着感激不尽的心情,接受您宝贵的批评意见。”
   
   周远鸿表态以后,常笃真接着检讨自己。但周远鸿仍自缚于关于“旧病复发”的思考中。他在对照自己的镜子里,忽然出现了杨茂森的头像。“是不是他那一个‘逮血屁股’的恶疾,也会旧病复发?先别说‘复发’,即便是痊愈,也尚无确凿的迹象呀!”他这样浮想联翩,竟对常笃真的发言,充耳不闻。
   
   她在检讨自己的学习态度,下面的话才开始为周远鸿的听觉所关注:“我在咱班壁报上,读到同学们的稿子,都说要‘为革命而学习’,‘为祖国而学习’,‘为人民服务而学习’,‘为共产主义而学习’等等。大家都有明确的学习目的,端正的学习态度。反思自身,我在和周远鸿同学的对比中,找到了差距。我时常看到他在演数学题时,一会儿啧嘴有声,愁眉苦脸,一会儿伸出食指,比划咂摸,一道题能打好多草图,创设各种
   思路的辅助线,一次次失败,一次次推倒重来。对比我自己,学习浮飘,怕艰苦,仅仅是演题过程中一时找不出解题门路,我就躁不可耐,由失败带来的反三复四的情绪折磨,这种挫折感我就招架不住,承受不了。更别忘了一个大前提,我们是一日三餐,饱吃饱喝,而他却是勒紧腰带,在腹中有饥民骚乱的情况下奋力苦战哩!他这样踏实的学习态度,是我从未见过的。我,当然我也希望咱们同学们,都来向他学习!学习他揪住一个难题不轻易放过的那样一股钻劲儿;学习他只有失败,没有崩溃的那股韧劲儿;学习他茹苦如饴的乐天派性格。我痛切地感到,如果我能学到他的精神的一半,将会大幅度提高我的学习质量,相反,如果我改不掉自己的毛病,‘为革命而学习’等一类口号,喊得再响,也是一句落地无声的空话,一句‘牛皮吹得震天响’的大话。”
   
   杨茂森反感极了,简直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只是由于他跟她早已预约,小组会散会后他与她要进行个别谈话;所以他认为,停一会再提高她的思想觉悟,也不算太晚。这才避免了他拍案而起,当面鼓,对面锣、一触即跳地立即予以迎头痛击。
   
   常笃真却义无反顾地继续照说不误,“我和周远鸿同学接触频繁,怎么我就看不出他有什么剥削意识?相反,我倒可以证明他廉洁自守,两袖清风,一尘不染。他才穷得有骨气呢!我看他贫病交加,想主动借钱给他。他开始坚持不借,由于拗不过我的一番诚意,只借了一角钱,并且不久就坚决地还我了。他为什么光剥削别人,不剥削我呢?至于借李林的钱,也是李林主动提出的,后来只落了个‘剥削意识’,他也并没有借。”
   
   小组会如果说是在尴尬中结束了,似乎也不那么准确;只好说是在无法描述的气氛中结束了。
   
   小组会结束后,班组干部到韩老师办公室去开例行的碰头会。杨茂森没有参加,他带着常笃真走在稀稀拉拉几辆破汽车中间,经历“深入虎穴”,才找到一辆车棚比较完好、进去关车门后能产生安全感的汽车,二人双双进去,展开个别谈话。
   
   他抛出的第一句话,就是没头没脑地指责她:“你的屁股出了问题!”他言出手随,拍了拍她出问题的地方。并于同时,他感应到她呼吸气息的咄咄逼人和怒目而视!他警觉到:“哎哟,还真的是,老虎屁股摸不得!”虽然从生理上说,屁股是人体中感觉迟钝的部位,但从心理上说,特别是对于一个女孩子,屁股却是敏感区。常笃真白白净净的脸色,刷地变成红酱缸。
   
   杨茂森心里止不住地暗叮咛,心里说:“轻举妄动倒要叫她识破画皮,抓住我的狐狸尾巴。她会得理不让人,反唇相讥道:‘倒是谁的屁股出了问题?!’”不过,根据他的经验,女孩子遇上这事不会张扬,多半是哑吧吃黄连,吃了苦头闷肚里。由此看来,把她变成手中之物,还只能放长线,从长计议,来他个三年计划或五年计划,只是时间的问题,那时他们就都快要大学毕业了。除非是周远鸿捷足先登,早早地把生米做成熟饭,“哼!不然你就跑不出我的手心,嘿嘿!只要功夫真,铁梁能够磨成绣花针。”他脑子里出现了一幅猥亵的画面。目前表现出的出师不利,也没关系,没有红的、有绿的,随便先找一个女孩子支吾着对付吧!他不知为什么对常笃真居心良苦、情有独钟?可能这是“驯马人”的心情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